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美妇在线播放

      他回过头来,一脸阳光地看着江伶,“小姑,我爹走了吗?”

      “还没,说是李老四拜托他把他娘接到城里,你说他傻不傻,这种事,一个大钱都不给,还担着风险,他都敢答应,这人平平安安接回去还好,李家肯定不会说什么,可万一路上出一点闪失,李家哥几个还不找你爹拼命。”江伶数落起江大山。

      “我担心你爹,所以请洛老送他一程,到了离城四五里大概就安全了。”

      “正好洛老也要去城里一趟,说好后半夜一起走。”江伶边说边往外走。

      江宁陪着她走到门口,“那我晚上和师父一起回家一趟。”

      江伶意外地瞅他一眼,原来江大山在家时,他可是从来不愿意回家住的。

      “你回来你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江宁目送她过了小河,才进去找师父。

      “师父,您又在捡棋子。”

      在江宁记忆里,师父每年清明时,都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捡一天棋子,他在师父身边九年,师父每年清明都是如此,从来没断过。

      捡完棋子,师父第二天就会出门,一去就是一两个月,江宁每天都会在院子门口等他,他总是踏着红霞,衣衫褴褛的回来。

      江宁记忆中他回来时总是一脸冷漠,只有进到院子里,才恢复往日平和的模样。

      他问过师父,师父只说,“一些本该忘记的事,但为师总是放不下,你最好不要知道,以后也不要再问了。”

      江宁从那以后再也没问过。

      可今天不是清明,师父竟然捡起了棋子,这让江宁心里很不安。

      “师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我陪你爹去城里一趟,可能要半个月的工夫,你好好修习,不要再去山里玩了,最近妖鬼弄得厉害,你这小身板连个野兽都打不过,留着有用的身子给你爹和师父养老吧。”

      “我听师父说过,后山里有养心莲,所以我想帮师父找来,治师父的咳嗽。”

      “傻小子,九品的养心莲,那是圣药,没有大机缘者是见不到的。”洛老平时不咳嗽,只有清明那一天,触动了心脉才会咳嗽,今天他又咳嗽起来。

      “师父,您的旧伤又犯了?”

      “小事。”洛老咳嗽几声,用红色的帕子擦了擦。

      他用红色的帕子,江宁就看不到血。

      “宁儿,你和师父说说,在后山遇到了什么?”洛老很严肃地问。

      江宁拿起桌上的茶盅,一口喝尽,清了清嗓子,他其实是在理思绪,“我在望乡涯上看到一株粉花,开着这么大的花骨朵。”

      江宁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有一个盘子那么大。

      “我从来没见过,也没在师父给我的药典中找到,我就爬下去采了,在粉花边上,看到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洞口处都是藤蔓,我用柴刀砍断藤蔓后,一股阴冷的风从洞中吹了出来,我隐约看到里面有许多白骨,人就晕了过去。”

      江宁边说边注意着师父的表情。

      洛老听到这眉头紧锁,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几分。

      “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两天的记忆都断了,直接我爹追我的时候,我摔了一跤,才又清醒过来。”江宁在这件事上没说谎,因为以他的了解,在师父面前说谎一定会被识破,所以他把这个时间线说的很清楚,一点假都没有,只是把他替代了前任的事给模糊了,也不算撒谎。

      想来洛老也不会想到会发生如此离奇的事。

      洛老捋着花白的胡子,盯着茶盘,久久不语。

      他忽然抬起头来,双眼绽出两道精光,盯着江宁,“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清醒的?”

      江宁没想到洛老一下就抓住了被自己含糊带过的地方。

      他心猛得一跳,表情的变化自然逃不过洛老的双眼,“说!”

      洛老一声冷喝。

      江宁被吓得一个激灵,“师父,你容我想想,我记得有一道白光,把一团黑气给撕扯的稀烂,我就醒了,这段记忆不是我不想说,是太离奇了,说了我怕师父怪我编故事。”

      洛老眼神黯淡下来,背也塌了回去,“这就怪了,中了阴煞的人,不可能还活着,我给你治病时发现你体内还残留着阴煞之气,虽然不多,但足够要你的命,你的时日无多了。”

      江宁心里“咯噔”一下,还真被洛老说中了,自己的寿命只剩下四个时辰了。

      “阴煞是什么?”江宁没问还有没有救,而是想先了解害他的东西。

      “阴煞是最难防的妖鬼之一,他无形无质,人肉眼不可见,为师记得,让阴煞之名盛起的就是北方的太安城被灭,当时大梁国正与我太苍国交战,太安城是北方重镇,城外屯兵有三十万,再往北一点,就是双方交战的战场。

      可一夜之间,太安城和大梁国的北安城及周围的所有兵将都变成了活死人,这场大祸不止我大梁和太苍两国受难,周围的数十小国都被波及,当时正值隆冬,干净的白雪下不知埋了多少枉死之人。

      两国倾其国力,才平息这场妖祸,后来调查发现是阴煞所为。”

      “哪来那么多阴煞?”江宁知道妖鬼存在,但大城周围都是零星出现,最多三五一群,不会太多。

      洛老摇摇头,“这就不清楚喽,不过从那以后大梁和我太苍倒是再没有发生过战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洛老冷笑一声,“这百年的和平是用两国半数百姓的生命换来的,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最近大梁又开始在边境陈兵,而且还是选在北安城。

      我们这边却始终没敢往太安城屯兵,怕再引来一场妖祸。”

      洛老多数时候都给江宁讲江湖上的事,很少谈及朝堂上的事。

      “罢了,管他们的呢,愿意打就打,我太苍何惧这些小贼。”

      “师父,您到底是江湖中的泰斗,还是朝堂上的大佬?”

      “哈哈……”洛老扶须大笑起来,“臭小子,马屁功夫渐长呀。”

      “小子这可是真心话。”

      “小猴崽子,别给你个杆,你就往上爬。”洛老敛去笑意,指着书阁,“去左边最顶上,把那个红木盒子拿下来。”

      江宁拿过红木盒子,这盒子死沉死沉的,他勉强能抱得动,来到洛老身边,把盒子轻轻放到地上,他喘了起来,一屁股坐到盒子边上。

      “你这是受阴煞之气影响,体力变差了。”

      江宁这才回过味来,自己以前没有这么羸弱,他记忆里,前任在后山中,上山攀涯,一点都不费力,现在抬个键盘长的红木盒子就累成了这样。

      洛老眼神平淡,他很少在别人面前流露出真感情,就算江宁跟了他九年,他心里认可江宁,也不会在他面前流露真情。

      这红木盒子是个机关盒,洛老从斜对角推出三分之一,拔下头上的发簪,对着一个小孔斜顶了一下,顶出一个木楔子,再把这个像钥匙一样的木楔子插到前面的孔里,把上面刚推开的盒面复原,轻轻转动钥匙到九点钟方向停下,拔出木钥匙,一掀,红木盒子才打开。

      “师父这里藏得什么宝贝,开个盒子要这么复杂?”

      洛老正准备打开盒子的手停了下来,“宁儿,你说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他开始考校江宁。

      “知识。”江宁想都没想,直接回答了出来。

      洛老老脸上的皱纹都笑了起来,“好小子,能悟到这一点,为师这九年没白交你。”

      洛老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本厚厚的书。

      红色的封皮,黑色的大字写着《伏妖传》。

      “此书乃是我师父给我的单传本,你刚不是问我是身在江湖,还是朝堂吗?其实这世上,不分江湖和朝堂,江湖即朝堂,朝堂即江湖。

      为师为什么不让你再去应试?

      因为没用,考得再好,也只是一个高级书办,再努力也只能是在中层打滚,想再进一步,是不可能的。”

      江宁不太理解洛老的话,他脑子转了一下,“是不是这世上应该以武立世?”

      洛老摇摇头,“如果只是一个武夫,也不可能上到高位,最多是别人牵着绳子溜得一条狗。”

      江宁看着洛老,静待下文。

      “你性子虽然跳脱了些,但该稳的时候,能稳下来,这是为师最满意的地方,不像你爹……”洛老略顿了一下,“不提那混蛋。”

      “为师教了你九年,意在养识,现在你文道、医道也是双绝,并不比大世家的子弟差。你的木雕技艺也不错,最少表面能识物了。”

      “啊!师父,我的雕工可是栩栩如生,您不是说在城里卖得非常好,喜欢的人也多?”

      “哼,栩栩如生!别糟蹋这四个字了。”洛老把手中的厚书丢给江宁,“这世上有千万种职业,为师这一派习的是木偶术,以木偶立世,俗称木偶师。”

      木偶江宁并不难理解,前世有许多人喜欢娃娃,小到手办,大到可以充气的,硅胶的之类品种繁多。

      不过多是死物,也有智能机器人存在,不过很少见,也没有普及开。

      “木偶师在整个万法大陆都是一个稀有职业,但能叫上名字的木偶师,都是一方强者。你继承了我的衣钵,就要好好修习,不要辱没了这个职业,懂吗?”洛老很严肃地说。

      江宁端坐好,“师父放心,小子一定为师门争光,为木偶师这个职业添彩。”

      洛老点点头,“虽然传说万法大陆有八十一种职业,但许多都不入流,我给你简单说说比较有名的几个职业。

      一是御器师,他们用自身的本源来炼器,并以器御敌。他们水平的高低,全看自己炼制的源器水平。

      御器师是个比较独的职业,一般都是同门结伴猎妖,不与别的职业搭档,他们很自负,如果你见了御器师,不要去自讨没趣。

      二是毒师,他们擅于用毒,毒师很危险,就算不近你的身,也可能利用风向、水势等自然条件来达到目的,而且毒师一般都会伪装成别的职业,你与人交往时要千万小心。

      三是医师,这是个大家都喜欢的职业,他们没什么攻击性,却很少会死,但许多毒师最喜欢冒充医师。

      还有机关师、奇门师等等。”

      洛老拿起茶盅,喝了一盅茶,“别的职业说多了也没用,为师只给你介绍这几个典型就行,现在来说说我们木偶师。”

      江宁拿起小壶,给师父续上茶。

      “木偶师是个让人又爱又怕的职业,因为木偶师在制作木偶时,涉及到了附魂,就是给木偶以魂,让死物变活。

      喜欢木偶师的人,其实都是想从木偶师那里得到一具高级木偶来保护自己,因为它们绝对忠诚,永远不会背叛主人。

      讨厌木偶师的人是害怕我们的附魂术,一般木偶师用的是妖兽魂,但也有些木偶师为了追求灵性,而用人魂。

      这种人魂师不止外人讨厌,作为木偶师的我们也非常排斥,因为一旦喜欢上了用人魂,就不会再用兽魂,就是普通人的人魂,也比兽魂的灵性要高。”

      “当然人魂师不会用普通人的魂,因为附魂会带有木偶原魂的一些能力,越强大的魂,能力越高,至于能保留原魂的多少能力,就要看木偶师的水平了。”

      洛老看时间差不多了,没再继续讲下去,“行啦,就说到这,剩下的你在书上都能了解到。”

      “师父,我们是什么门派?”

      “血灵派,一个早已经在历史上被除名了的门派,一千多年前,血灵派是万法大陆最顶尖的门派,睥睨天下,唯我独尊。

      当时血灵派的掌门人不甘于只用死物制作木偶,他产生了一个逆天的想法,就是要造一具活人!

      集血灵派三千精英,花了百年的时间,终于成功了。

      可天道无情,容不下我血灵派的先辈,一场天火,把血灵山瞬间覆灭。”

      洛老并没有经历过那段辉煌,他也是听他师父讲的,所以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他也不清楚,关于血灵派的覆灭,世上有许多传说。

      “记住,除了你我师徒之外,不管是谁问你,都不准说出血灵派之三个字,血灵人是禁忌,就算过了千百年,万法大陆还是容不下血灵人。”

      洛老起身,带着血灵人的傲气,一甩衣袖,向外面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