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兔软件

      怂 时间过得飞快,先是虹的庆生᳏典后没两日暁,红龙荧就收到夏恒的来信,说是母亲辞病重,要临榻侍疾。随即几个月都没有任何消息,刚满一年,又来信说母亲辞世,需守孝三年,不得归,望保重。她碍于面前夏齐尚在,只收起书信,端坐在上,面如金纸,并未说沉什么,ധ反倒是夏齐忙不迭解释,他拜访红龙荧有两个目的,一是传递兄长的信息,렮二则辞行回家。

      “公主殿下请宽心,孝期满后,兄长定第一时间回。ᦵ”夏齐的视线落在红龙荧,奒弯弯娥眉,甚为动人。

      “使君无需多言,我并非对驸马有怨言。”红龙荧ꑒ抿抿嘴唇,仰起头,瞥向窗外,“天色不早。”

      夏齐盩见红龙荧有送客之意,也不便久留,从ꬋ落红殿刚出来捯,耳边就传来的小儿玩笑声音,不ۄ由上前去瞧,定睛,只见三个幼子,两红ꇩ一黑,嘻嘻哈哈,打成一团,甚是热闹。

      “伯伏,方才征相说的话你可就忘记了?”开口䮤的正是虹,搂着另一团黑色,背上背蚻着弓箭,腰间㷥配短刀,一只手搭在伯伏肩膀,跳猕的正欢。

      “我这是战术性控制发挥,不算输!”红着脖子,伯伏梗着脖子争晒辩,箭筒乱晃,险些站不住,“射箭是为了礼,不是为了争胜负。”

      “你是听辅相说的吧,不是告诉你上谁的课就用哪个师傅的方法吗?”䠬小幺在一边冷嘲热讽,上去揪伯伏耳朵,“不然你不学㎱成了个木头?两个师傅都不待见你。”

      ᱞ “我有我自己的判断,干嘛看别人脸色?”伯伏綢一个背摔,把䓨得意的小幺撂翻在地,随即快速跑开,边跑边拍着手,大喊这就是“攻其不备”빊!

      小幺诶呦一声,弓箭散ᜁ落一地,揉㽟着屁股,四脚着地,一边爬一边伸手指着伯伏,气的说不ꇧ出话来。虹见状,哈哈笑멱个不停。旁边的夏齐看得出神,酁躲闪不及,被伯伏一头撞在怀눀里,两个一起叫痛。

      “你是谁啊?”伯伏揉墤头,坐靰在地上,眼里泛起䗧泪花,扁着嘴巴。旁蒧边的虹先是拉起这边的小幺,顾不得地上散落的,又跑到夏齐身边,拽起伯伏,“哭什么,痛的话我帮你揉揉。”说罢不顾手干净不干净,照着伯伏洁白的额头就6抹。璜

      “在下是……巵”夏齐见状,呵呵一笑,指着虹,“是他的叔叔。”

      豂“叔叔?哪个叔叔?”虹停下手来,眨巴眼睛,睫毛长长的,扑闪扑闪㈯,“我的叔叔很多的。”

      잗“哦,是吗?你有多聢少个叔叔?”夏⬡齐雬一愣,倒吸一口凉气,不禁好奇,蹲下身,要摸虹的头。手还没放上去,被一只有力的小手推햴开。

      “木龙师傅说,随便摸别人头是不礼貌的行为。”小幺对夏冸齐很是不满,挡在虹和伯伏的面前。

      “那我向你道歉,好吗?”夏齐越看这三个小﬌孩越觉燀得可爱,年岁虽小,却各有一番气质,甚是不俗。“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有多少个叔叔?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虹满不在乎的说:“성外公说,朝廷上的,私下亲切的称呼,我不是叫爷爷,就要쇭叫叔叔녻,这有什么好奇怪。”说罢把小幺拉到一边,挺起小腰板,质问道:“你说你是我叔叔,那你现居何职,跟随哪位相爷?”

      ᰸“哦。”夏齐长长舒了一口气,开Ս怀焎大笑,故意逗三个小不点。“此叔ꈭ叔非彼叔叔。”

      “莫非你是殿下的亲戚?”伯伏撅着嘴巴,瞧瞧虹,再瞧瞧夏齐,“可是你们一点都不像!”

      ꎜ“这倒也是。”夏齐堾并不恼,只觉得和他们讲话很有趣,“那你说,你郹的模样像谁呢?”

      坠“我嘛?”虹低头思考片刻,随쌈即侧身伸出胳膊,很认真的用써手指着夏齐身后的宫殿,“当然是像我母亲啦!”说罢转头问那两个,“你们说是不㧆是?很像吧。” ⡭

      “嗯嗯。”小幺和伯鯕伏띳一起点竕头,“儿子像母亲多一些。”ញ

      윞 멈 “你们懂得还挺多。”夏齐又伸手绕过虹的头,从他背后ᑆ的箭袋里面抽出一支羽箭,站起身来。

      “你要干㬴什么?”虹连忙用手捂着头,发现被抽走了东西,急得跳起来㘬,奈何身高不够,伸出两只手,当空挥舞,也还是够不到。小幺急了,“你这个人真无礼!”说罢抽出所配短剑,向夏齐刺去,却被躲过。

      伯伏见状,眨眼功夫跑到远处去了鏓。

      “别着急,我就是想知道馃。”褐夏齐发现小幺性子真是暴烈,脾气还不小,真是有趣。“龙不是会魔法吗?干嘛还要学射箭学䘎武艺呢?Ⳕ”

      “这个?”小幺停下,爵不知如何回答,跑到虹的身边。

      ﯭ “母亲说,龙的魔法不能随便乱用的。”虹帮墔小幺ⅷ一丝不苟收起短✹剑。

      “为什么呢?”夏齐连忙发问,把箭烧递⨈给虹。

      ㎏“一切都有根源,龙的魔法能量来自于砬不死黄金眼。”虹见夏齐没恶意,就心平气和的对歄他讲,“你问这个做什么?你又不是龙,뮏听母亲说,我父亲是天㤓人,你是我父亲的兄弟也是天人,你们不会섴魔法。”

      翣夏齐正在此时又想说什么的时候,忽见伯伏领槑着一队甲胄之士向此处奔来,只得止住话头,顺手一指,“你看,你们的小伙伴怕你们打不过我,还叫了帮手。”

      “哼,多此一举。”小ڡ幺等禁军卫队到了,双手抱肩,抢白伯伏,“有我在➇此,㽻何人敢对事殿下放肆!”

      “没事了,让他们退下吧。”虹拍拍伯뛸伏肩膀安慰道,“᏾知道你是好心。”又回头说:“小幺,你不要欺负畃他。”

      “我何尝欺负人?”小幺不可置信,瞪大眼睛,拉起伯伏的手,怒冲冲횼质问,“你倒是说,刚才明明是你摔了我,是不是你欺负我?”

      此时,夏齐向禁军的领舥队作揖,在交谈什么。虹正看向那边,好像是在解괋释是个误会,再回头ꃨ,只见伯伏被小幺骑在身上,身体趴在地上,哭的正凶,一时间乱了手脚,急忙上去拉扯。“你们怎么打起来了?刚才不是闹着玩吗,৬小幺快下来。”

      百米开外的阙楼上,水龙吟和木龙桷凭栏而望,前ş后看得仔细。

      鐹 第二十三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