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精品亚洲热综合一本

      梵缇娜瘫在地上,她张大着嘴巴,呆呆地看着光膜之外的世界。

      像她一样的人在仙城之上不在少数。如果说灾难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嘈杂声音的话,那么此时,仙城安静地就像无人生活的城市一样。

      所有的武人停下了动作,他们看着灰暗的天空,看着遮天蔽日同它们一道逃跑的鸟儿们。他们看着无数的飞行魔怪四处捕食。

      因为镇器的威压,魔怪们很少有接近仙城的。就算有,也大都被仙城外奔涌的水之神力解决了。

      但是这些逃难的鸟儿们仿佛忘记了恐惧,忘记了生死!它们惊恐地纷纷扬扬地朝着远方逃离,也不管身边和前方的威胁!

      无数的鸟儿们砸在仙城之上的光膜上,它们撞断了脖子,撞歪了脑袋!它们的尸体混杂着鲜血、羽毛,顺着光膜缓缓下滑!

      无数的鲜血、尸体很快就遮掩了仙城光膜大部分视线。透过还能朝外看的透明处,水铃城的人们能够看到外面飘扬的羽毛,它们有白色、灰色、黑色,少量的时候还有其他颜色,它们就像下雪一般纷纷扬扬,遮断了所有的视线!

      地狱就在人间!就在水铃城人们的眼前!

      水铃城的人们回过神来,他们恐惧了,瘫在地上大小便失禁者不计其数!整座仙城顿时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腥臊味道!

      第一声尖叫声响起。仿佛一个信号,更多的尖叫声喷涌而出,弥漫开来!人们哭喊着,尖叫着,漫无目的地朝着仙城最中心处逃离着!

      他们被这种逃离的氛围感染了!他们忘记了仙城之内还是安全的事实!

      他们仿佛身后跟着一群魔鬼,迫使他们不断奔跑、逃离!

      仙城秩序大乱!

      人们哭喊着、踩踏着,受伤者,踩死着不计其数!大量的帐篷被掀翻、撕烂,在强烈的求生欲下所有人茫然地破坏着阻挡他们的一切!

      但是,下一秒!仙城中心突然爆发了一股极为庞大浩瀚的力量,让所有失去了理智的人们头脑顿时为之一清!

      他们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仙城中心。那里,一道身影站在虚无之上,肆无忌惮地散发着浩瀚威能!

      “都给我安静下来!!!”

      怒吼过后,戏才咬着牙关冷然地俯视着丧失了秩序的水铃城群众,他握了握拳头,又松了下来。

      他一扬手,指着光膜怒喊道:“你们难道没看见这些东西都进不来吗!?”

      “灾难还没能蔓延到仙城之上,你们倒是先没了脑子!看看你们闹得!看看你们周围!什么样子!?什么玩意儿!?”

      人们终于安静下来,他们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四周的呻吟声,看到了杂乱的营地,看到了四处的血迹。

      这些血迹不是天灾造成的,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戏才气的脸色涨的通红,他怒狠狠地盯着脚下的人群。闭上眼,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怒喝了一声:“武人卫队呢!?都死哪去了!?你们忘记了你们的职责了吗!!?”

      武人卫队的成员们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武人卫队,是需要担负起责任的高个子,而不是普通人当中的一员。

      首先是各队的大队长,他们开始联系还能联系到的各队成员,渐渐地,武人卫队开始聚拢。他们面带愧色,但已着手准备接下来的任务。

      “那扎尔呢!?死哪去了!?给我滚出来!仙城这样了你看不到吗!!?”

      在镇器水铃所在的房间内,水铃叹息一声,低声道:“那扎尔,你去吧,那是你的责任。”

      那扎尔还沉浸在低沉的心绪当中,水铃因为曾经是那扎尔的母亲,再加上仙城已经准备了逃离的计划,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让那扎尔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自己的儿子也是人,也有低沉的时候。

      但是没想到,外面能够混乱成这个样子。仅仅是景象,便造成了如此规模的损害。

      在那扎尔准备推开门的时候,水铃出声了:“这一次,你出去规整秩序,让一切回归正常之后,便辞去大队长的职位吧!无论是什么原因,水铃城造成了如此大的损失,你都要担负首要责任!在最紧张的情况下,你没有站在第一线便是你的过失,你已经不能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当下去了。”

      那扎尔愣了一下,他还不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当他飞到天空之上,俯视着整座仙城的混乱场景的时候,他呆住了。

      “你去哪儿了?”

      戏才俯视着他,面色漠然。

      那扎尔抬头看向戏才,但是瞬间,他的注意力便被仙城之外的景象吸引了。他震惊地看着外面的世界,呆呆愣愣,一如之前的水铃城人。

      戏才气的恨不得一巴掌扇在那扎尔脸上!

      他深吸一口气,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平静道:“那扎尔,你的责任呢?”

      那扎尔这才回过神来。他再度俯视了一圈仙城营地,沉默了几秒。他终于明白自己母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职。

      “我会带领武人大队尽快恢复秩序,至于损失的营地,我们会动员人员尽量修好、补足。等到一切回到正轨,我会担起一切责任,这件事后,我会辞去第一大队大队长之职。”

      戏才这才放松了一点。那扎尔事后辞不辞职他并不关心,他只要仙城别在混乱就成。

      “你去做吧。”

      戏才说完,又将目光投向了人群:“至于你们!如果有不服从管理的!”

      戏才一指仙城的光膜:“我就把你们统统扔出去!我说到做到!!”

      他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啊~”

      戏才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青石房子的房门已经被打开,而丹青正站在门外,抬着头呆呆地看着天空。

      戏才没来由地觉得一阵头疼,他喊了一声:“震惊完了没?震惊完了就回来吃饭!”

      然而丹青没有听进他的话,她瘫坐在地上,垂下头,呆呆愣愣。

      戏才不得已,只得走到丹青的身边,想想怎么让这个小丫头回过神。

      “我们能获救吗?”

      等到他走到丹青身边,突然听到丹青低声的提问。

      戏才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想了一下,说:“能。至少,我能够保住你。”

      戏才笑了笑:“当天塌下来的时候,总有高个子顶着。你身边便有我这样的高个子,你担心什么?”

      丹青侧头看着他,她想到了刚刚戏才展现的磅礴力量,终于是在心中积聚了一丝希望。

      戏才揉了揉丹青的头发,以开玩笑的口吻道:“要穿黑色风衣,腰佩长剑的女侠,你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可不行啊!”

      丹青脸色一红,她捂着头发瞪了一眼戏才,终于是彻底回过了神。

      站起来后,她跟着戏才走进了屋子。看着戏才的背影,她问道:“戏才,为什么你看到这样的景象能够这么冷静呢?”

      “因为我看到过更多的悲剧,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戏才头也没回,他坐在椅子上,在桌子上一抚收,桌面上顿时出现了几个食盒。

      “这次雷鸟不在,咱们吃点儿好的!”

      “但是我还不饿。”

      丹青嘟囔了一句,跟着走进了房间。

      戏才打开食盒,一股极为诱人的香味顿时洒满了整座房间。丹青顺着味道看去,结果却只是一盒热腾腾的米饭而已。

      “这是灵米做的米饭,比起普通米饭可要好吃的多!”

      戏才将一盒米饭推到丹青的面前,又打开了其他的食盒。和雷鸟在的时候只有点心不一样,这一次有卤肉、炒菜,而且都是热腾腾的!

      “这些菜用的都是灵草或者妖兽的肉,吃了对身体很好。”

      戏才说完,也给自己打开了一份米饭,接着道:“我也有很多年没有好好吃一顿了,这次也奢侈一把!”

      丹青刚拿起筷子,听到这话,便问:“这些东西很珍贵?”

      戏才回道:“对于曾经的我来说不算珍贵,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万分珍贵了。”

      “这些食材都蕴含着灵力,在这个世界里它们可算是极为珍贵的灵力补充了!虽然这一顿也补充不了多少。”

      “我这些年吃的少主要还是忘了。事实上,作为修者,我可以很多年不吃饭。只是为了不引人注意,所以这些年你吃什么我就跟着吃什么,其实那些食物对我来说也就尝个鲜,没有真正的益处。”

      似乎是回忆起自己曾经在修真世界的生活,戏才安静了几秒,说:“曾经,我曾数十年都不吃不喝,只靠着灵力过活,并习以为常。到这边的世界里,在收养你后,我反而养成了一日三餐的习惯,想想也是不可思议!”

      丹青颇为惊奇地听着,在她看来,完全不吃不喝数十年的生活完全无法想象。她专注地听着戏才的话,将灵米饭送入口中。

      顿时极为特别的香味夹杂着无与伦比的舒适感填满了口腔,她还没好好回味,米饭就已经被舌头迫不及待地推下肠道。

      丹青极为惊讶地看着饭盒里热腾腾的饭,说:“这个米饭真的很好吃!比平时水铃城卖的那种米好吃万倍!”

      “那是糙米!”

      戏才也吃了一口米饭,一口菜。他闭上眼回味着,突然笑道:“现在想想我这十年竟然吃了那种糙米吃了十年也是不可思议!”

      丹青快速地扒着饭。除了饱腹感外,吃这顿食物的时候,她能够感受到身体和灵魂的舒适感。就像是所有的疲惫、辛苦、担心全部消失不见,整个人的灵都变得懒洋洋的,极为放松。

      “这是你最近做的吗?”

      戏才摇头:“这些是我很久很久以前买的,具体什么时候我已经忘了。”

      丹青眨了眨眼睛:“那它们还是热腾腾的?”

      戏才抬头看了她一眼:“你忘了空间戒指?”

      “但凡被放进空间戒指的东西,你取出来的时候和放进去的时候没什么变化。除非戒指坏了,否则多少年都是这样。当然,活物是不能放进去的,放进去绝大部分都会死!”

      “诶~还能这样。”

      丹青抬手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说道:“那这可以帮到第三大队吧?他们负责后勤,如果有这样的戒指,他们就不需要在其他大队调有冰之石的武人了。”

      “你不用担心这个,我已经给了那扎尔一枚,那个空间很大,足够水铃城用了!”

      因为是第一次吃灵米饭,丹青很快就填满了肚子。戏才收好盒子和筷子,坐在椅子上悠闲地休息起来。

      “现在放松不少了吧?”戏才微笑地看着丹青。

      丹青点点头,她侧头看了眼窗外,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吗?”

      戏才嗯了一声,接着道:“我现在的计划主要是远离爆发的那条大裂缝。现在外面的魔怪虽然很多,但是奔逃的动物们为我们吸引了很多的火力,所以目前我们的负担并不重。”

      “但是这种情况很快就会过去!魔怪数量也会有进一步的上涨!”

      戏才双手交叉,说:“我也观察了魔怪很长时间了,有一个特点我们可以利用:魔怪们虽然活动完全没有规律,也没脑子,但是它们似乎本能的在向有着更多生命的区域靠近。诸如沙漠等荒原地区,虽然也有魔怪,但是数量极为稀少!”

      “我准备利用这一点,接下里将仙城飞往平镜海的中心!平镜海的中心方圆五千里以内没有任何岛屿!在那里生活的鱼类要想遇到另外一条鱼,恐怕要游泳几个月!”

      “单单生命密度,那里绝对是最佳选择!那里就是海上荒漠!”

      “这一次地震之后,无尽的魔怪从地底喷涌而出。它们飞向四面八方,首先的目标必然是雨林、平原等生命密度足够大的地方!这个时候平镜海的中心很不引魔怪注意,是个很好的暂时避难场所!”

      “至于之后怎么办,什么章程,还要看水铃城的武人大队在安定下来之后的计划。平镜海虽然暂时相对安全,但是没有岛屿,没有资源。那里除了海水,几乎什么都没有。”

      听到戏才侃侃而谈接下来的计划,丹青这一次是真正的放下心来。平静海的状况她自然知道,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海域,那里以空旷闻名。历史上遇难漂流在这座海上的饥饿悲剧故事数不胜数,被逼得人吃人的故事也不在少数。

      水铃城的人们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