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珠理在线观看

      陆夭夭这一届, 正如各峰主长老讨论的那样,天资卓绝的弟不少。

      以往每届新弟有一两个在宗门大比排名往前提升至五百排名,已经称得上优秀。

      文星此次排名如今已提升七百多名,只不过这届新弟取得的名次好些比文星好太, 感觉自己普普通通罢了。

      这届新弟中, 陆夭夭冲到前两百名, 游花海在五百多名,杜千山和朝暮雪还有其他两个冲到八、九百名。

      让一些内门弟不得不暗暗感叹,新入门的这些师弟师妹, 简直太凶残!

      他们心底升起紧迫感,暗暗决定要更加努力修炼,他们修炼十几甚至几十年, 居然被修炼没几年的师弟师妹们打败, 说出去都丢人。

      “算, 不管了。”文星摆摆道,“这次没机会去小秘境, 等下次,下下次,总有一天一定能进去。”

      他们还有一百年的时间有资格去争取这个名额, 这次不行就等以后一定可以。

      文星比赛好几场,有输有赢,以他的名次应该就一千三百名左右范围内。

      每个排名前后的弟实力胶得非常紧,越是往前越是难升排名。

      文星往前十名十五名的挑战,皆以输为告终, 就知道自己难以前进,不过他并不沮丧,还兴致勃勃的到处邀人比试, 然他会被挑战。

      每个弟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可以尽情的与同门弟切磋交流,就算什么奖励都没有,阻挡不弟们的热情。

      文星跟不同弟打几场,就得益匪浅,估计过不久,他就可以升修为境界。

      “嗯嗯,一定有机会的。”

      陆夭夭一开始希望他们能挑战前一百名,等真正开始比试,看到那么场的擂台,解大部分弟们的实力后,她就知道她的想法太天真。

      排名在前五百的和后面排名的弟门实力差距很大,去越级挑战无疑是登月碰瓷。

      光是前一百名,金丹期和渡劫期修为的就不少。

      然有一部分弟年纪超过一百岁,届时会剔出进入小秘境的名额,但得到的奖励资源可不少。

      陆夭夭去石柱那看下排名,乍一眼看前两百的一看都是很熟悉的名字。

      她的师兄们,还有各峰脉的亲传弟,陆夭夭基本都认识。

      陆夭夭他们得空的时候去看前一百的弟们挑战,看师兄们在擂台上的表现。

      别看大师兄万年宅男,他的实力很强,排在第三名,二师兄在第十八名,三师兄和小师兄在五十名以内。

      陆夭夭看到这些排名,心里一个咯噔,她觉得她可能挑战不第一名,许第二名都拿不到。

      如果没有被禁修为她可能还有一拼之力。

      陆夭夭『摸』『摸』手腕,心想要是爹爹在就好了,给她解开禁制让她争个第一好啊!

      不管心里怎么千呼万唤,陆夭夭心知爹爹还在魔界,肯定不会过来。

      如果他要来,应该早在她给爹爹写信后就过来了。

      如今都比赛四天了,还是没看到爹爹的出现。

      不管怎么样,陆夭夭还是挑战第二名。

      她挑战第二名的信息甫一出现在石柱上,就被弟们看到了,他们忍不住议论纷纷。

      “夭夭师妹居然要挑战第二名!”

      “陆师叔居然挑战第二名?!”

      “这能行吗?”有人怀疑,“夭夭师妹的确很厉害,但到底还这么小……”

      “可以的吧,夭夭师妹不是十八岁就金丹期吗?”

      “但不是被尊上禁制了吗?”

      况且,一个人真正的实力不仅仅看修为,还有阅历,实战经验以及本命法器。

      然,强大到令人望尘莫及的程度的另说。

      就打个比方,一个同样修为的修士,实战菜鸟和实战经验丰富的相比,自然是经验丰富的那个赢面更大。

      论综合实力,他们都觉得陆夭夭暂时比不过经历千锤百炼的师兄。

      陆夭夭如今是两百名,他们觉得争取第一百名还有机会,第二名,差距实在太大。

      不过有弟盲目自信,“尊上可也有亲自教导夭夭师叔,肯定能挑战成功。”

      归元宗谁人不知,陆夭夭是继陆君扬之后,唯一一个可以随时去找尊上的人,甚至说,她在尊上那得到的厚待比陆君扬还更甚。

      据说她手里有个传送玉佩,可以让她随时传送到东九峰。

      众弟议论纷纷,大家一致决定到时去看看比赛。

      陆夭夭自是不知晓的。

      到了她比赛时间,她注意到擂台之外密密麻麻的观众,甚至还有继续到来的弟,倒是疑『惑』一阵,怎么观众比以往好多?

      转念一想,排名越靠前的擂台比试,观众就越,就不觉得奇怪了。

      排名第二的是北十二峰峰主的亲传大弟,郁凝。

      她是一名剑修,整个人如剑一般寒凉清冷,锐气『逼』人。她的相貌在修真界遍地俊男美女中只能算中等,最为出『色』的是那一身冷得纯粹通透的气质。

      他人第一眼见到此人,率先就被那身清冷锐利的气质所吸引,无暇注意对方的样貌。

      修真界第一美人桑云思若是站到郁凝面前,那所谓的清冷气质直接就能对比成渣渣。

      陆夭夭刚见到郁凝师姐,就很有好感,她让她忍不住想起父亲。

      父亲亦是一名剑修,陆夭夭觉得剑修很容易跟其他修道区分开来,剑修身上都有一股特质,这种特质是共通的,剑修身上独有的。

      陆夭夭见过不少剑修,唯有郁凝身上,让她感受到了与父亲有几分相似的剑意。

      郁凝站在擂台上,衣摆无风自动,仿佛耳边能听到剑身叩击的鸣声铮铮。

      陆夭夭善意的笑容逐渐敛去,小脸绷得严肃,她握紧的小木剑,仿佛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般,不安分的震动。

      陆夭夭的武器是小木剑,并非是之前宗门为她量身打造的小剑,而是父亲亲手做的生日礼物,由万年雷击木炼制而成,剑身布满纹路,繁华顺畅,是攻击和防御一体的铭文。

      陆夭夭如今不是曾经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只以为是单纯的小木剑玩具,她知道这把小木剑是法器,甚至不比剑修的本命剑差。

      郁凝已经祭炼出本命法器,名为凝霜,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剑身,其实并不普通。

      陆夭夭用这把小木剑,是对对手最大的敬意。

      果然,郁凝看到陆夭夭的小木剑,没有感觉到被轻视侮辱,寒眸燃起战意,如冰上燃烧的烈焰。

      倒是有些观众,看到陆夭夭拿着一把玩具似的小木剑,十分惊异。

      “夭夭师妹这是知道自己要输,就这般胡闹?”就拿了把玩具一样的小木剑?

      “闭嘴!看清楚说话。”

      在场之人慧眼识珠的可不少,他们多看一眼就认出这是雷击木炼制成的小木剑,上面的铭文纹路更是让小木剑威力剧增。

      哪怕在郁凝的本命剑面前,亦丝毫不逊『色』。

      陆夭夭和郁凝互相行礼,随后郁凝面容一肃,“请!”

      陆夭夭即扬剑飞过去,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快成虚影,大多数弟都没看清他们的动作,甚至有些难以捕捉。唯有修为高深之修士看得一清二楚。

      陆夭夭的剑很快,她循着本能无顾忌,彻底放开打。

      她甚至有种棋逢对的感觉,论修为论实战,她比不过郁师姐,她一开始就被压制着打。

      陆夭夭的眼神明亮灼热,更加激动,在你来我往中肉眼可见的进步。

      郁凝并未将她看做小孩子,而是真真正当成一个对。

      整个擂台剑意纵横,陆夭夭置身其中,整个人战意凛然。

      这是陆夭夭打得最艰难也是最认真的一次。

      好几次她差点跌下擂台,惊而险。

      陆夭夭好歹被魔尊和道尊教养十几年,哪怕她只是筑基后期修为,对上金丹中期已然领悟出剑意的郁凝亦没那么快落下风。

      她毕竟还有金丹期的底。

      围观弟看得目不转睛,不自觉屏息,他们看得热血沸腾。

      郁凝可是除陆君扬外最厉害的弟,不到两百岁的年纪,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陆夭夭竟然能和郁凝的全力以赴下坚持这么久,不得不说真的很厉害。

      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在场的弟们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看着擂台,丝毫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他们自然没有注意到,广场的高殿屋檐上,站着一个人,艳红的衣摆随风而动,墨『色』的发丝轻扬。

      他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漫不经心的眺望前方,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太虚镜从屋檐一晃而过,并没发现上面有“人”,唯有姚九霄注意到魔尊陆清予的到来。

      陆清予仿佛觉察到无不在的神识,他神『色』淡淡的一撩眼皮,回以漫不经意的一瞥。

      坐于极峰雪山之巅的他眉峰不动,神识遍布整个南广场。

      姚九霄在“看”陆夭夭的比赛。

      虽说他万不管事,但今时不同往日,这次的宗门大比有他家小崽子,姚九霄自然会默默关注。

      在姚九霄眼里,小崽子的道行远远不够,这两三年专注炼丹,对于修剑没有那么上心,跟三年前比没多大长进。

      这场比赛的结局在道行高深的大能眼里毫无悬念,小崽子会输。

      纵是一样的修为,修出剑意和没有剑意的修士差距宛如天堑,小崽子打不过对手。

      果然,最后陆夭夭败了。

      剑修还有一个特质,就是越到战斗后面,越能爆发潜力。

      而陆夭夭到了后期『露』出疲态,棋差一招,输。

      围观的弟们久久没说话,他们仍震撼着,仍沉浸在精彩的比试中。

      陆夭夭坐在地上,有些沮丧失落,她输。

      郁凝走过来,朝陆夭夭伸出手。

      陆夭夭仰头看她,刚经历一场战斗,她的清冷气质冲淡不少,眼神还有未灭的战火余温,炽热灼人。

      陆夭夭抬起放进她的中。

      郁凝稍一使劲,将陆夭夭拉起来,她的声音亦带着战意,“期待我们下一次交。”

      郁凝承认陆夭夭这个对,她相信,总有一天陆夭夭会超越她,而这一天不会太远。

      陆夭夭心底的失落一扫而空,对手承认她,说明她是一个优秀的人。

      陆夭夭坚定的说道:“郁师姐,三年后的宗门大比,我会挑战你。”

      郁凝道:“拭目以待。”

      郁凝牵着陆夭夭的走出擂台。

      一声清脆的掌声响起,围观弟陆续回神,他们也迅速拍起掌,十分用力,双拍红。

      掌声久久不绝。陆夭夭往观众台看几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红脸。

      她觉得自己糗大了,她贪心的想要挑战第二名,却没有足够的实力,同门一定会嘲笑她的吧。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

      陆夭夭虽然挑战失败,但她虽败犹荣,他们敬佩之极。

      文星他们在陆夭夭走出来的第一时间扑上起,激动的说道,“夭夭你好厉害呀!”

      “是啊,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杜千山也激动的脸『色』发红,没人比他更懂郁凝的可怕之处,那是个在修为道路上一丝不苟的剑痴。

      杜千山身为北十二峰的内门弟,自然知道郁凝并不如表现的那么不近人情,她身为北十二峰的大师姐,兼任管教底下弟的任务。杜千山在北十二峰没少被大师姐摔打。

      他在大师姐下从来没能过二十招。

      陆夭夭竟然能和大师姐过招两个时辰不落败,实在是太厉害了!

      陆夭夭的四位师兄还有陆君扬也在给予陆夭夭最高的赞赏。

      原本还有些主沮丧的陆夭夭被他们毫不吝啬的夸赞夸得脸『色』发红,心变得很高兴。她谦虚的说道:“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陆夭夭长期处于吹捧中,在知道自己有极高的修炼天赋后心里是有些自得的,甚至还有种自己不能的错觉,这次失败反而让她看清自己。

      修真界或许说是三界厉害的人比比皆是。她不过是云云中的一个。如果太过骄傲自满,迟早要被现实教育。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需要以更为踏实的心思走修炼之路。

      陆夭夭比赛是在下午,打完这场比赛已是夕阳西下,晚霞漫天。南广场的弟们渐渐散去热闹的场面变得冷清下来。

      陆夭夭随着师兄们一同回南五峰。

      他们也担心陆夭夭第一次遭受挫折,心里不高兴,便变相的开解她,陆夭夭看出师兄们的心思,笑道:“师兄不要担心,我没事。”

      “失败乃成功之母嘛,等我练好了,我不但要挑战大师兄,而且我还要挑战君扬哥哥成为归元宗的首席大弟!”

      莫子闻听到陆夭夭的豪言壮志,忍不住『露』出笑容,十分认同附和:“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没多久师兄们离开,让陆夭夭一个人好好休息。

      陆夭夭回房间,给自己吃颗丹『药』,随后打坐调息。

      这次的比赛耗尽了她太心神,他需要恢复元气,以备以最好的姿态迎接明天的挑战。

      她像是有感应一般,突然睁开眼,然后就看到姿态惬意的坐着的红衣男子。

      陆夭夭眨眨眼,猛地飞扑过去,“爹爹啊!”

      陆清予单将陆夭夭抱起来掂掂。

      陆夭夭丝毫不介意,她两划拉几下,揪住陆清予的衣服。

      “爹爹你终于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呀?你有看到我的比赛么……”

      陆夭夭吧啦吧啦碎碎念,陆清予没有丝毫不耐,虽说一直和小崽子保持通信,但到底两年没见,此时正是父爱如山之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