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宫电影

      “喂,你们这帮家伙瞧不起谁呢?年纪轻怎么了,我羽哥虽然年纪轻,但论医术你们在座的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比上我羽哥一根手指头!”

      宁羽还没说话,一旁的王磊就先气不过还嘴了。

      “呵,现在的年轻后生可真是好大的口气,既然你们这么厉害,那我倒真想见识见识了。”被叫做梁医生的白大褂不屑的冷哼道。

      王磊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却被宁羽拦住了。

      他们是来治病救人的,不是来吵架的,宁羽很清楚对待那种瞧不起你的人,你与其说再多去证明自己的能力,都不如做一件实事去打他们的脸更实际!

      “我知道二位可能不太信的过我,不过我来都来了,总要给我个机会看看病人是什么状况吧?”宁羽面向中年夫妇,神情肃然认真。

      其实中年人本来还真没打算再让宁羽去看的,因为他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连那些比他资历更多的老大夫都瞧不出来,这么一个愣头青能有什么本事?

      不过这是他之前的想法,中年人见宁羽遭其他医生们嘲讽,反而面不改色依旧气定神闲,光是这一份心境就不禁让人佩服,没准儿这小子真有什么能耐了?

      “你跟我进来把!”

      中年人最终还是选择试一试,说罢便带着宁羽两人进到房间里去。

      屋里的床上睡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小姑娘这会儿正眉头紧锁,一脸痛苦难受的表情。

      “爸爸,我好难受呀,我到底是怎么了,会不会死的呀?”

      小姑娘一边用着虚弱的声音说着,一边疼的表情直扭曲。

      “呸呸呸,球球不许乱说话,不管你得的是什么病,就是倾家荡产爸爸也会治好你的!”中年人赶紧握着小姑娘的手柔声安慰着。

      就在这对父女说话的时间里,宁羽已经调动精力将异瞳打开,在小姑娘身上仔细查看了一番。

      “嗯?”

      看完之后宁羽有点懵了。

      因为根据他的观察,这小姑娘体内没任何异常,她的一切指标都很正常,根本不像是一个生病的人!

      “难道我看错了?”

      宁羽集中精力用异瞳再次观察了一遍。

      这次他确定自己没看错,这小姑娘身体好的很,根本一点毛病都没有!

      也就说她这些痛苦难受的表情,以及虚弱的声音都是装出来的……

      “医生,我闺女她究竟是得的什么病啊?”

      中年人的声音将宁羽的心神带回到现实中。

      宁羽并没有直接戳破小姑娘的谎言,而是胸有成竹的笑了笑∶“病因我已经知道了,并且也有办法可以医治,不过这是我的独家秘诀,治疗时需要别人回避!”

      其实宁羽大可以直接告诉中年人,他女儿没得病全都是装出来的,不过要这么说的话,这小姑娘怕是得遭殃了吧?

      “真的么?你真能治好我女儿的怪病?”中年人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当然,我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有把握,劳烦两位出去把门带上,我这来就给她治疗!”

      宁羽微微笑了笑。

      中年人听完激动的赶紧就拉着王磊出去了,临走时还把房门锁上,屋内就只剩下了宁羽和床上装病的小姑娘。

      宁羽先是回头看了下,在确定门被锁好后这才冲床上的小姑娘笑道∶“起来吧小妹妹,不用装了,我都知道了!”

      “医生哥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太懂,我现在好难受。”

      小姑娘故意装出很痛苦的样子,声音的分贝也是拉到最低给人感觉很虚弱似的。

      宁羽哭笑不得,心想这丫头演技还真挺不错,没准儿长大进入娱乐圈还能拿个奥斯卡啥的。

      “行了,屋里现在没别人,我早就看出来你是在装病了,赶紧起来吧!”宁羽笑了笑。

      小姑娘眼皮一紧,明显是惊了下,不过这倒是个机灵鬼,她并没有马上坐起来,而是继续保持着难受的模样躺在床上。

      没准这个人是在诈他呢?可不能穿帮!

      “还不打算起来?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喊你爸妈进来咯?”

      宁羽故意做出要出去喊人的动作。

      见他起身的动作,小姑娘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医生哥哥不要叫我爸妈,我不装了还不行嘛……”

      小姑娘噘着嘴,用着一副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宁羽,像是在乞求他不要告诉自己父母似的。

      “说吧,为什么装病?”宁羽道。

      “因为爸妈老是让我去上各种培训班,我实在不想去,所以就只好装病咯……”小姑娘说的一脸委屈。

      听到这回答宁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丫头装病就只是为了躲避上补习班?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毕竟这姑娘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正是青少年叛逆期阶段,学习上压力又大,难免会做出一些让家长头疼的事。

      她本来就没病,那些医生们自然也查不出个原因来,可他们一个个又不敢承认,生怕被人说是自己学艺不精,所以谁也不敢给个准话,就只是建议中年夫妇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住院,更显得孩子病情严重了。

      说白了,就是一群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庸医,碰上了一个熊孩子,才造成了这么一场闹剧!

      就是苦了这孩子的爹妈,心里不知道得急成啥样了。

      正当宁羽在屋内和小姑娘聊着天时,外面大厅里也热闹起来。

      “尹先生,你这么做实在太冒险了,那小子就是个愣头青,你怎么能让他去医治球球呢?”

      “就是啊,这万一待会儿治出什么毛病来,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那种愣头青一看就是刚从实习医生转上来的,能有什么本事?”

      那些没能查出球球病因的医生们,此刻竟莫名的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挑起宁羽的毛病来。

      球球的病他们都看过了,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谁也查不出来是什么病因。

      既然所有人都拿不准,那就说明不是自己医术不精,而是碰到了疑难杂症,谁的面子都不会受损。

      可现在宁羽却说他查出了病因,并且还有办法治好,就相当于打破了这种平衡,如果真让那小子治好了球球的病,岂不显得他们无能了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