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嗒啪嗒美女视频

      回宫的路上,元北鸢好奇的盯着元卿婉。

      然后担忧的伸出手摸了摸与元卿婉的额头。

      “姐姐你是不是病了啊?你的脸好红啊,我们回去让御医看看好不好?”

      知道元卿婉不喜看病,元北鸢只能试探着询问。

      元卿婉看着妹妹担忧的目光,面上的羞涩渐渐退了下去。

      “无碍,是学堂的炭炉烧的太旺,并不是生病了。”

      学堂的炭炉烧的很旺吗?还好啊。

      元北鸢疑惑不解,最终也只能解释为可能是因为元卿婉距离炭炉更近的缘故。

      这边,百里征站在自家墙头,目光深沉的望向远方。

      孟堂站在墙边,甚是猥琐的探出半个脑袋。

      “公子,长公主都离开半个时辰了,估计都到家了。您站在这儿看啥呢?”

      百里征低头瞥了他一眼,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该换个属下了。

      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的孟堂,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被嫌弃了。

      还在那用一双眼睛做贼似的左右打量外面。

      “公子,是不是外面有什么隐藏的刺客?您指出来,我现在就去给您揪出来。”

      百里征收回目光,算了,就是蠢了点。

      看在他忠心耿耿的份儿上,勉强原谅他了。

      这日,阳光正好。

      一众学子在百里征的带领下来到了城外马场纵情驰骋。

      男孩子们都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在比着谁的马儿更快。

      七个在家里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在下人的引领下学着骑马,倒是元北鸢和一个武将家的女孩儿加入了男孩子的比赛中。

      大元皇朝,文武皆重。

      所以男孩子们大都会骑射,只不过和诗词各有比重罢了。

      元卿婉在观景台上,看着同窗们挥汗如雨,眼露羡慕。

      百里征站在她身边,看着下方尽情释放天性的学子们。

      “前些日子,我叫人让工匠为长公主做了固定之物,想来不久之后长公主也可以像他们一样骑马了。”

      元卿婉听见这话眸光骤亮,激动的抓住了他的衣袖。

      “真的吗?我也可以骑马吗?”

      百里征低头,就看见小姑娘期待的看着自己,娇俏的模样甚是喜人。

      伸手捂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声音微哑。

      “那是自然,我还能骗你不成。”

      “多谢夫子!”

      元卿婉收回手,兴奋的观察同窗们的骑术,像是恨不得现在就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百里征看着被松开的衣袖,心里隐隐有些失落,手指微微摩擦了几下她抓过得地方。

      看着小姑娘如此激动,唇角勾了上去。

      转过头就看见自己那个愚蠢的属下正贱兮兮的看着自己偷笑,笑容瞬间隐了下去。

      果然,他给的惩罚还是太轻了,这家伙竟然还有心思在这看热闹。

      这家马场不错,比他家马厩大多了,可以考虑把他留下来做个苦工了。

      对危险一无所知的孟堂,用手抠着身旁的柱子。

      他家公子竟然会讨女孩子欢心了。

      他家公子长大了。

      他家公子再也不是那个把姑娘说哭的公子了。

      嘿嘿嘿,这样想着,孟堂对着那根木头柱子猥琐的笑了。

      一旁马场的下人偷偷的离他远了一点。

      心中叹息,可怜了国师大人英明神武,身边竟然有这么傻的侍从,国师大人果真善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