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小?子在钱免费3

      无底深渊是整个宇宙之中最混乱的地方,是宇宙之中的最低层,混乱意味着熵增,终有一日,当宇宙走向尽头的时候,无底深渊将吞噬整个宇宙。当然,这个时间单位是以亿万年记的,和目前的萨洛蒙没有半美分关系。

      之所以用美分来形容,也完全是因为萨洛蒙现在正位于纽约,贝优妮塔购买的公寓当中,因此入乡随俗地使用了这个货币单位。

      真是见鬼,魔宠不应该是法师的小宝贝吗?为什么他的魔宠会对贝优妮塔如此亲近?当萨洛蒙走进公寓的时候,就见到贝优妮塔正在把一盘子鱼肉放到餐桌上,而柴郡猫正站在椅子上,两只圆乎乎的前爪搭在桌子上,跃跃欲试地想要尝上一口。

      萨洛蒙将胖猫捞了起来抱进怀里,走向了客厅的沙发。见美味的鲑鱼离自己越来越远,柴郡猫发出了委屈的喵喵声,通过魔法契约,身为主人的萨洛蒙完全能感受到它心中的遗憾,那些喵喵叫声也并非胡言乱语,只有他听得懂。

      “你可不是真正的猫,你只是有着猫咪外形的精类精魂而已,你不能让外表限制了你的行为。”秘法师掂量了一下怀中的魔宠,他说,“而且,你已经够胖了,我觉得你至少有十五磅重。”

      “喵呜呜!(你这是污蔑!)”

      “你已经准备好探究示巴女王的秘密了吗?”坐在沙发另一端的贞德将红框眼镜架在额头上,“我必须先告知你,示巴女王的存在是魔女一族的最高机密,如果不是瑟蕾莎觉醒了左眼,我们根本召唤不可能将她召唤出来。”

      “那么沟通呢?”萨洛蒙问道,“我询问过菲尼克斯,但它对示巴女王也一无所知。”

      “自从上次召唤之后,示巴女王就属于可沟通的恶魔了,只不过她不像蝴蝶夫人那样容易沟通就是了。”贝优妮塔端着鱼肉走进客厅,从萨洛蒙手中将柴郡猫抱了回去。“小猫,想不想吃这个?”她说。

      “喵!”

      这下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柴郡猫会与贝优妮塔如此亲近了,魔女喂猫从来都是毫无底线的,冰箱里有多少鱼肉,柴郡猫就能吃多少。过去的几天里,天天都是鱼肉派对。

      “所以,你们打算在哪里进行召唤?我建议去镜像维度。”萨洛蒙说,“顺便提醒你,贝优妮塔,不要喂它这么多东西,这只猫是真的会发胖的。”

      “喵呜!(你胡说!)”

      “这一次我们不打算召唤完全体的示巴女王,我们只需要一只手就行了,魔女一族的魔法完全可以做到。”贞德说,“我们不会蠢到在被必要的时候召唤这么强大的恶魔。”

      为了召唤示巴女王的一只手,萨洛蒙开启了镜像维度,贝优妮塔和贞德也换上了战斗服装。事实上,就连贝优妮塔和贞德也不确定这一次召唤能不能成功,因为她们现在并非在于朱比勒斯战斗,示巴女王会不会回应就完全看她自己的心情了。

      “TELOC VOVIM A GRAA ORS TABA ORD AVAVAGO”

      “EMNA OL ADRPAN ADNA ZNRZA OXEX RACLIR”

      在她们念出咒语之后,萨洛蒙转过头去,不去看贝优妮塔和贞德的召唤动作。因为她们的衣服在召唤之时都会消失不见,萨洛蒙的举动完全是出于礼貌。出人意料的是,召唤十分顺利,黑白两色的头发拧成一股钻入黑紫色的召唤术式中,又伴随着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另外一端钻了出来,这只手的手背上有着一个巨大的骷髅装饰。

      最令人惊讶的是,这只手的指尖上正捏着一个小银杯,杯子里装着热腾腾的黑色液体。当示巴女王将手伸到萨洛蒙面前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咖啡香气,示巴女王的意思十分明显,她想要让萨洛蒙喝下这杯咖啡,否则就拒绝沟通。

      “这肯定是报复。”萨洛蒙小声嘟囔,“可我真的不是所罗门王啊。”

      在传说之中,所罗门王一见钟情,爱上了示巴女王,无奈女王把贞洁视若生命,在所罗门发誓不去触碰她之后,她才肯住进所罗门的王宫。一直到离开耶路撒冷的前一天晚上,所罗门王摆下盛大晚宴,为女王送行。所罗门王与示巴女王约定,如果示巴女王临行前不从所罗门的宫殿里带走任何一样东西,他就放示巴女王回家。

      可所罗门王使了个小计策,他让厨师将菜肴做的十分美味,同时在菜里放了大量的盐,示巴女王饱餐后半夜里口渴难耐,偷偷溜进所罗门的房间喝了一瓶水,一直等候在近旁的所罗门王说,“现在你违背了诺言,用了我宫殿里的东西,所以你要答应我的求爱”。第二天分手的时候,所罗门王拿出了一枚指环,对示巴女王说,“我预感你会因昨晚的事生下一个男孩,让他以后拿着指环来找我。”

      果不其然,示巴女王回到埃塞俄比亚之后,生下了所罗门王的儿子麦纳克里,麦纳克长大后到耶路撒冷拜谒父亲,并被封为埃塞俄比亚的第一代皇帝。

      现在示巴女王将咖啡放到萨洛蒙面前,他就觉得这是示巴女王跨越千年的报复——如果这位示巴女王真的是那位从南方来的女王的话,那么拿出咖啡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了。秘法师接过咖啡杯,稍稍吹凉了一些,慢慢喝了下去。

      嗯,咸的,看来示巴女王把盐当做糖来使用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的,这是一场报复。直到喝完这杯无比难喝的咖啡之后,示巴女王才满意地打了个响指,一面硕大无比的光环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这是朱比勒斯身后的光环,是祂位阶的证明,也是贝优妮塔与贞德同朱比勒斯战斗之后的报酬。这枚光环迅速缩小,落到了贝优妮塔的手中。

      紧接着,示巴女王又用指甲轻轻戳了戳萨洛蒙,一个黄金柜子出现在了秘法师面前。

      这个皂荚木柜子由精金包裹,四周镶嵌上了金边,边角有四个金环,两根包裹着黄金的杆子从金环里穿过。整个柜子高68厘米,宽68厘米、长113厘米,在这柜子的顶盖上还有两只用纯金制成的智天使装饰,它们翅膀张开,脸对着脸。

      这是约柜,关于它的故事有很多,但传说中都大致说明了约柜中的三样东西。一是两块约板,上面刻满了十诫;二是一根发芽的手杖,这根手杖是摩西的哥哥亚伦曾经用的;最后一样东西是一个金子做的罐子,罐子里藏着代表基督的隐藏的吗哪。并且在传说中,触碰约柜的人将会死亡,就如同想要扶持约柜的乌撒,还有围观约柜的非利士人。

      据说约柜曾经放于所罗门王兴建的耶路撒冷之中,位于圣殿内殿,直至公元前6世纪才神秘失踪。也有传说,是所罗门王的儿子麦纳克里冒着生命危险,在耶路撒冷陷落之前转移到了埃塞俄比亚,也就是示巴女王的故乡,若是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约柜出现在示巴女王手中就不足为奇了。

      如今这个柜子再次出现在萨洛蒙面前,他却不敢去动——谁知道这柜子上有什么力量,还是先让至尊法师看看为好。秘法师转动手指,约柜下出现了一个传送门,他将约柜传送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里。见萨洛蒙没有立刻打开约柜,示巴女王颇为无趣地挥了挥手,单方面结束了召唤。

      ————————————

      “所以,这就是你的收获?示巴女王送给你的?”至尊法师对约柜起了极大的兴趣,对于放在一旁的朱比勒斯的光环却不屑一顾。尊者问道,“你所获得的知识里,有关于约柜的吗?”

      “没有。”萨洛蒙说,“我不曾触碰过这柜子。我想,面对这种不知作用的魔法器物,还是不要随便触碰的好。”

      “这很明智,你是以色列人,随意触碰柜子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尊者说,“就算不是,这种级别的魔法物品还是放在圣殿为好。”

      “可是我并不信神。”萨洛蒙说,“难道就算如此,我也碰不得吗?这世间没有能打开这东西的人了吗?”

      “这上面的力量可不会管你信不信,而且,我认为那力量是有着身份识别功能的防盗措施。”尊者说,“等到你全部掌握了圣痕,再来尝试开启这约柜吧,到时你将会是弥赛亚,其中的物件将会重现。我想,那柄发芽的杖对你来说可能很有用。”

      “但我不想司祭司之职,我认为那没有必要,”萨洛蒙说,“上帝又不在这。我想那种级别的神明根本不需要人类的信仰,还是说,是为了体现神的权威才会制定这么多条条框框,我总觉得这是官僚主义的作风。”

      “我想你也只能在卡玛泰姬说这话了。”尊者笑着说道,“我们的最大宗主是永恒大神,如果你能获得永恒大神的承认,那么就算你在天堂门口说这话也没人敢对你动手。你想要当至尊法师吗?”

      “老师,为什么您会觉得我想要至尊法师的位置?”萨洛蒙摊开手,他说,“好好偷懒不好吗?魔法是学不完的,至尊法师的位置只会拖慢我的学习进度。”

      “还有打游戏的时间。”

      “您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呢,老师。”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选择已经选好的继承人,那是维山帝指定的继承人,我只希望你不要和他发生冲突。”至尊法师说,“他生活在科学的世界,对于魔法会有些难以接受。”

      “谁?”萨洛蒙明知故问。

      “他。”至尊法师的手中出现一个幻影。

      “哦,我知道他。”萨洛蒙说,“夏洛克·福尔摩斯,伦敦最出名的侦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