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实际上,从于念解除水盾术开始,金一仙就开始准备了,在准备火弹术的同时,他已经在酝酿致命一击。

      等于念彻底爬出沙坑,准备应对火弹术时,他的风雷剑已经飞到眼前了!

      这有赌的成分,不过,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于念太相信白泽骨的作用了,甚至临危之际还漏出部分心思放在白泽骨对风雷剑的分析上。

      白泽骨的作用的确很大,能帮助判断对手法术的元气属性,从而可以针对性的破解,堪称低阶修士的神器。

      但也导致对瞬息万变的战斗不再敏感,对斗法时机的判断产生延误,这才是于念失败的根本原因!

      不过现在是打扫战场的时刻,金一仙早就发现了白泽骨,稍一辨认,知道是一件下品法器。

      以他的见识,尚不能判断白泽骨的具体功用,但既然是战利品,不妨大大方方收下。

      且不说金一仙正饶有兴致地把玩白泽骨,城界外却吵翻了天。

      晏季明气势汹汹的向南箫问罪:

      “我不服!我只是想进去替于师兄取回法器而已,上人如此偏袒自家弟子,有失公平!”

      “上人容秉,弟子以为,双方比斗结束,还须空出些许时间,既容守擂者喘息片刻,也让攻擂者有准备之机。”

      妫君脸色阴冷,炼气圆满组她是第三个上场,按照原来的打算,基本可以看到九幽弟子与极道弟子攻守互易。

      只是没想到,半步筑基组和炼气圆满组的首场比斗尚未结束,炼气后期组就连输了两轮,第二人更是刚进去就被打了出来。

      而且城界空间封闭、于念晕厥、晏季明说不出多少有用信息,这让自诩智计过人、谋定后动的妫君如何能忍受?

      另一边,极道仙宗的弟子则有些错愕,尤其是追随萧敬的世俗弟子,他们不少人往日可没少羞辱金一仙。

      若不是春生谷内不允许弟子们互相比斗,早就向他约战擂台了。

      而其中几人却是特例,像郑通书等四人,过去在金一仙手里吃了一个大亏,至今内伤未复,如今再见他连胜九幽弟子,不禁互看一眼,面带苦涩。

      当然,其他人对金一仙成绩虽感十分惊讶,但毕竟是给自家宗门涨了脸面,不由嘘声起来:

      “什么上品宗门,魔道魁首,两个废物而已,乖乖认输吧!”

      这时,南箫轻喝一声:

      “肃静!我有言在先,尔等是取法器也好,欲得渔翁之利也罢,一上擂台,即开始争斗!”

      晏季明眼中怒火熊熊,他也承认,若拿回兽骨时看那守擂者疲敝不堪的话,是不介意顺手取而代之的,于是上前道:

      “纵使弟子输了,那于师兄的法器总该归还吧?岂有强占之理?”

      南箫却是漠然道:

      “尔等欲取回法器,再派人进去挑战便是,休做小儿之言!”

      说罢,袖子一挥,城界门户洞开,虚位以待。

      妫君银牙咬碎,见炼气圆满组还没轮到自己,寒声道:

      “桃宓师弟,你下一个上,不要留手,用出你的底牌!”

      桃宓眼神中透出一丝凶意:

      “师姐放心,敢愚弄我九幽宫弟子,我定叫他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金一仙此时等得无聊,第三位挑战者迟迟不进,让他有些烦闷,这城界还是偏小,感觉像是被关进笼子一般。

      “第三个来了,你准备好!”

      南箫的声音突兀响起,城界入口缓缓透出一道人影,逐渐凝实。

      金一仙想也没想,一道流沙术朝来人脚下放去。

      不料陷入流沙的是一具长达丈余,高有五尺的虎型骷髅,坐在骨虎身上的是一名脸色阴沉的少年,他手中拿着个不足一握的小铃铛,语带不屑: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这些不入流的法术,也敢在我面前施展?”

      说罢,他手中轻摇,铃铛“叮零”一响,只见骨虎轻轻一跃,便跳出流沙坑,将桃宓放在地上,随后迈步朝金一仙走来。

      金一仙眉头大皱,这几年,他对六花世界各大宗门皆有了详细了解。

      九幽宫和和极道仙宗差不多,内部也是分了几脉,养虫豢兽的、操尸弄骨的、鬼术、毒术、瘴术等等,各有千秋,不一而足。

      从这个攻擂者一放出骨虎,他就知道此人是“魂骨”一脉的弟子。

      这一脉的弟子斗法手段极为简单,也极为难缠,骨兽不同于法器,不需要时常祭炼,只是将妖兽魂魄抽出,注入骨兽内,就可以用摄魂铃操控。

      更上一层的是在骨兽的骨骼上纹刻各式阵纹、符文,令骨兽同时具备法器、符箓、妖兽的能力,综合战力十分强大。

      像这头骨虎,只是单纯注入了妖虎的魂魄,没有纹刻阵纹、符文,因此不用担心它具备诡异的神通。

      然而,以金一仙这个修为,尚不能对魂魄类的器物造成伤害,最好的办法是用大威力法术直接摧毁骨虎枢纽,令妖虎魂魄散去。

      可桃宓不是傻子,这期间一定会乘机进攻,“魂骨”一脉可不是把所有战力都放在骨兽身上!

      “嗷!”

      一声夺魄虎啸,没等金一仙想出什么好办法,骨虎就朝着他一扑而至。

      金一仙轻身术在身,闪身避过,“砰”的一声,火弹术在骨虎的肩骨上留下了一片焦痕。

      骨虎没有痛觉,抖了抖伤处散发的黑烟,又是一扑,与此同时,桃宓的一道地缚术也从地面勃然而起。

      不过,这两击连金一仙的衣角也未碰到,骨虎从他头顶跃过,地缚之绳自他脚下游过。

      他的姿势称不上好看,但颇具实效,虽然灰头土脸,却总能完好无损的钻出来。

      桃宓有些心急,他不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而且妫君有速战速决的命令在,不能拖延,可是他的底牌目前不是发动时机,还需要做个完美的圈套才行。

      一咬牙,他咬碎了含在口中的一枚珍贵暗元丹,开始对他和骨虎同时施展隐形术。

      普通的隐形术只能对自己使用,而且容易被闪光术破解,但用暗元气施展的隐身术能够同时隐藏他物。

      金一仙眼看着骨虎庞大的身形渐渐消失,又瞥见桃宓也随之消失,不由警钟大作。

      急中生智般,一道化雨术泼洒而下,骨虎虽能隐形,却不能无形,顿时弹开了一方雨水,借此之机,他再度勉强避开。

      “铃铃铃!”

      桃宓的摄魂铃在骨虎一次攻击后就会响起,控制它进行下一次攻击。

      金一仙想寻找声音来源,忽觉灼气铺面,知道不好,连忙伏低身体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又蹬腿一扑,才躲开火弹术和骨虎的连番偷袭。

      他暗道侥幸,这道以暗元气施展的火弹术来去无痕,要不是灼热无比,还真躲不过去。

      一时间,二人一兽在城界中你追我赶,东躲西藏,竟生生拖过了盏茶功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