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的

      徐来是地沟区的一名劳工。

      地沟区是天海城METS划出来的采矿区,主要任务就是采集秘银。当然,有时也会负责处理天海城排放出的工业垃圾和有毒气体。

      它是天海城最贫穷的一块行政区域,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居住。

      徐来自然也不愿意在这里居住,更不愿意天天在这里采矿。

      但他一个城外人,若想进入天海城,进入地沟区采矿是最稳妥的方法。

      乘坐升降机从地底爬出来后,徐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土和汗水,将装在袋子里的秘银原石背在了背上,跳了升降机。

      自从空间裂缝在全球爆发以后,秘银一跃超过黄金,成为最贵重的金属。

      比黄金贵重的多。

      原因很简单,只要在建筑物里掺杂这个东西,就可以降低建筑物里爆发空间裂缝的概率。

      如果完全用秘银建造一个密闭室,那么这间密闭室绝对不会爆发空间裂缝。

      所以秘银实际上便等于第二条命。

      徐来一路小跑,将秘银原石放到了临时储存处,在自己的采集数量的“正”字上又添了一个横杠。

      看守储存处的安保人员看到徐来,摇了摇头,啧啧了嘴巴,“虽说采集到五千块秘银原石可以获得成为天海城居民的机会,但你这样不要命干,身体会先垮掉的。”

      地沟区确实是天海城的一部分。

      但通常情况下,人们说的天海城,是指除了地沟区之外的天海城。

      徐来毫不在意,笑道,“没事,我有的是力气。”

      保安还想再劝,“咱们虽是工人,地沟区也管吃管住,而且地底不会爆发裂缝,这里也没有那些怪物,你何必这么拼命呢?”

      必须要说的是,保安口中的“怪物”有两层含义。

      第一种便是从空间裂缝直接中跑出来的家伙,天海城METS给他们的官方称呼是“异空间生命体。”

      而第二种,则是受到“异空间生命体”异化后的地球生物。他们中的一部分虽然还保存着地球生物的外表,但却变成了只知道破坏和毁灭的突变怪物。

      这些异空间生命体和突变怪物很难用三言两语去形容,它们形状各异,有大有小,有强有弱。但无一例外,全部可以用两个词概括。

      混乱和邪恶。

      听到保安的话,徐来离去的身形一顿,回头,悠悠的道,“你确定,地底不会爆发空间裂缝?”

      面对徐来笃定的预期和锐利的眼神,保安的心里不知为何便打起了鼓,但还想咬着牙道,“反而我从没听说过哪里的地底爆发了裂缝。”

      “希望如你所……”

      徐来说到一半,一队安保人员从他身后跑过,边跑边喊,“那些该死的游民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抢METS的东西。”

      “怎么回事?谁的东西被抢了?”徐来不解道。

      “一处生活区,”保安皱着眉头,似是在回想什么,“对了,是八区。”

      听到“八区”这两个字,徐来原本不以为意的神色陡然一凛。

      旋即,他以最快的速度,朝着生活区八区的方向冲了过去,只留下身后目瞪口呆的保安。

      保安一脸茫然的摸了摸脑袋,“我曹,这小子怎么跑这么快,属兔子的吗?对了,他好像就是八区的。”

      ……

      ……

      徐来采矿的地方离八区并不远,但即便如此,他赶回去的时候八区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他并不在乎自己分到的那些物资,但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放在八区的宿舍。

      目光所及之处,一箱又一箱的大米、食用油、蔬菜被那些蓬头垢面的游民从生活区的工人手中抢夺过来。

      有怒骂声、脚步声、哭喊声、哀嚎声……

      但徐来目光中却有冷意。

      这些“游民”极有组织性和纪律性,他们的人分成三拨。一波站在生活区外面望风,一波进去和工人们厮打,最后一波则是不管工人,冲到工人的宿舍内抢夺物资。

      物资一到手,这些“游民”也不纠缠。抢到了物资的吆喝一声,瞬间,厮打的,放风的,立刻撒开了脚丫子就跑。

      游民哪能有这种素质?配合的如此默契。

      游民哪能有这种胆量?敢抢夺METS工人的物资。

      更重要的是,这些“游民”来的时机极为巧妙。METS的物资运输车每过几天便会不定时给工人们运送一次物资,“游民”们若是来的早了两天或是晚了两天,恐怕都抢不到多少好东西。

      游民哪能有这种情报?物资运输车中午刚走,他们傍晚恰好就来抢夺?

      不过这些“游民”的目的很明确,只是工人手里的物资而已,所以纵然徐来迎面遇上了两三拨人,却没有与任何一人起过冲突。

      当然,徐来现在也没心思起冲突。

      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了宿舍门口后,徐来的目光扫到那个熟悉的角落,心中一个咯噔。

      东西……不在了。

      他感觉到眼前一黑,身体一个趔趄。

      有三个舍友在宿舍内,他们只以为徐来是因为物资被抢走了,一个舍友咬牙道,“那些该死的流民,真是一点东西都没给咱们留下,大米、食用油、蔬菜,甚至连草纸都全给卷跑了,简直像是鬼子进村。”

      另一名舍友恨恨的道,“METS不会放过他们的。”

      喘了一口气,徐来只感觉稍稍好过了些,低沉道,“凳子呢?”

      “什么?”

      “我的凳子。”徐来咬牙。

      “你说你放在床边的那个凳子?”舍友皱着眉头,似是在努力回想,旋即失声道,“也被抢走了,那些流民抢完了我们的物资后,发现实在没东西可搬了,于是就把你的凳子搬跑了。”

      徐来深吸了一口气,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宿舍墙上。

      “混蛋!”

      ……

      这半年来,徐来的“凳子”始终放在自己的床边上。

      他经常坐,舍友也经常坐。

      徐来从不担心自己的凳子会被别人偷走。

      地沟区内,工人们的头顶遍布自循环摄像头,这种摄像头悬浮于半空,并且以太阳能作为能源,十年才需要更换一次电池。倘若现在有人偷了徐来哪怕一粒米,第二天这个可怜的家伙将会被METS赶出地沟区,成为城外一个可怜的流民。

      但他没想到,凳子居然被抢了。

      被抢了问题其实也不是很大,徐来可以从流民手里抢回来。

      但是!

      “流民”哄抢了生活区,METS必然会派人出城进行清缴。

      清缴之后,凳子必然会落到METS手里。

      一旦METS发现了这个东西的异常,对它进行研究,到时候就全完了。

      不,根本不用METS发现,那个“凳子”会迫不及待,如飞蛾扑火一般主动展现自己的异常。

      这半年来,徐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从没对凳子露出过一点异常。骗过了工人,骗过了自循环摄像头,骗过了METS,不想竟然栽在了那些“流民”手里。

      徐来咬着牙,趁着没什么注意他,偷偷溜到了电铁丝网下面。然后脚尖一点地,竟是直接跳过了三米高的铁丝网。

      根据他这半年来的观察,从警戒处到采矿处到生活区,这里是唯一一片自循环摄像头的盲点区域。

      当然,也不是说这样METS就发现不了他溜出去了,METS对地沟区的人员管控极为严格。

      但毕竟能稍稍拖延一下时间。

      ……

      ……

      “特勤处汇报:损失物资如下:大米183公斤,食用油15公斤,盐巴8.5公斤,蔬菜22公斤,猪肉13公斤……地沟区劳工重伤1人,死亡3人,失踪1人,均是在流民哄抢过程中被踩踏所致。”

      “流民在哄抢过程中极有纪律性,初步判断这是城外的组织有预谋的针对劳工的物资进行劫掠,另外该组织似乎知道我们的物资运输车中午给劳工们分配物资,进一步判断地沟区的劳工中可能有该组织的内应。”

      “目前哄抢的游民已经有序撤退,撤退的方向为西南,已经撤退到了我们的监控盲区,汇报完毕。”

      METS特殊勤务处的工作人员做完了汇报。

      这里是一个近乎完全银白色的屋子,屋子里只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他不是做汇报的,他是在听取汇报的。

      他的面前,有数个巨大的全息投影,显示的正是生活八区的景象。

      中年男子的身份很不寻常,他是天海城METS特殊勤务处的处长,张轩。

      张轩皱着眉头,脑海里开始分析这次的哄抢事件。游民不难对付,即便是有组织的游民也是如此,只要不涉及到异空间生命体和那些突变怪物就行了。

      让特勤处和异管处出去清缴一波,什么游民打不掉。

      但,那个失踪的劳工是怎么回事?

      在地沟区的自循环摄像头下,劳工活能见人,死能见尸,不存在什么失踪。

      再加上“游民”们似乎知道物资运输车中午刚刚去过生活区的事……

      “我要那个失踪劳工的全部资料。”

      张轩手指敲了敲桌面,给工作人员下达了命令。

      “好的,您稍等。”

      全息影像上传来特勤处工作人员的声音。

      约莫半个小时后,工作人员的声音再次传来。

      “已查明,劳工徐来,年龄:23,性别:男,半年前因为力大过人特招进地沟区。这半年来一直勤勤恳恳,老实本分,未与人发生过冲突。据他的舍友推测,徐来的失踪可能与他的凳子被流民抢走了有关。在与徐来交好的一名劳工的调查中,我们发现徐来曾多次向该劳工表示过要进入天海城的意向。”

      “另外,我们还发现生活区八区的一个自循环摄像头的电池三个月前达到了使用期限,那是生活区八区唯一的监控盲区。后来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地面的杂草有被用力踩踏过的痕迹。最后我们推断,徐来可能正是从那里跳出了电铁丝网。”

      张轩眉头皱的更加深了,本能的便道,“摄像头电池不知道换,连铁丝网也忘了通电,八区是哪个蠢猪负责的?撤了。”

      工作人员连忙道,“不,张处,铁丝网是通了电的。”

      张轩眼皮一眯,虽然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再次确定了一遍。

      “那里的电铁丝网多高?”

      “三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