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护士

      林玉看向ⶉ钟云烟,想了想,走到她的⊄床边,扯起她的衣袖。

      “四娘,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定能送我回京,你送我回家好不好。”他说话难得软了语㌃气,带着些恳求的意味。

      陼 钟云烟头也不抬,哼笑一倡声:“你都不秏肯跟我说实话,倒知道指使我办事。”

      林玉眸光闪了闪᳀,直接坐到她的床上,低头委屈道:“不是我不想跟你说实话,只是怕说了给你带来祸端。”

      搋 “你让我送你回下京,就不是祸端?你只是信不过我,怕给你自己带来祸端罢了,我的性命,对于你来说能算得了什么?”钟云烟放下书来,看向他。

      林玉闻言看向钟云烟,死死抿着唇。

      接着他眼眶一红,扯着钟云烟的衣袖道剌:“我没想害你,본等我上了京,自有法子保住你,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贑……”

      “你若是信我,就不要回京,否则别说保我,你自身汉难保༡。”钟云烟打断他的话,书本一扫,拍掉他的手。

      林玉一怔:“你这话是何意?”

      “即是遇到山贼,又如何不敢报官,不敢往家中送信?你遇难之时,恰逢ㇷ今上皇孙出宫祭天,京城内外定是戒严,那山贼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샃,才敢出没,扯个谎也漏洞百出。”

      钟云烟见林玉听到'皇孙'二字,身子立时僵住,不由垂了ꋈ垂眸:“那皇孙同你䯽一般,年十二,名字恰巧带个玉字,当年的太女䜁正夫,又恰巧姓林。”

      林玉瞪大了眼睛,死死咬住了下퉼唇。

      半响,他扑到钟云烟的身上,哭道:“四娘,我该怎么办?你教崶教我,你教教我。”

      钟云烟被林玉搂住了腰身,不由身子一僵,旋ཚ即她抬起땥手来推了推这人,谁知这小孩搂她搂得紧紧的。

      感到衣衫上有㎬热泪滴落,她不由软了些声音:“那位既然敢对你下手,定是决意放︷手一؅搏,拼个鱼死网破,如今事情已成定局,你又何必上赶着送命。”

      林玉仰起头来看她,恨道:“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钟云烟低头问他:“你想活吗距?”

      林玉咬了栵咬唇,又哭道:“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钟云嚓烟叹了口气,抬手酾拭去他的眼泪:“人若死了,便什么都办不成了,即便不甘心,也ꎂ得忍着,忍到那些人失去警觉,事情襶方有转机。”

      林玉闻言止住了哭声,泪眼朦胧地看向她。

      “回去睡吧。”钟云烟轻声道。

      ﻔ 林玉缓了缓,才从她身上爬起来,神情落寞地쓨走了出去。

       ……

      第二日午后,钟云烟唤了ǽ徐映雪在一旁侍候笔墨,正抄写着经书,有人来报,外头有人来找,说是姓㪻秦。

      钟云烟便知道是秦娘子来了,她忙搁下緄笔,亲自迎了出去。

      秦娘子见钟云烟住上了这样好的宅子,又添了好些下人,心中知道她真的同以前不一样了,原本还有些拘谨,可见钟云烟同她说话时还同往日一般,又放松了䱲些。

      钟云烟铩请秦娘子在正厅内坐下,又让徐映雪上了茶,才道:“秦姐,我原想着你今日若不来,便ᡫ明日去你家找你呢。”

      秦娘子乐呵道:“昨儿说好了来你这蹭饭,这种好事,我怎会不来。”

      说着又试探问道:“四娘,你可是有什么事儿?”

       ﷣ “确实有事想找你帮忙。”钟云烟含笑点头。

      “什么事儿,你尽管说就是。”秦娘子❠忙正色道。

      “我在城外买了个宅子,想重新修建一番,可我手上还有活,实在腾不出手,秦姐你整日在外头跑,认识的人也多,我思索着这找工匠做活、采买料子的事儿ꗨ,也就秦姐能帮我了。”钟云烟笑道。

      秦娘子闻言有些惊讶:“你还在城外꧳买了宅子?”

      哔“是,准备建工坊用的。”

      卑秦娘子压下内心的震惊,她也没有ᘒ多打听钟云烟哪来这么些银䨰钱,听着钟云烟这是要给她쐒活干,便道:“成,这事包在我身上,你想建个什么样的工坊?”

      钟云烟就喜欢秦娘子这点,识趣。

      她便跟秦娘子一起出门,去看了自个那还未看过的宅子。

      来到地方后,钟云烟才察觉那衙役说的话不能信,这三进的宅院比她想的还要破了点。

      这也不怪ꍈ那衙役,嵏估摸是附近有村民鷛见这房子久鷓无人住,起了心思,ᵬ把这宅子的砖瓦偷走不少,院子外墙看不出什么,进了院子才发现里头的房屋缺앶了好些砖瓦。

      不过쎈既然已ꤳ经买了,她也不多在意,那些砖瓦也值不了多少银钱。

      她院子前后看了一圈,쬄最终在后院挑了三䀫间联排的大房间,对着秦娘子道:“别的房屋重新修整一番就行,再打些됩家件,这三间쓣房我想打通,再起个地炕⭌。”

      “䳴是要盘个大土炕吗?თ”秦娘子问道。鱅

      这諝地方冬얣天冷,好多人家都起土풗炕取暖的。

      “倒跟土炕差不多,不过是建在地下的,有些大户人家在整个院㍘子建地下火道,侏称作地龙,㙪冬季里火道里烧了火,院内暖如春夏,这事还得秦姐找人扫听一番,该有工匠晓得如何建。”钟云烟说忿道。

      쟛ꖥ 她要建地炕,主要是想弄个恒温室,否则天冷了便酿不犗出剡酒来。 虙

      㣩有了恒温室,那么一年四季都可出酒。

      秦娘子闻言有些咋舌:“䟷这有匁钱人还真会享受,那整个院子都建了火道,冬季光烧柴得费多少银钱。”

      随即又应道:“成,我帮你扫听,想这建地炕跟盘土炕一样的道理,就是要挖地道,该不难。”

      钟云烟点头,又带着秦娘子来到院外,依着院墙划出一大块地,用树枝插在边角,说道:“这块地再建繶个大院,盖上院墙,里头搭些结实的棚子,再做了槽,我想养些猪羊。”

      殕酿酒每天要㕫耗费好些粮食,那풍酿完酒后誑的酒糟,拌着些秸秆麦麸做饲料正好,也算废物利用了。

      秦娘子ᑆ知道钟云烟要做酒坊,闻言点头道:“成,我记下了。”

      钟云烟又依着自个的房㡝地芈契丈量了下自个的地。

      房地契上清楚的记载着坐落位置,面穚积大小,丈量ا步数,她买的地好歹是中田,连成一片,哪怕有一两年没种了,但也能看出田地봈的痕迹。

      ᓽ钟云烟认出自家的地,见上头ꘚ生了好些草,又让秦娘子帮她找人除草松土,这天收拾快些倒还来得及种一季玉米。

      事情说完了,钟云烟⑄又带着秦娘子回家吃饭,两人喝了些酒,她녧又给秦娘子拿了些银钱,这才把有些醉的秦娘子送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