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之神界青娄笔趣阁

      此时极速杀入敌军营地的仇永晨,以最快的速度径直朝一名敌军守卫飞速赶去。

      那名守卫看着浑身是鲜血和碎肉的仇永晨朝自己赶了过来,瞬间双腿一软跌倒在地,但是他还没有放弃了抵抗的念头,双手依旧在艰难的爬行着。

      但是不管他怎样反抗都是徒劳的,仇永晨自从看到他到来到他的身边只用了短短不到三个呼吸。

      仇永晨拿着冰冷的武器抵在那名颤颤巍巍的护卫腰间;如果说在刚刚参战之时他还有一股抵抗之心,那么现在的他在看到同伴被砍成几段之后,依然痛苦挣扎的场景之后,轻狂好胜之心依然荡然无存。

      “现在他哆哆嗦嗦言行合一,他只想活下去。”

      “张家少主的营帐是哪里一个。”

      仇永晨冰冷的声音在侍卫的耳边响起,侍卫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毫不犹豫的将张家少主的位置出卖给了仇永晨。

      仇永晨闻言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随手挥了一刀斩向那名护卫,头也不回的朝张家少主所在的营帐赶去。

      护卫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仇永晨离去的的身影,痛苦的用手拖拽这已经被切割成两段的上半身爬行,精神迟迟不愿消散。

      仇永晨根据护卫所指来到了张家少主的所在的营帐之外。

      仇永晨谨小慎微,来到营帐门口处。

      仇永晨如脚底生风一般,“嗖”的一声,窜入营帐之内。

      躺在床上的张家少主,听到声音如惊弓之鸟,从床上蹦起、扭头朝门口望去。

      正巧刚刚进来的的仇永晨与他四目对视,双方都吓了一跳,满怀敌意的互相打量着着对方,场面陷入了宁静之中。

      张家少主这次看到对方只是个先天大圆满修士脸上并没有轻蔑,反而一脸凝重;他明白此时只要随便一名先天大圆满修士愿意自爆就足以要了自己的命。

      他急忙拿出一张三阶下品攻击灵符灌入灵气激活后,直接朝仇永晨丢去。

      仇永晨见状连忙运转起长生真经第二层,身上的气息已经达到了普通的筑基一层巅峰。

      仇永晨急忙使出自己的拿手绝技“炎火掌”,这些年仇永晨已经把炎火掌修炼到巅峰地步,距离圆满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此时运转起长生经之后,又施展出巅峰境界的炎火掌,这样的威力已经不弱于一般的筑基二层修士。

      被激活的三阶攻击灵符被仇永晨猛烈的攻势,一掌打成了粉末。

      张家少主看到这一幕,一脸难以置信的,怀疑人生道:“你…你只是…一名先天大圆满修士怎么可以会这么强。”

      在说话的功夫期间,仇永晨又是一招炎火掌蜂拥而至,张家少主连忙激活两张盾符成功抵挡住仇永晨的攻势。

      接着张家少主拿出一张三阶攻击灵符找仇永晨丢去,仇永晨匆忙阻挡。

      仇永晨虽未受重伤,但也是被炸的灰头土脸。

      仇永晨没有管自身的伤势,急忙一掌朝张家少主所在的地方打去。

      一时间地面炸裂、尘土飞扬,张家少主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混蛋,混蛋”

      仇永晨见状气的破口大骂,一看张家少主就是使用了地遁符逃走的,并且灵符品阶不低,现在已经追不上了。

      仇永晨离开大账,帐外随着在叛变的陈、徐两家修士帮助下,张家及附属势力死的死、投降的投降。

      “人抓到了吗?”

      朝声音望去看到仇苏炎、韩正新二人仇永晨无奈的摇了摇头。

      仇苏炎安慰道:“晨小子,没关系的,毕竟是大家族出来的能没有保命手段嘛!”

      “我这就派人去追。”

      仇永晨见状连忙制止道:“穷寇莫追,当前守住云皇城和城中近万修士的性命才是至关紧要的。”

      此时仇永晨对云皇城将士吩咐道:“将士们尽快打扫战场,回守城池,迟则生变。”

      忽然间,地面剧烈颤抖了起来。

      有修士喊道:“是兽潮??”

      此言一出,众人一脸不可置信,这里放眼望去数十里之内都是平原,仅有的两座灵山还被仇家、戴家占据着;能偶尔出现一两只妖兽还有可能,但这里根本不可能出现大规模兽潮。

      韩正新凭借着自己筑基修为瞬间看清了,赶来的妖兽惊呼道:“是二阶的铁背熊,有三十多只。”

      话音刚落,仇永晨惊呼道:“快撤回城中。”

      “是张家的后援军到了。”

      众人闻言立马跑回城中。

      不一会,一道身着墨绿色的魁梧身影出现在了刚刚仇永晨站的位置,看着灰衣老者的尸体,望向云皇城眼中露出出一缕凶狠之色,脚下的石头咔咔作响,偌大的地面居然出现了道道裂隙。

      城墙上的仇永晨看着刚刚这一幕,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此时身边的刀疤脸陈立辉看清老者的面目不由满目愁容惊呼道:“此…人,居然是张家老祖张天洪。”

      仇永晨心中大骇,能担得起东昌郡张家老祖这几个大字,这个人莫非是筑基大圆满修为。

      一名筑基大圆满想要攻破云皇城用不了多长时间了。

      ……

      此时城外营帐内,张家大长老一脸恭敬的对着张天洪说道:“老祖,我已经派出五弟、十三弟将云皇城团团围住,此外在战场上并未发现少主、陈立辉等三人的尸体。”

      如果有人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倍感震惊,感叹张家居然会派出六名筑基修士,其中更是有一名筑基大圆满,攻打一个资源贫乏的琅琊郡;要知道张家即便加上刚刚突破的张家少主一共才十位筑基修士。

      张天洪点了点头,一副尽在我掌握之中的姿态,说道:“云皇城依然是困兽之斗不足为虑;不过那小子到是聪明知道保命要紧。”

      张家大长老面露凶光,脸色心痛的附和道:“云皇城众人居然敢杀我张家筑基修士,希望少主无碍,不然我定让这一城贱民陪葬。”

      张天洪闻言吩咐道:“去把城外先天境及以上修士的尸体收集起来,这可是喂养铁背熊绝佳食物,不要让费。”

      张家大长老沉重的脸上瞬间露出丰收的喜悦,显然这种事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云皇城三十里外一山洞中,一位衣衫破烂满脸伤痕的青衣修士倚着手中的剑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然后乏力的躺在了地上。

      身边躺着一具尚有余温的疾风豹尸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