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 man e99

      调查兵团的入团测试,除了测试战斗能力外,精神意志才是主要测试目标,因此才会有两色药丸供测试者选择。

      教官在查看前来测试的人员信息时,通常会根据测试者的身体素质评估、精神意志评估来决定测试者的测试等级。

      一般来说,1级和2级测试居多,个别能力出众者则会参加3级测试。

      像顾栩这种全级测试,几十年都不一定会出一个,教官看到推荐信上的信息时,差点都以为十一番队故意要搞死顾栩。

      当然,教官不知道的是,顾栩在十一番队并非真正的“新人”,而是一个任务监控目标,所以……十一番队也确实想要“搞死”他,将他的意志完全摧毁,方便进行之后的调查和审问。

      全级测试,自然就不需要从不同种类的诅咒中抽取,而是直接有几率碰上所有种类的诅咒。

      顾栩的运气又比较“好”,一开场就碰上了他最不想碰上的诅咒——恐惧诅咒。

      既然是“恐惧”,那么测试区自然要将环境营造得十分恐怖,让测试者一踏进这里,恐惧情绪自然而然的就爆发出来,从而吸引恐惧诅咒攻击。

      能躲过恐惧诅咒的追杀,逃出测试区,测试合格。

      被恐惧诅咒“杀死”,或恐惧指数达到一定数值,测试失败。

      好在顾栩选择的是蓝色药丸,精神进入测试区,观察员无法看到他的精神世界,只能通过测试仪器的各项数值检测推断他的情况。

      但眼下两名负责观察的测试检测员有些纳闷,这货到底碰上什么诅咒了?还是什么诅咒都还没碰上?怎么数值全是正常值?

      精神世界。

      医院的走廊很长,两侧墙壁上的廊灯就像是暗淡的黄色夜明珠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并且时不时的还闪几下,刻意营造一种恐怖气氛。

      正常人在这种环境下,不说恐惧值飙涨,但至少也不可能一直稳定在0。

      “倒霉……开场碰上恐惧诅咒,这让我去哪找?”顾栩走在漆黑的走廊中嘀咕一句,好好地一个被追杀的剧本,硬生生的被他特殊的体质变成了探索剧本。

      “按照一般恐怖电影的套路,像这种医院中应该会设置不少‘吓人’的桥段才对……”顾栩一边审视着走廊两侧门上的门牌,一边思考是逐间搜索过去,还是直接到下层去探索。

      “要不直接去停尸间吧,保不住恐惧诅咒会喜欢那里的气氛……”若这是那些喜欢作死深夜探索废弃医院的大学生探索团的团队活动,顾栩发表这种言论,分分钟就被踢出探索团了。

      你搁这儿玩呢?

      “标本室?”顾栩在一道门外停下,看着门牌上“标本室”三字,扭动门把,推开门。

      “嘎吱”一声,门刚打开,就见两只像是被剥了皮的血手从门缝中伸出来。

      顾栩反应极快,往后一仰,堪堪躲过。

      那双血手扒在门框上,顾栩等了三五秒,也没见任何动静。

      “就这?”平常能将人吓得恐惧值飙升的惊吓场面,在顾栩这里只配这两个字的评价。

      “咚——”

      顾栩一脚踹在门上,只听一声硬物撞击的声音,门被踹开,门后的东西被撞倒在地。

      借助门内微弱的灯光顾栩看清那双血手的主人,一具被剥了皮的男性尸体,全身淌着血,甚至还可以看到身体某些部位的血管还在跳动,脸上还带着狰狞的笑容。

      “喂,兄弟,你要起来不?”再恐怖的气氛,顾栩一开口,也彻底被破坏了。

      【无皮血尸,暴怒诅咒最爱的玩具之一。暴怒诅咒附身活物时,愤怒的情绪会引起活物血管爆裂,愤怒激使活物剥掉自己的皮肤,造成眼前这类惨状!当暴怒诅咒脱离附身后,无皮血尸会成为无意识、仅靠暴怒诅咒残存情绪行动的“怪物”,行动缓慢,战斗力低下,除了对被它恐怖外形吓晕的人有一定威胁外,就只配当个玩具!暴怒诅咒脱离附身已久,肉质已过保质期,就这卖相,相信你也不会感兴趣!】

      顾栩看了一眼怂眼给出的提示,自言自语道:“爆血管?自己剥皮?暴怒诅咒有点东西啊……不过,这玩意儿再血腥,那也比恐惧诅咒差点意思。”

      无皮血尸的行动确实很缓慢,即使它外貌再恐怖再惊悚,但对顾栩来说,行动缓慢就意味着没有任何威胁。

      在无皮血尸爬起来之前,顾栩就绕过门口进到了标本室里。既然暴怒诅咒脱离附身已久,那么至少代表暴怒诅咒不可能继续停留在标本室中。

      从进入精神世界到现在,满打满算十分钟的时间,竟然就碰上了两种情绪的诅咒。

      但顾栩一点也不慌,甚至准备在标本室里挑选一件“趁手”的武器,干掉某个诅咒,制造附灵武器来“征战”精神世界。

      一来可以趁机了解这个世界的主要战斗手段附灵武器诞生的过程;二来也能对“杀死”诅咒有个更直观的体验。

      首选目标,自然是对顾栩零威胁的恐惧诅咒。

      别人测试是逃命,顾栩的测试则成了他对这个世界规则的“测试”,简直不当人!

      “生锈的手术刀、碎裂的大腿骨、仪器盘……就没个相对正常的东西吗?”顾栩四处翻找,丝毫不理会门口已经爬起来的无皮血尸。

      “——”无皮血尸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似野兽低鸣,又像吞咽食物的声音,在这漆黑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渗人。

      无皮血尸朝着顾栩靠近,一步,两步……

      “劳驾。让让。”顾栩侧身躲过扑过来的无皮血尸,绕到另一边的柜子翻找起来。

      “找到了!”顾栩弯下腰拿起柜子角落的一柄一尺长的铁锤,他弯腰的瞬间,身后的无皮血尸那双无皮血手正好挖了过来,扑了个空。在这样的环境下,不仅没有显得恐怖,反而有些滑稽。

      “咚——”

      顾栩反手就是一锤,直接敲在无皮血尸的脑门上,“咚”一下敲出一个血坑,直接将无皮血尸脑袋砸进一旁的柜子,砸出一个大洞。

      好笑的是,无皮血尸的脖子都被砸得扭曲了,脑袋陷进柜子里,双手还在胡乱挥舞。

      “还挺好用。”

      【感应到诅咒气息,距离这里第三个房间。大概率是暴怒诅咒,气息不强,预估等级在F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