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视频海外

      “...大概联考偏差值65?”

      他已经尽量往高处猜了。

      年轻漂亮的班主任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摸了摸自家可怜学生的头,露出“接受现实吧。”的温和笑容。

      “不,相当于往届联考的偏差值70。

      想什么呢,

      开成高中可是每年能有150多个人考上东大的王牌高中啊.......”

      五河咲太张了张嘴,最终没说出话来,这次是他孤陋寡闻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毕竟他有系统,有知识刻印,别说偏差值70,偏差值75都能给你考出来。

      ‘不过区区70,只不过是让我提前暴露一些实力罢了。’

      目前还是全年级倒数前十的家伙自信地想道。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反对不分性别的综合性高中啊......”水树纱织无奈地叹了口气。

      北义高中每年考上东大的人数只有20,已经十分优秀了,是目前霓虹男女生都招收的国立高中中成绩最好的。

      五河咲太斟酌着问道:“所以水树老师觉得综合性高中好,还是只有男生或者只有女生的高中好?”

      “当然是综合性高中好!”水树纱织一下子精神起来,猛然挺直了腰杆,饱满的胸脯随着身体微微晃动。

      使异性向动态视力比较敏感的五河咲太被迫将目光移了上去。

      于此同时鬼使神差地对水树纱织使用了一张角色卡。

      不是对自家老师有什么想法,只是单纯地向看一看年轻漂亮的水树纱织能有多少点的魅力值。

      [姓名:水树纱织]

      [智力:14]

      [体力:6]

      [魅力:15]

      嗯,15点没问题。

      五河咲太自信自己16的魅力绝对不低,年轻漂亮的女老师会比自己低1一点也是在情理之中。

      “只有综合性的高中,少年少女们才能尽情地享受人生中最宝贵的黄金三年!”(仅代表个人意见)

      “只有在综合性高中,少女们才能见到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篮球学长,少年们才能见到穿着可爱水手服的校园美少女!”

      水树纱织自我陶醉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原来智力14就已经是足以当上北义高中班主任的水平了么......’

      比起之前九条和悠的角色卡,已经有了自己事业的水树纱织的角色卡显然更有参考价值。

      ‘我记得水树老师上的大学是早稻田大学,也就是说高考偏差值70左右......很厉害啊!’

      五河咲太思考期间,敏感的异性向动态视力使他的视线未曾从水树纱织的胸部移开。

      “五河同学?”水树老师察觉到了视线,停下来笑眯眯地看着五河咲太,

      “已经有了九条同学的五河桑不可以还对其他的女人图谋不轨哦!”

      五河咲太连忙移开视线,毫不羞耻地直视着水树纱织的眼睛,“这是青春期男生应该有的正常反应,毕竟水树老师是年轻漂亮、在学校内人气很高的美女老师。”

      听到夸奖的水树老师脸颊微红,略微有些生气地敲了敲五河咲太的头:

      “不许调戏老师!”

      随后恢复正常,“成绩条件我还是会尽量帮你争取降低一些的,九条同学的成绩好,你平时有不会的知识可以去请教她,

      既然有了九条同学,就不可以脚踏两只船,做对不起她的事。”

      “水树老师!我和九条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关系!”五河咲太试图反抗。

      到头来班主任还是知道了九条找他周末约会,以及为他亲手做便当的事。

      “你是想说,你们还未确认关系,现在是九条同学在追你?”水树老师一脸“别开玩笑了”的表情。

      ‘怎么就不可能?’

      “虽说老师承认你比北义高中绝大部分的男生都要帅气,但论颜值,明显依旧是九条同学更优秀。”

      ‘不过区区2点。’

      “更何况,她是往届每一次联考都稳定在联考前10的尖子生,而你是偏差值只有40的学渣。”

      ‘下次,不,这次测试我就会超过她!’

      “其实就算是你主动向九条同学告白,我也觉得她接受的原因也绝不是喜欢你,而是不忍心......”

      “水树老师!”五河咲太意难平地站身起来,“你这样会让一个健康的东京帅哥心灰意冷,然后患上抑郁症的!”

      “东京帅哥?”水树纱织的注意点偏移到了另一个地方,随即生气地道,“绝对不能将成为那种人当成自己的目标!”

      接着是一阵长达10分钟的说教。

      影响就是,五河咲太直到走在去旧校舍的路上时,依旧在思考着一个问题——

      我已经是帅哥了啊,怎么就变成目标了?

      我难道还不够帅吗?

      ......

      “五河桑!好慢!”

      当五河咲太打开活动教室的门,迎接他的是穿着围裙的九条星奏,和已经基本打扫干净了的空旷教室。

      此时的九条星奏脸上被灰尘荡得有些花,身上的围裙将本会落在校服上的灰尘尽数接住,代价就是从白色染成了灰色。

      不满于五河咲太迟到的九条星奏鼓着腮帮生气,将需要换清水的水桶塞到他手里。

      本来准备好的台词吞了回去,自知失约了的五河咲太默默给水桶换好了清水,放在正在擦玻璃的九条星奏的旁边:

      “需要我做些什么?”

      九条星奏擦完那块玻璃的最后一处地方,熟练地将抹布在水里揉了几下,接着去擦另一块玻璃。

      同时头也不回地吩咐道:“活动社团所需要用的座椅等器具需要向学生会报备,然后由学生会成员领着去后勤室搬。”

      看样子她已经完全投入进了教室的清洁过程中,一点也不像出生于九条名门的大小姐。

      “除了4套座椅以外,如果咲太桑觉得还有其他需要的器材,可以自行决定,当我擦完玻璃,就去帮你。”

      现在还是初春,天气温度并不高,把手伸进冰凉的水中依旧是一件能给人心情降温的事情。

      可身为名门大小姐的九条星奏,却面色如常地把嫩白的手伸进水里揉洗抹布,然后认真地擦着玻璃。

      五河咲太得到任务后不再停留,朝着学生会赶去。

      ‘九条星奏,’

      ‘你真的总是能一次又一次地勾起我多管闲事的欲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