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视频号注销需要多久

      第五章周永年

      灵州的灵,其实就是灵吉宗的灵。地处北境,境域内常年多刮西北风,灵州城又处在灵州偏北,作为长居人口数十万的大城,以这个时代平民普遍居住平房,稍微有点条件的人家还要圈个院子。

      大户富商造点假山池塘的建筑风格,整座城池方圆数十里的规模,其实已经算是有一大部分的世家大族,修士传承,将别院建在城外的结果了。

      有钱有势的人,都是优先挑的上风口处建宅,这灵州城中,东城尽是大家族,梁家大院就在东城,单这一家,就占了东城半条主街。

      而南城,天然的下风口,风水上就是煞地,大抵上,有些能力,肯下心思力气的人,挤不进东半城,也尽都朝西面和北面折腾,只南面留下的人,多是走江湖把式的,唱地方戏的,说书杂耍,卖江湖跌打伤药的,半掩门的私妓,烂接客的窑姐,三教九流五花八门,尽是些不入流的散修货色。

      久而久之,人们见着南城住的人,都觉得有一股屌丝味。

      梁庄算是灵州梁家的远房,与当代嫡系,还有那几支在灵吉宗保持显赫的分支,其实已经拉不上什么干系了。

      如今的梁庄,在城中寻摸的差事,也就是在南城集市中,一家杂货店中掌柜,这门差事,还是他舔着脸,在本家那边托人情攀扯来的。

      要不是每年大笔的孝敬送到那边,这差事也轮不到他来做。

      表面上,梁庄的杂货铺中贩卖的,也就是一些散修常用的符箓法器,低阶材料。

      实际上,私下里,这店铺中最大的收入,是出售灵吉宗的的一些特产,当然,出现在这里的特产,多数都是灵吉宗对外限制发售的物品,例如灵吉宗特有布阵宝石灵八珍。

      这一天,梁庄如往常一般,在柜台后面半眯着眼睛打盹,打门口进来一个瘦小的少年,看年纪也就十多岁的模样,进店之后,也不打量,只盯着梁庄,笑意盎然。

      “小道友,需要些什么?”来者是客,梁庄虽觉得这少年,应该不是个有灵石的散修,还是起身招呼了一声。

      “掌柜的,看看此物。”少年伸出一只手来,枯瘦泛黄的手心中,一粒青色的珠子露了出来。

      梁庄眼神微凝,他在这灵州城中经营杂货铺这么些年,自然是有些眼力的,眼前这珠子,应该就是修炼木属雷法的修士,凝练出来的雷珠。

      只是不知道是哪一种,不过无论是哪一种木属,眼前这雷珠的品相,都算上品。

      “小友请容老儿好好看看。”梁庄说着话,伸手接过雷珠,仔细端详了一阵,确定了自己先前的推断。这就是一颗上品的青木雷珠。

      心中稍微计较了一下,笑道:“这雷珠乃是消耗性的宝贝,威力大则大矣,单这一颗,可卖不上什么价格。”

      来的这少年,正是在灵州城中,打听多日的叶秋。

      他在这灵州城初来乍到,自然寻摸不到那种专门交易见不得光物品的地下交易会,好不容易打探到,这家店铺的生意似乎有些门道,他又急需灵石,于是最终还是无奈,需要脱手这雷珠完成原始积累。现在也只能希望,林家那边,不会注意到灵州城中,小小的一笔交易吧。

      “掌柜的说个价格,合适的话,咱们再谈。”叶秋颇有深意的回着。

      “小老儿做生意,童叟无欺,这雷珠这个数,小兄弟有多少小老儿包圆如何?”梁庄翘起两根手指,缓缓说道。

      “成交,我这边一共五颗,掌柜的点点。”叶秋知道,这个价格水分挺大,但是却也不欲太过计较。他一共有七颗雷珠,留下两颗防身,卖五颗能换一千灵石,暂时应该是够了。

      这种买卖他就打算做这么一回了,有了本钱之后,他准备做点小生意,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冒着风险来卖雷珠的。

      交易很快完成,叶秋本打算转身离开,临别之时似乎想起些什么,突然对梁庄说道:“掌柜的,丹方法诀有么。”

      梁庄闻言微微一愣,笑道:“不知小友要的哪种?小老儿这倒真有些丹药原方。”

      修真界历经无数年传承演变,其中物种宝财自然并非自始至终丝毫不变的。

      就说市面上流传的丹药,很多丹方都经过各家的改良。

      有些时候,按照原来的丹方,炼制丹药出炉,可能成本比人家在商店卖的价格还高,就是因为商家的背后,有改良丹方的修士炼丹。

      所以梁庄所说的原方,说白了就是被公布出来,没有经过改良的丹方,这类丹方的价格一般也不会太高。

      叶秋闻言心中欢喜,这几日他在城中闲逛,可不是真的只是逛街,自然也问过不少店铺,要说有丹方的店铺其实不少,但是很多都是在卖那种号称某某炼丹大师的良方,既然是炼丹大师改良后的方子,价格自然是一般人承受不起的,叶秋哪里有那些灵石。

      一番交谈下来,刚刚的一千灵石,又有两百回到了梁庄手中,而叶秋的收获,就是两张低阶丹方和一道低阶法术小云雨诀的法诀。都是大路货,却花了两百灵石。

      出了杂货铺,又在市集上逛了一圈,不动声色的将前几日看好的东西一一购买,等回到住处的时候,叶秋腰间的储物袋中,剩下的灵石已经不足三百,不过在神域内,修炼的各种杂物,已经堆满了一个角落。

      “老鬼头,今日怎么没有出门?”行至院前,见到桂天成正好在门口,叶秋随口打个招呼。

      “嘿,小鬼没大没小,老道正要出门。”这几日两人也闲聊了不少次,熟络了不少,口头开着玩笑也不介意。

      这桂天成除了将房屋出租收些灵石外,平日也帮些店铺,做点炼制灵药材料的活。这个与炼丹不同,就是简单的处理药材,最基础的是利用法力烘干,稍微复杂的还有蒸煮晾晒之类的。

      叶秋见他要出门,自己也径直回了屋中,关好门窗之后,手腕一翻,取出一面圆盘出来,将圆盘放到房屋中央的空地,又取出几面小旗,仔细丈量了方位,将小旗插好。

      这才鼓动浑身灵力,将法力输入中央的圆盘之中。只见随着叶秋的动作,屋子里凭空生出淡淡的薄雾,越来越浓,不一会竟有些伸手不见五指来。这正是叶秋刚刚购买的一个防御性的阵盘,乃是在野外休息的时候,用来遮掩身形的迷阵。这雾气还有些迷魂的功效。

      测过阵盘,又取出一张纸符,灵力催动,无风自燃,叶秋待符纸燃烬,连忙盘腿打坐,运起青雷诀,只觉体内灵力运转之间,较之往日要迅捷一分,心中了然,这引灵符果然对修炼有些效果,如果每次修炼都先用一张,修炼速度估计能增加半成。

      日积月累之下,这半成速度可不简单。

      叶秋又取出几样材料,在手中仔细观察一番,再三确认无误之后,这才取出药杵,一番倒弄,将几样灵草仔细研磨成粉,又取出几样灵材,依次研磨。

      直到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后,才将早已准备好的木模打开,将所有粉末倒入其中,利用灵力反复磋磨,不一会,渐渐成型的,俨然一根线香。

      叶秋又将线香收入神域,利用神域内的神力特性侵蚀。

      一番折腾下来,天色渐暗,叶秋又检查了今日购买的一些东西,心中计较开始。

      身边悄然出现一只神俊的秃鹰,叼起刚制好的线香,趁着无人注意,悄然跃出窗台,窜入空中,朝城外飞去,这灵州城的禁空法阵,主要针对法力飞行的修士,倒是对飞禽没有什么影响。

      秃鹰一路飞行,只片刻时间,已离了灵州城数十里远,盘旋数次,最终落在了一处山村的村口,看着夜色之中,渐渐歇息下来的村庄,秃鹰的眼中,露出一丝精芒。

      这段时间,叶秋可不是光在城中闲逛了,每天夜里,他都将心神依附在秃鹰之上,四处观察,最终选定这个村庄,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周永年所修炼的功法也算是家传,他的父亲只是一名散修,功法也只是低阶的幻灵诀,这是一门幻术为主的功法,没有什么战斗力。

      以他炼气四层的修为,只能在周边一些集市小镇,利用幻术耍些乐子,逗逗孩童妇人,赚些打赏过活。

      年轻人的内心,永远是骚动的,迫于生活的压力,周永年在人前,永远是笑呵呵的样子,但是每次回程的路上,在无人的山谷,他总是对着远山大吼几声,以发泄心中的淤积。

      他所不知道的是,他的所作所为,最近被一只翱翔在空中的秃鹰,看了个清清楚楚。

      他那种不甘的样子,也成了一切的诱因。

      如往常一般,周永年在打坐运转完幻灵诀之后,起身上床休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只是隐隐间,似乎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入鼻尖。

      周永年恍惚之间,好似身在云端,有种莫名的引力,柔和的推着他,缓缓的飘起。

      他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怎样了,就觉得这种感觉很是舒适。直至自己进入一片柔和的白光之中,在那光影波动中,他不知不觉的坐在了一个奇怪的圈椅之中,整个人就好像比掉入棉花之中还要舒适,整个人都被椅子包裹着,而在他的眼前,一面光墙悄然出现。

      在奇怪的光墙上,有各种各样的图画浮现,每一种都比最高明的画师笔触还要清晰,简直就是如实物在眼前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