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肉H双处

      似是被自己这番低语惊了神,陆汐畏缩了下脑袋,小心翼翼地地四方环顾,除却店门口双手扒拉着店小二扭过了脑袋朝着自己一个劲儿的笑,至于其他陆汐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只是让他有一股子说不出的不舒服的感觉。

      目光如炬,少年坐如针毡

      陆汐抬了头,远远地瞧了先前的男子一眼,酒肆外的男子已然消了踪影,唯有屋檐上滴滴答答的雪融落地声衬着头顶上的劈里啪啦。

      ——————

      行走在小镇里的一男一女,女子抑不住的左顾右盼,流转美目中尽是压不住的好奇,虽说有着前头这尊大人压着,可这副初入林间般小鹿的模样,只需瞧上一眼便可以断定是实打实的外乡人。

      走在前头些的那位俊朗男子,比之身后的女子却是颇为沉稳,端着副外出游子归家般衣锦还乡的模样,不单单如此,更是对小镇的街道巷路尤为的熟络。

      看罢了陌生风景的女子,莲口微张,似是有一口吞吐着少女韵彩的仙气飘然而起,悠悠然般攀附到了眼前高大俊朗男子肩头,却是传出美妇般的妖娆:“郑大人,这里便是您的龙诞之地?今日一见,确实是可以担一声“卧虎藏龙”!”

      被身后美眷称呼为郑大人的男子并未对她用的“龙诞之地”有些许不满,当今乾元王朝一半的江山都可以说是他亲手打下来的,算来乾阳城里晋元殿里的那把交椅也该是有他一半的。更何况如今乾元帝病重,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至于储帝更是年幼无力不堪重担,而这另一方面,他郑渊不仅仅是功高震主又是已经到了身居相国兼上柱国的官位,算是封无可封的地步,整个朝堂自然也就站成了两方派系。

      俊朗男子一个微微掸肩的动作,便是不做声来。

      郑渊记得身后的女子是岚霞谷的弟子。郑渊和这岚霞谷是有些交易在背后的。

      不过也该是如此,若是郑渊未曾借助那些山上仙人的助力抑或与那些个山上宗门有些交集,饶是他郑渊如今是一位在武道一途上荣登二品,离一品圣品也是仅差了一线之隔的武道大宗师,在面对动辄成千上万的军队时,也不能做到万人敌。

      不过同样的,山上的仙人虽是不食五谷却也仍是需要山下的王朝帮衬着他们统治,贡献些资源以供他们修行,二者倒也算是达成了一种制衡。这也是先前算是山上人的女子这般恭谦的缘由。

      人力终有穷尽时,而这武道一途也是被那些山上仙人所唾弃的修炼法门,若非郑渊当初体内金木水火土五方灵根着实枯竭的厉害,断然是不会走上这武道一途的。不过算来也是因祸得福,郑渊之于武道算得上是天纵之才,仅仅三十余年便是一骑绝尘,入了上品宗师,而今不惑之又三。

      “愈玉儿......”突然开口的郑渊倒是没有急着接续下文,而是四处环顾了一周,最后才是缓缓开口道:“这里比起岚霞谷......如何?”。

      女子听到这句话,不单单是运起自家山门独有的神通,更是搬来了宗主在她临行前传授的一方更为古老的残破法诀。女子掐一手诀,便是以这方掌观天地的远古法门自天外俯视三合镇。约摸过了半炷香的工夫,一只不仅是寻常百姓不可得见更是稍有些道行的练气士也看不着的巨手,像是托举起了三合镇。

      也仅仅是持续了不过半炷香的光景,这一由名唤愈玉儿的女子引动的异象便是悄然崩塌,女子并未发现什么仙府洞窟,也没有探查到更为强大的气息,除了那不远处的江边有一书生打扮的男子约摸有个结晶期的修为,余下的在她这等金丹修为下皆视为草芥。

      至于这种儒释道三教中人结成的丹晶,徒增笑耳罢了。

      而且,比起这等三教中人,女子更是端的惧怕面前郑渊这等武道大宗师的近身,怕是仅需一拳自己便须远遁逃命。

      武道一途攻于己身,求一个百炼成金,自然在这拳脚上的能耐是这些山上的练气士们所不敢轻易接下的。至于这练气士自古以来皆是轻视练武的修士,不单单是寿命上的长短,更多的则是练气士可以修养自身的窍穴,以滋养内蕴的法宝,这其中剑修的杀伤力堪称的一绝顶。体修是不存了缩地成寸的神通的,自然只需有了法宝的阻拦,体修大多未曾近了练气士的身旁便已然身受重创。

      “郑大人,您是不是多虑了?”女子莲步微移,稍稍向前,凑得更是近了些,柔弱无骨得身子似是生不得贴在了面前男子身上,带着魅惑般得声音像是有只纤细玉手拨弄在男子耳根处。

      ——————

      方才还扒拉着店门的店小二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陆汐只觉得他入了魔怔一样。莫名其妙的双手紧紧抱合,小跑地来到温酒的柜台前,小心翼翼地在陆汐面前打开,还一个劲儿地问陆汐看到什么了没有。

      陆汐原先还以为店小二赶了个巧拾弄住了一只赶春蝶,打开一看却明明是一团空气,但也叫店小二弄得神神叨叨,一脸坏笑地看向掌柜的,还调笑陆汐这等能辟谷的仙人莫不是境界太低了?

      ——————

      不久前,刚给学童们放了晚课的齐先生独自一个人待在学塾里,正襟危坐,批改着学童们上交的作业。

      小镇里没有规规矩矩的文房四宝,便是这批改学童们作业的墨笔也是齐先生自己掏了包袱,带了来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批改到了哪位少年顽童的作业,齐先生不禁哑然失言,盈着和煦如桃李春风般的浅笑,末了便是在作业上改上一句,

      稚童伎俩。

      --------------------------------------------------------------------------------------------

      小镇寻常百姓自然是没有空闲来接自家的娃娃上下学堂的,因此下了堂的学童们大多都是如过江之鲟般穿行在街道巷路上。

      立在瓷碗街上的郑渊,看着由远至近的一群稚童,倒是对着身后的女子自言自语:“确实是有了几分从前镇子的模样了”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身后女子报以灿然。

      “倒是没错,这些孩子的灵泉确实全都枯竭了,不过看这迹象倒也不像是后天某些道门的手段,而且奴家方才在此处确实也并没察觉到有何异常之处”后方的女子仍是端得一副轻佻得模样,可这语气却是百般端正。

      郑渊嗤笑一声,视线从远远跑开的学童们身上移开,稍一摆手,便是打住了身后女子的喋休。郑渊不做任何言语,领了后头的貌美女子便是转了个街角拐入了福禄街。

      郑渊便是郑余沈曹四大家里郑家在朝为官的晚辈。

      而这桃花巷和福禄街其实多是有些禁制所在,这是老一辈甚至哪怕是更老的一辈都不曾知晓的事情。至于这些杂乱在陈旧古典里头的旧事,也都是郑渊年幼时无意间打开了父亲书房里的密道,偶然知晓了这些。

      福禄街本就是有钱人家聚集的地界,如今小镇破败了下来,自然也就搬走了许多人家。更何况一男一女两人走了约摸有一盏茶的工夫,福禄街深处的人烟更是稀芜。

      虽不是月黑风高夜,却也是曲径通幽处。

      走在前面些的郑渊突然停下了脚步,身后的女子也一道跟着站定。趁着面前男子转身刹那,名唤愈玉儿的女子莲步稍稍后移,一男一女中间拆开了约有三步的距离,比起寻常武夫的长拳是稍稍长了些的。

      “大人怎么不走了?”,比起眼前的俊朗男子,女子是稍稍有些目不能平视的,美目微抬,女子的眼中似有光华流转,明明一句普通的发问却也是被女子媚骨天成般的姿容变得稍为艳羡。

      “你说呢?”,郑渊双手环胸,稍有玩味地回答道,眼神四处游走,稍有不慎就落在了女子胸前的风采。

      女子吃味的看着郑渊游走的眼神,侧过身子,双手十指互错置于身后,微微前倾,倒是愈发衬得胸前的光景肥硕饱满,半真半假柔声笑道:“荒无人烟,任君采撷,大人意下如何?”,说话间身后的玉手也是了无痕迹的掐了法诀。

      方才还是一副花间老手做派的郑渊愣了一愣,似是被眼前女子的直白乱了章法。虽然在山下的他已然是位极人臣,饶是更进一步登临帝位,在那帮朝中新贵眼中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可只有郑渊自己清楚,他的野心可不仅仅局限于山下一方王朝的帝王。因此若是眼前的女子没有岚霞谷弟子这一身份,哪怕眼前的女子换了乾阳帝的小公主,这一场露水姻缘郑渊也是可以接受的。

      很快便缓了神的郑渊,一改先前轻佻的姿态,沉声道:“在下倾尽半生谋划,孤注一掷于此地,还望姑娘莫要坏了在下的盘算!”

      女子神色不变,反而是俊朗男子深深一躬,倒也落得干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