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最新在线观看

      宴会开到很晚,快到子时众人才纷纷散去,赵光义搀扶着赵匡胤回到了皇宫,吩咐宫女去给赵匡胤拿碗醒酒汤,正准备离开,却被赵匡胤拉住了袖子。

      “三弟莫急着走,在陪着兄长我和几杯酒。”

      赵光义看着赵匡胤那有些迷糊的脸色,说道:“兄长还是算了吧,你今天喝的有点多了,我已经吩咐了宫女去准备醒酒汤,你一会喝了醒醒酒,早些休息吧。”

      赵匡胤却是摇了摇头,没有松手,说:“国师和逍遥子从出山救我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当初还是你带人去请的。二十年来,为我大宋立下汗马功劳,我把他们当做知己一样看待。现在,他们却要离我而去,我怎能不心痛?你今晚就不要回去了,陪着我喝喝酒,说说话吧。”

      赵光义见此,只得在一旁坐了下来,又朝旁边招了招手,让人去拿了一壶美酒过来,屏退左右,陪着赵匡胤喝了起来。

      赵匡胤心情不好,喝得猛,再加上在国师府本就喝了很多,不一会就醉倒在坐榻上。赵光义看着自己兄长身上那身龙袍,又站起身看着那画在一旁屏风上的大宋山水堪舆图,心中泛起一阵波澜。他抓起桌上的酒壶,猛地大灌了一口,却给呛得涕泗横流,用袖子抹了一下脸,一下子就花了,却更显得面目狰狞。狠狠地喘了几口粗气,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赵光义又跑了回来,同时吩咐门外的侍卫道:“我与官家有要事相商,你们退远些,严密守卫,不得放任何人进来。”

      守卫不疑有他,喊了一声“喏”,便到一旁警戒去了。

      赵光义进了宫殿,关上房门,看向了依然熟睡的赵匡胤,脸上浮现出一丝挣扎,他用力拍拍自己的脸,小声自言自语道:“赵光义啊赵光义,只要你下得狠心,这天下就是你的了。”说罢,脸色一狠,撩起外衣,腰间赫然插着一把用来劈柴的小斧。

      他抽出了斧头,一步步向着赵匡胤挪了过去。突然赵匡胤翻了个身,吓得他差点扔掉斧头,专身就往门口跑去。

      到了门口,他正要拉开房门,突然发觉背后并没有什么动静,转头看去,赵匡胤只是翻了个身,依然熟睡。

      赵光义轻轻颠了颠手里的斧头,看着赵匡胤,瞪大了眼睛,脚下一用力,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往赵匡胤冲去,到了跟前,高高的扬起了手中的斧头,正要劈下,却听得外面侍卫喊了一声“什么人”,只觉手腕一痛,斧头却是拿捏不住,“当啷”一声掉了下去。

      他刚想要弯腰捡起斧头,却只觉浑身一僵,一阵庞大的气势压在身上,抬头一看,只看见赵匡胤那双愤怒的眼睛,整个人顿时就被冷汗打湿透了。

      “你要杀我?!!”赵匡胤眼中仿佛喷射出了火焰,咬牙切齿,一脚踢飞了地上的斧头,“赵光义!我们可是亲亲的亲兄弟,什么荣华富贵,高官厚禄我都给了你,你居然要杀我!!”说罢,一拳打在赵光义的胸口,直接将他打得飞出了宫殿,直落在外面围上来的大内侍卫之中,甚至砸翻了几个侍卫。而一群侍卫正和两个人对峙,赫然是长春子和逍遥子师徒。

      “官家无恙,贫道深感欣慰。”长春子看到赵匡胤走了出来,行了一礼道。

      赵匡胤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国师又救朕了一命,朕正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又看了一旁努力挣扎却爬不起来的赵光义,眼中闪烁着愤怒与悲伤,“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最亲的兄弟却想要杀我,真是悲哀。”又顿了顿,看向长春子,“国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长春子答道:“官家离开不久,贫道看到天上紫微星闪烁,一时心血来潮,卜了一挂,发现官家有性命之虞,特来查看,却刚好看到晋王取了斧头要谋害官家,就拦了下来。”

      “国师真乃神人也”赵匡胤一脸后怕,上前给长春子鞠了一躬。

      长春子连忙扶起他,说道:“不敢当得官家如此。”说着拉过了逍遥子,“事情已然了结,我师徒二人也该回去了。”

      赵匡胤见天色已然有些泛白,又看了眼旁边赵光义,已然心力交瘁,“也好,国师和逍遥公先行回府休息吧,朕也累了,明日早朝,请两位务必到场。”

      “喏。”长春子和逍遥子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见得两人渐渐走远,出了皇宫,赵匡胤一屁股坐在了殿前石阶上。

      “官家,小心着凉啊。”旁边的老太监过来想扶起赵匡胤,却被赵匡胤轻轻推开,他只得拿来一件披风为赵匡胤披上。

      赵匡胤顺势紧了紧披风,轻声说道:“你们都退下吧,退的远远的,我有话要问晋王。”声音带着嘶哑。

      待到侍卫和太监都离开,只剩赵匡胤和赵光义两个人,赵匡胤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为何要杀我?”

      赵光义这时也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头发披散,嘴角带血,显然赵匡胤那一拳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为什么?从小到大,我都活在你的阴影里,不论我做什么,父亲,母亲,叔叔伯伯,甚至于家里的下人,都会说你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做得更好,我永远都比不过你。”赵光义大声嘶吼,“陈桥驿我助你发动兵变,黄袍加身,可是一直以来,我在你心里甚至比不过那个逍遥子,文韬武略,琴棋书画我样样不如他,我认了,可是我们是亲兄弟啊。”说到这里,他又吐出一口血沫,刚好落在赵匡胤的脚边,“你两次杯酒释兵权,一起起事的兄弟都被你夺了兵权,放到了无关紧要的位置上,我都不敢随便带兵了。这次逍遥子随师父辞官,这最后的统兵之人也没了,我只觉得悲哀,而你呢,我在你脸上看到了笑容,你终于将权力完全攥在了手心里,最后一个可能黄袍加身的威胁也没了,你当然高兴了。”

      赵光义努力站直了身体,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继续说:“我当时就有些怕了,我怕你会像前朝那些皇帝一样,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放过。刚才你睡着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好像有人和我说话:‘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你就可以坐上那张皇帝的宝座,到时谁也无法夺走你的任何东西了。’所以,我去柴房找了把斧头,又支开了侍卫,我要杀了你,自己当皇帝。”

      赵光义说到这,整个人却仿佛没了力气,跪坐在地,又狠狠地捶打了几下地面,手都砸出了血,“可恶的长春子,可恶的逍遥子,都是你们,坏了我的好事,我要杀了你们。”

      赵匡胤看着歇斯底里的赵光义,神情低落,沉默了好一会。

      他站起身,喊了侍卫过来:“把晋王带下去吧,关到宗人府的地牢里,好生招呼,没有朕的手谕,任何人不得探望。”

      “喏!”侍卫扶起赵光义,带了下去。

      而赵匡胤却依旧坐在石阶上,垂着头,旁边站着那个老太监,犹如一尊石雕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