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么哥结婚视频直播高清

      南宋绍兴十二年的除夕夜,原本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但此时的临安城,却是被一片悲愤所笼罩。

      “岳飞特赐死,岳云、张宪并依法处斩!”监察御史万俟卨拿腔拿调宣读着皇帝赵构的手谕。

      “画押吧,岳元帅,咱大伙都等着呢,别磨蹭了。”万俟卨阴阳怪气的对一旁正襟而坐的一人说道。

      这人便是率领麾下劲旅,纵横中原大地,杀的金兵抱头鼠窜的大英雄岳飞。有他在,金人再凶残、再狞恶,也决计不敢再多南下一步。“岳家军”三字,已经成为了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也正因如此,“须杀飞,始可和”成为了议和时金人第一个加上的条件。

      而宋廷的皇帝赵构,居然就无耻的答应了下来,并委托秦桧全权负责这缺德带冒烟的脏事——构陷岳飞。

      如今,这个曾经的大英雄就要于这个除夕夜被赐死,漫天的大雪已经在诉说着所有的悲愤和血泪。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大字书写已毕,岳飞坦然的将笔掷于一旁,然后起身赴刑场。

      “岳爷,您.....”一旁一个和岳飞年纪相仿、一身衙役打扮的中年男子声音哽咽的说道。

      岳飞坦然一笑道:“隗老哥,这段时日多亏你照顾了,岳某今日先走一步,隗老哥日后定要珍重啊。”

      这中年男子就是临时大理寺天牢里一名不起眼的狱卒——隗顺,他自从干这行以来,见过无数死囚,看了无数生离死别和人情冷暖,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却没想到今日会为一个与自己素不相识的人流泪,毕竟这个人就是名震华夏的大英雄岳飞啊。

      “岳爷!您......您这是何苦啊,您就认个怂,保全一条命也好啊,何必.......”

      岳飞打断了隗顺的话,说道:“隗老哥,有些事情,是豁上性命也不能退半步的。”

      “隗顺,你磨蹭什么呢!赶紧把人犯押到刑场,耽误了时辰,相爷责问下来,你担得起吗?”身后万俟卨那可憎的官腔再次响起。

      隗顺一直躬着身子站在岳飞身后,这不是在押送,而是在践行。

      ...........

      “飞已正法!万事归天!”传令太监高声呼道,此时的大理寺牢内一片悲呼怒吼,所有人都知道——岳飞已经就义!

      距离大理寺十几里的一处府邸,此时灯火通明,这座豪华别院的主人今夜则是反复难眠。

      “老爷,蒋大人来了。”婢女进入卧房,对端坐在茶案旁的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施礼道。

      男子重重的咳嗽了几声,然后无力的摆摆手道:“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一个全身披挂、面容阴冷、一身肃杀之气的男子走了进来,刚一进屋,便单膝跪地,抱拳拜道:“卑职蒋元充,问相爷安好。”

      男子抬起了头,他的脸色木青,毫无生气,灰白相间的胡须挂在脸庞,脸上的皱纹看起来是那么的狰狞且僵化。他的双眼因为操劳和疾病布满血丝,但其中透出的黑暗和毒恶却一直在昭示着他的身份——秦桧。

      他就是秦桧,如今宋朝的宰相除了皇帝之外全宋朝权力最大的人。如果皇帝碰巧不带脑子,那他就是名副其实的权力最大的人。

      秦桧又咳嗽了几声,问道:“元充,事情办的怎样了?”

      蒋元充回道:“回相爷,一切遵照您的吩咐,岳飞、岳云、张宪已经处死,岳飞余党也在发落中。”

      秦桧略带欣慰的点点头。

      蒋元充接着又说道:“不过相爷现在临安城北门外聚集了不少岳家军的兵士,说要进京雪冤情,您看.....”

      蒋元充故意没有问下去,他在等着秦桧给他一个答复。

      秦桧则是喘着老态龙钟的粗气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办,你的手段绝对会处理干净的。”

      蒋元充眼中闪过一丝阴鸷,淡淡的回道:“遵命。”

      .........

      隗顺跪在岳飞的遗体前发着呆。“拉肋”,一种以不断猛击人胸腹部将人活活打死的刑罚,岳飞便是被这样活活打死的。

      寻常人平时闹个肚子都疼的直不起腰,而岳飞方才受刑时,不仅从未弯下身躯一丝,更是连一声都没吭,相反,在就义后还一直怒视着北方,仿佛不甘于自己未能走完的征途。

      这一切,隗顺都看在眼里,他无法理解,是什么让这个一生戎马的名将如此看淡生死和伤痛。自己只是临安城大理寺一名极不起眼的狱卒,若非那昏君奸相执意迫害,自己恐怕一辈子都难以一窥英雄之容,更无缘成为英雄人生最后一段路程上的挚友。

      而今,已经骨冷的英雄就躺在自己的面前,就这么浑身伤痕的被那班恶吏丢在了黑暗的牢狱里。因为昏君已经下旨:暴尸,敢有收尸岳飞者,杀无赦!

      可笑的朝廷,居然对自己的英雄如此的“豪橫”,却对敌人甘愿俯首称臣。这样的朝廷,举国之下估计无人不恨吧。

      想到这,隗顺动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一个在遇到岳飞之前他无论如何不敢动的念头

      ........

      秦桧府邸,一身顽疾缠身的秦桧正在更衣,他换上了行装准备出门,去大理寺亲眼看看岳飞的尸体。

      对于他来说,只有亲眼看到岳飞的尸体,他才能吃的下睡得安,不然,自己将终身活在恐惧里。

      秦桧披上了一件大氅,在蒋元充的护卫和仆从的伴随下出了府邸,准备登上马车。

      秦桧可能没有察觉,但杀人无算、毕生都以血腥屠戮为营生的蒋元充却已然察觉。

      秦府旁边右首十五步处,一阵让人毛孔发冷的劲风袭来!那是一柄半臂长短的单刃直刀,一把专用刺杀的利刃。

      “咣!”一阵清脆且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后,在场的除了蒋元充之外的所有人才懵懵回过神来:有刺客。

      “啊!”,“有刺客啊!”

      丫鬟、下人、家丁,尖叫、逃窜者乱作一团。

      而同样刚明白过来的秦桧更是像一只待宰的禽物一样抱头钻到了马车底部,刚刚有些许平复的咳嗽因为惊吓又吓了出来。

      “真不怕死啊,到相府门口来行刺了。”蒋元充冷哼着说道。

      方才那电光火石的一击,蒋元充宛如食尸鹰一般敏锐的察觉到了。就在刺客的兵刃距离秦桧的脖颈只有发丝间的距离时,蒋元充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对准刺客兵刃一击,竟硬生生把刺客震退了五六步。

      秦桧被这突然袭击吓得脸色煞白,慢慢回过神来后,才一脸堆积愠怒和惊惶的吩咐道:“尽可能抓活的,不行就地格杀,反正估计也是岳飞同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