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色在线免费

      浩瀚的血红海水渺远无际。

      一道道狂狼翻涌而至,撞击在嶙峋怪石之上,发出雷轰般的吼声,喷溅出泛白的泡沫。

      浪花的冲击声好像是一双巨手在苏邪的耳畔拍打,他被这剧烈的声响震醒。

      缓缓睁开眼睛,目所能及处一片模糊。

      苏邪破裂的脸庞上还在流淌着血水和粘稠的藻类,他感觉自己鼻息之间尽是腐烂的腥臭味道,意识还有些模糊,七荤八素。

      苏邪的双手在无意识地摸索着,感觉身体好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苏邪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体内灵元疯狂吸收水下两股力量的时刻。

      但随着吸收的过程太过激烈,苏邪的意识在那样强烈的冲击之下最终还是陷入了崩溃,昏迷不醒。

      现在当苏邪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出现在了头顶。

      光线依然晦暗,抬头望去,发现天上阴云密布,黑灰色的天空就好像是一个愁眉苦脸的老人,忧郁的、暗灰色的云还在不断聚拢,似乎酝酿着暴雨。

      空气压抑,海面无风。

      苏邪缓了好一会儿,仍然感觉自己非常的疲惫,想就这样躺在这沙滩上一动不动。

      不过这个状态没有持续太久。

      苏邪突然听到在身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可怕的吼声,苏邪感觉浑身一震,随后挣扎着站起了身。

      这个声音准确的说并不是从空气之中传来的,而是顺着地面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的!

      声音很大且短促,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陨石突然坠落到了地上,随后在向周围扩散着巨大的声响。

      巨响只有一声,随后戛然而止。

      苏邪清醒后,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他很快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感到这样的疲惫且沉重。

      原来,苏邪的身上现在挂满了一株株血树。

      这些血树大概都有半臂之长,稀稀落落的挂在他的身上,不断地吸收着体内的血气。

      苏邪的灵元吞噬了大部分从溶血海之中吸收的血气,仍有残余。

      也正是这些残余的血气,成为了溶血海中神秘血芽的养料,开始在苏邪的身上生根发芽。

      苏邪扯下了几株血树,却发现这些血树断裂后,扎入深处的根茎却还是无法拔出,反而感到更加的痛痒,似乎根本无法彻底祛除。

      苏邪再次想起了腾忠之前对溶血海的描述,庆幸得亏自己拥有不灭魔骨,否则任何普通人身上要是长满了这么多恶心的累赘,肯定是活不下去了。

      苏邪暂时先不理会身上的血树,催动灵元,感知自己灵元的状态。

      这一感知让苏邪着实吓了一跳!

      苏邪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九品灵元竟然在吸收了水下绝血城中那密集的两股力量后,直接跃升到了9级,足足提升了5个等级。

      这个夸张的升级速度,让苏邪既兴奋,又感到不寒而栗。

      回想自己的经历,苏邪推测自己刚才在灵元吸收力量的过程中,灵识可能早就已经支撑不住。

      幸亏因为苏邪的不灭魔骨太过强悍,才能够硬生生地抗下九品灵元的冲击,最后挺了过来。

      现在苏邪的境界已经完全稳固,灵元运转的非常的稳定。

      只不过因为苏邪身上大量的血树存在,他的肉身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复原的。

      这些纠缠不休的血树让苏邪非常苦恼,只要他的身体内产生出血气和精元,就会立刻被血树吸收,沦为他们的养料。

      而自己体内的灵气,也同样能够被这些贪婪的魔树毫无底线的吞噬。

      这就是苏邪身体现在的状态,有好有坏。

      总体来说,等级飞跃式晋升,还算是好大于坏。

      于是,苏邪接下来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他发现自己在失去的意识的这段时间里,已经漂浮到了溶血海的岸边。

      但从周围的环境来看,自己所在的位置似乎并不是此前想要前往的西北方,应该是飘到了溶血海的其他方向。

      自己所处的海岸线极长且宽,沙滩是莹白的颜色。

      这里的沙子经过血水长时间的冲刷,上面布满了一道道血色纹路,看来既诡异又有着一种独特的美感。

      岸边有着嶙峋怪石,也全都是莹莹的白色。

      在前方大概两公里左右的地方,是一片森林。

      刚才那声异响,正是从那森林之中传来的。

      确认了自己的处境后,苏邪决定先将自己身上的血树和血芽除掉,然后再前往森林寻找食物。

      毕竟只有通过进食或杀戮,他才能够让自己的身体重新复原。

      而苏邪要是一直保持骷髅的状态,会让灵元长时间暴露在外,对灵元的核膜伤害极大,也会大大缩减修炼的效率,身体的各项机能也难以发挥。

      苏邪调匀内心,强忍着身上的痛痒,再次发动了荆刺覆体。

      通过上一次的发动,苏邪发现自己偷学来的这个招式能够硬生生地挤出身上一部分血芽!

      如果自己加强荆刺的密集程度,说不定能够祛除更多的血芽。

      灵气运转,一根根尖利的荆刺从苏邪的身上出现,将发自骨缝血肉的血芽挤了出来。

      一些血芽根部变成了吸盘的状态,吸附在了骨头上面。

      当荆刺出现后,虽然将它们挤开了,但还是能够如跗骨之蛆一样萦绕在荆刺旁边。

      苏邪又消耗了一部分灵气,提升荆刺的密集程度,让自己的身上覆盖上了厚厚的荆刺,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但那些血芽却还是为能够完全祛除,一大半虽然已经脱落,但还有更多的红点重新出现。

      苏邪想起腾忠所描述的溶血海性质,意识到自己只要还在溶血海附近。

      这些血芽就还是会源源不断地出现,根本无法彻底祛除。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溶血海的周围才会出现这样辽阔的海岸线,并且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活物的踪迹。

      于是,苏邪也不再浪费时间和灵气。

      苏邪挤出了一部分血芽后,又将身上一些太过沉重的血树拔除,随后朝那片森林快步走去。

      这里的沙滩并不柔软,苏邪的双脚仅剩下了骨头,踩在上面还是感到非常的难受。

      天空阴沉沉的,空气也显得非常沉闷,苏邪劫后重生的喜悦渐渐消失,他对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也感到有些迷茫。

      苏邪从霍亥那里问出了他师傅的名字,那个名叫厄仁靖的男人是霍家长老之一,也正是他亲手将苏邪的灵元夺走!

      此外,苏家还有一个叛徒,这个家伙身份未知,但跟他接头的掮客,确是银龙城赫赫有名的鬼三爷。

      不过,这个厄仁靖现在已经回到了银龙城内的霍家,而且他被夺走灵元的事件,也跟霍家脱不开干系。

      想要复仇,终究是绕不过霍家这座大山的。

      思考一番后,苏邪决定自己暂时不回家族,潜心修炼,利用好自己的签到功法。

      当自身的实力苟到了足够强大的程度,再重返银龙城,一举灭杀仇人。

      想到这刻骨的仇恨,苏邪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不知道银龙城内的苏家现在境况如何,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过得怎么样了……

      最牵挂疼爱自己的老族长现在是否还在挂念着自己……

      自己要好的玩伴,是否想过找寻自己的下落……

      每每想到这些,苏邪都有种迫不及待重返家族的冲动。

      但他的理智却在强行压制着自己这个念头,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霍家,一个本来就远远强过自己家族的敌对势力。

      此外,他还不知道族中的叛徒是谁。

      想要战胜强大敌人,想要逼问出叛徒的身份,自己必须要积累足够的实力。

      想到这里,苏邪眸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继续走向了森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