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一级老少妇

      一大清早,袅袅琴音,如烟一样ꫜ从屋院榼内飘出。

      籍 赵舞天心烦的时候,喜欢两样东西,一是弹琴,二是书法。在书法造诣上,赵舞天对草书犹精。在琴艺上,并不很精,与师尊相比,差十万八千里。

      他喜欢琴,喜欢琴的安静,喜欢琴的悠远。

      ⹎他自抚自听,低缓悠远,飘渺入无。起初还有些舿杂乱,随着深入,他心灵意境得到升华。

      古琴在于“ﴯ静”,不仅弹琴的地方需要安静躻,弹琴之人也要心⭪静。

      古琴有三种音,촱散音、泛音䳫、按音,三音都非常安静。

      枔 散音松沉而旷远,让坥人起远古之思。

      泛音则如天籁,有一种清冷入仙之獍感。

      씄按音则非常丰富,手指下的吟猱余韵、细微悠长,时如人櫮语,可以对话,时如人心之绪,缥缈多变。

      泛音象天,按音如人,散音则同大地,称为天地人兀三籁。因此古琴一器具三籁,可以状人情之思,也可以达天地宇皎宙之理。

      赵舞天双手齐奏,天地人三籁交错,变化쪋无方。

      竹林之中,清泉滴石,潺┴潺而流。ᙼ

      大퐣漠之上,鸿雁翱翔于空中,轻盈,优美。

      似是清风吹动柳树,柳枝摇﩮曳,满天飞絮。

      水藻凌乱舞动,与⋈鱼儿缠ꎯ绵于水中。

      春日鸟语,夏夜虫鸣,天光云影,大雪纷扬……

      一个多小时后,赵舞天心如古井,没有波澜,他睁开明慧的双眼,终止琴音。

      “昔日圣人之作琴,꣆天地万物之声,皆在其中。老子说:‘大音希声’勵,庄子说:‘至乐无乐’。簳据说琴声的最高境界是‘天乐’,我此生有没有可能达到?”

      迺赵즽舞天双手按在七弦琴上,感叹一声。

      修仙速度,与修士的心境密不可分。

      䜋 赵舞天并不能靠心静衩,去左右情绪,有的时候,他很ꥅ冲动,就如他臩昨夜毫不犹豫杀两人一样。

      퐝 大部分年轻人,在心底ᐿ都有一种正义感,嫉恶如仇。在遇到令人愤怒的事露,就会冲动。퓠

      “舞天,回家吃饭了。”

      赵远乾敲了敲门,餾喊了赵舞天一匾声,门是反插的,他进不来。

      “哦뙈,来了。” ถ

      赵舞天起身将门打开。 ꥹ 蛶 “儿子,你刚才弹得真好。这次高ᱝ考分数不错的话,第一志愿不要选医廌学院了,选音乐学院吧。”

      门开之后,赵远乾当即向赵舞天说道。

      燱赵远乾早就来了,他在门外听了许久뾒,如痴如醉,不忍敲门。

      윲 ञ他知道儿子会弹琴,可他一直忙忙碌碌,听儿子弹琴的次数ੀ可不多。上次听儿子弹琴,远没有今日的意境。

      赵远乾忽然觉得콅,如果儿子报考音乐篽学院,没准还能成为一个音乐家。

      “两个专业我都没兴趣。”

      赵舞天也⫷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道。他一边说,一边把门珍关上,和赵远乾一起回家。

      “큮这怎么行呢?你爷爷,你大伯,踁你三叔㷚,多次向我问你的事。咱家这一脉,就你뜽和你堂哥两个男丁,你堂哥没上大学。咱家族的希望,都在你身上啊。”

      赵远乾一听就急了。起初赵远乾认为医学是好选择,现在又发现赵舞天有音乐细胞,谁知赵舞天不重视自己长处。

      “爸。”

      ꋯ赵舞天突然止住脚步,扭头向赵远乾道:“我知道父母的恩情,如山一样厚重,如大海一样宽广。单是生育之恩,倾尽所有都无法报答。您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们富足、安乐,再不用辛辛苦苦,早出晚归,奔波来回。”諸

       赵舞天刚成年,就如此动情的向赵远乾说话。툺哪怕只是空话,赵远杅乾心里也会安慰。

      “我不求你大富大贵,哪怕卑微,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咳平安生活就好。”

      他凝望赵舞天,说实话,쓡即便是赵舞天学习成绩不是很好,但赵远乾对赵舞天一直很疼爱。因为赵舞天从小到大,从没有让他搶失望过。

      曁“喳喳…”

      这时,一只喜鹊从赵툲舞天头上飞过,它在莸掠过的一瞬间,连叫两声,然后落在不远处的枯树枝上。

       “爸,你看。”

      赵舞天指着停在树枝上的喜鹊向赵㇙远乾说道。

      赵远詎乾目光茫然,很普通的喜鹊,出村里到处都能看到。

      “传闻凤凰非梧桐不栖息。可谁又能说栖息梧桐的,一定是凤凰?”

      鱐 “他们生而不凡,血脉与生俱来。”

      “喜鹊落在枯树枝上。谁说喜鹊没有资格栖息梧桐呢?”

      䗯“它只힯是没有练出有力的翅膀,没有学会更远的翱翔。若能飞得헉更高、更远,一定可以找到梧桐树。”

      ⯹“如此!谁又䦄能说,栖ᦤ息在梧桐树上的凤凰比落在枯枝上的喜鹊更尊贵?”

       “谁又能说,喜鹊天生卑微?”

      赵舞天说话时,如流水一样不间断,语气激昂之时,直入云霄。

       自今日早上弹琴之后,赵舞心思变化不少。他人生的第一步,就是对家里改变,让父母锦衣玉食淾生活,后半生享尽天伦之乐。

       卑微?

      他是出生⢶卑微。

      对世俗来说,他是修仙者,高高在上。

      在修仙界,他一介散修,既礅无体짎质,又无血脉;既无宗派实力,又无家族庇护。是修仙界的最底层。 ꐮ

      赵舞天这番话表面上是为了磚向赵远乾展现鸿鹄之志,尽争凡间荣华富贵。

      实际上,赵舞天深藏披荆㠰斩棘之心,不畏乘风破浪之险,一步一步走向曏更高的ꪃ境界,向凤凰脱变。

      他没有䫘高贵的血脉,他的后代可以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愿意做他们家族的开创者。

      汮赵远乾似懂非懂,又摇了摇头,苦笑道:“你向你师傅学了不少大道理,你父亲没什么文化,不太明白。我᰹愧疚不让你赢在人生起跑线上,不能帮你什么。但你决定的事,我都全力以赴的支持你。” 

      Ⱪ “回去吧,我妈要等急了。”

      赵舞天点了点头。这是他的肺腑之言ሿ,他会用实际行动去证明。

      ……

      时间一晃,近二十天过去了。

      这段时间,赵舞天一直待在村里,白天去爷爷家里,帮忙干点活,或Ṻ者⭊陪隣陪母亲。晚上依旧来到柳宿坟前,守늭护、修炼。

      千年来,天地灵气越来越稀薄,修仙者进步忺缓慢,赵舞天修炼大半月,修为进步并不明显。

      “照这样下去,怕是五年也修炼不到神海境,金丹境更是遥遥无期。”

      盘坐在西院的赵舞天在煒一次修炼结束后,睁开双眼。

      讛ƒ柳宿的院子在赵舞天家西面,柳宿去世后,柳宿的院子归赵舞天继承,赵舞天和家里ꠂ人都称这里为西院。

      赵舞天听他师尊说过,修仙者修炼至金丹境,才算一名修士,过生死境界,勧在世间才算强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