yellow电影网

      周闲鱼悠然转醒,痴呆的目光还没有跣从昨天的打击中醒来,看着头顶破落的屋顶,微微抬头才看清自己现在是ꢌ待在一座破庙中……

      “醒了?”麻曣衣老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周闲鱼顺着声音望去,才发现麻衣老道士坐在一火堆前╯面,无聊的用着手中的榇木棍拨弄着身前的火堆!

      “我王大哥呢?”周闲鱼转头଻看着四周没有看到别的身影ݯ,问道。

      “他不愿意随我去……”老道士一边拨弄着身边的火堆一边狺说道。

      “不行!我䙊要去找我的王大哥!”ő周闲鱼挣扎着就要从草堆爬起亿来,去寻找自己的王大哥。

      “你去寻他作甚?让他跟着你?这个还不清楚是不是罪魁祸首的人?”老道士停下拨弄火堆的动作,看㮹着正要爬起来的周闲鱼说道。

      周闲㒤鱼听到老道士籃的话,也是心有悲戚的停下自己挣扎的动作,就这般的僵硬在那里。

      “把他一个人留在哪里쓬,他要是想不开寻短见怎么办?”周踪闲鱼嘀咕着说道。

      “行了,小娃!你还是好生的休息吧!明日老道带你去村子看看就是了!我歆看他也不像是寻短见的人!你就放心吧!”老道士看着还在那胡思乱想的周闲ᵒ鱼无奈的说道。

      “就你现在这般模样,你连囿自己都顾不好还要去寻别人?”

      殺 周闲鱼尝试几次都没有从草堆爬起来,听到老道士的话,也是放弃挣扎的继续躺在草堆上。

      “谢谢你帮我~”周闲鱼望着头顶破烂的庙宇对着远处的老道士๸说纐道。

      “谢老道我什么?都是途那些山贼要打杀我的!再说,杀人的是你!又不是老道我……”老道士继续拨弄着身边的火堆说道。

      周闲鱼闻言也是不再说话,只是无神的看着头顶的破庙,心中想着往日王家嫂子对自己的百般好!就是因ვ为这么好的嫂子,所以周闲鱼才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失!每日找个借口出去将自己系统的死亡任务完成,然后欢天喜地的回家吃着嫂子做的饭菜……

      “嫂子,你在那边过的还好么?”

      周闲鱼想到逝去的嫂子,想着뵗嫂子在那边可还好?这般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周闲鱼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老道士看着睡过去的周闲鱼,也是心有嘘嘘,真是苦命的娃娃!

      ዥ 老道士也是根절据自己了解的片面信息大概知道,周闲鱼和那ꟻ一对夫妇的关系!原本,若是没有那些山贼这几人会很幸福吧……

      天道定数,命理无情,真是毫迨无纯善可言!

      第二日,老道士也不知从哪里买到一些黄纸和两罐酒水以及一些吃食。

      周闲鱼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些东西已经准备痶妥当,也是没有多问,只是自顾自的起身收拾自己,目光无神的看着破庙外已经放晴的天气! 諥

      “髍吃点东西~”

      츟 老䈗道士将纸包裹的吃食递给沉默不言的周闲鱼!

      周闲鱼伸手接过老道士递过来的吃食,也是蹲在还在燃烧的火堆边吃了起来。

      “一会我们就回去看看!需要的东西老道我都准备好了軘!”老道士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对着周闲鱼说道。

      周闲鱼看着老道士,对着老道士露霫出一个略显僵硬的微笑,说道:“谢谢!”

      老道士看着还没有从打击中走秢出来的少年,也是微녷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心中无奈的轻叹一声狇。

      老道士眅和周闲鱼就在沉默中各自吃着自己的东西,吃完以后,老道士就提着身边的酒水和黄纸带着周闲鱼往来时的方向而去。

      周闲鱼看着已经成为荒村䰦的小山村,周围的山贼的햆尸体都还在!但是村民的尸体都已经被掩埋妥当,想来这些都是王大哥뭄做的吧!

      周闲鱼看着新舔的十几座坟堆,眼泪又是无声的从眼眶中滑落!这些可都是平日笑呵셙呵的村民啊……

      周闲䲩鱼木然的依次从每个坟堆走过,看着那些没有名字的坟堆!周闲鱼走过一个坟堆都会跪下虔诚的磕三个头!

      无声的向那一位位村民说一声对不起!

      老道士也঴是没有打扰周闲鱼,就是静静的跟在身后,跟着周闲鱼亦步亦趋的,路倔过每一个坟堆!都会低声念叨一些周闲鱼听不懂的经文。

      伤 幽冥之间,先亡后丧,一境罪人,在于阳道时,死生不避,劳力用心,自ꑖ迷自执,……

      想来是那超度往生的吧!⬆

      周闲鱼终于走到唯一有一块木板刻成的墓碑的坟堆前。

      亡妻胡氏之墓,夫王大勇立

      “毫嫂子~闲鱼来看你了!”周闲鱼看着一切都是新的坟堆,身体瞬间瘫软在地上!附趴着不停的对着王家嫂子的墓磕头!

      “小娃好了!你嫂子也不愿看你这般模䴻样!”老道士看着周闲鱼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适才出声安慰道。

      老道士将手中的黄纸和酒水递给周闲鱼。

      周闲鱼听到៊老道士的话,才停止继续磕头谢罪,拿着老道士递过来的黄纸和酒水,跪坐在嫂子坟前。

      老道士也不怎的一搓手指就将坟前的黄纸点燃一部分。

      周闲鱼看着燃烧的黄纸,将手中的黄纸一张一张的扔进火堆쨴!目光紧紧的盯着嫂子的坟堆!不发一言,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手中的黄纸很快就烧完,周闲鱼又将一壶酒水打开!缓缓的淋在坟头,淋一次又是对着自己的嘴饮一口!

      这是周闲鱼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喝酒,可是周闲鱼感觉不到嘴里的酒水是什么味道!没有辣没有辛螡,就如同那徑寡淡无味的白水一般……

      老道士也是没有打扰周闲鱼这般狂饮,只是静静的站在身后为王家嫂子念着超度的经文!䴩

      人到伤心时,总是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周闲鱼不知不觉之间幠,两壶酒水就被周闲鱼饮尽!

      “嫂子,你在那边一定会很好吧!王大哥也会……很好的!”周闲鱼看着没酒水可以饮了,迷糊着视线看着嫂子的坟墓低声的说着。

      心中又是想到若不是因为自己!王家嫂子和王大哥肯定会一直好好的䝺!周围的村民也会幸福安康的一直活着!又是不停的对着嫂子的坟墓磕头。

      身后的老道士看着已然是醉了的껗周闲鱼!直接一手刀打晕继续磕头的周闲鱤鱼,若是仍由周闲鱼这样下去,估计一会又会怒急攻心晕过去。

      老道士弯腰将晕过去的周闲鱼抱在怀里,看着藪一处断了的墙角,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那里藏着一个同样伤心的⶯人!

      琔老道士没有去打扰墙角的伤心人,一如昨天一般的无声的带着周闲鱼消失在破败的小山村!

      침此时,残檐墙角下的王大勇捂着脸无声的哭泣着。

      ﳚ在周闲鱼对着村民坟头挨个磕头的时候,王大勇就已经出现在这㴸里,先前没有在此퐉,是去帮村民做墓牌去了……

      周闲鱼的心神都被那一个个新立的坟堆吸引,未曾注意到出现在周围的王大哥,可是老道士却是早早的就发现了!

      老道士没有说话,王大勇也是没有说话,都是安静的看着那伤心的少年在用自麗己的方式给惨死的村民綉道歉!

      촷王大勇看着那挨个坟头磕头的周闲鱼,看着他磕的额头都是泥浆和破ꎩ皮的鲜血,也看到他眼神中不停往下滚落的眼泪!

      “闲鱼,好好跟着老神仙吧……”

      驠 王大勇此时也是不再仇视周闲鱼,不再怀恨可能是因为周闲鱼小山村才会遭受这般苦难!更是不在纠结山줘贼到底是因为什么来!

      家没了!村子也没了!妻子也没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可是,要让王大勇跟着周闲鱼一起Ⴏ,他也没有这么大的勇气!不쁘恨你,不代毐表还能像往日一般的相处……

      ̓ 所以,他不回避老道士!但是他回避周闲鱼!あ

      覌老道士也是看出来王大勇的心意,没有任何过多的鑄交流,只是一个简单的点头,然后各奔东西而去。

      王大勇看着周闲鱼他们已经走远,缓쾮步从断墙后面走出,一步一步的走到自己娘子坟前。

       鳞 闻着空气中还残留的黄纸燃烧后的味道以及那泥土中不知名的酒味!

      “花經,闲鱼来看你了饕!闲鱼来陪你喝了喝酒!”

      漁 “你这个弟弟斖有老神仙照顾!我就不照顾了……”

      王大勇靠在坟头的墓碑上嘀咕着。

      ᆲ 老道士抱着周闲鱼在山林中奔袭,看四下无滮人直接用力从地上跳起来,一声口哨从嘴中传出……

      一只巨大的白鹤也是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直接接住在空中正要掉落的㞭老道士和周闲鱼。

      “疘老鹤,走!回宗!”

      老道士将周闲鱼放在白鹤宽大的鹤背上,自己也是盘駯膝坐下,同时对着身下的白鹤说道。 ⣲

      “唳~”一声清鈘脆的鹤鸣在天地间响起,白鹤直接向着远处飞去!

      正靠在娘子坟前的王大勇,听到鹤鸣也是转头看去,隐约见看到那一只巨大的白鹤冲天而起!

      “花,闲鱼跟着老神仙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