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h游戏在线玩

      “东野……君?”

      看着站在巷口这个有着清秀面容,瘦削的材的青年,毒岛伢子有些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哟~晚上好啊,毒岛同学,要来一罐咖啡吗?”

      抬手打了声招呼,东野曜走进了偏僻的小巷中,瞥了一眼那躺在地上哀嚎着的醉鬼,他从便利袋中取出一罐咖啡递到了少女面前。

      “……谢谢。”

      虽然出于教养她应该拒绝,但当看到面前这个青年脸上露出的些许笑意时,她却鬼使神差的接过了这一罐咖啡,同时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道了一声谢。

      然后场面陷入了安静,整个小巷中只余下那个遭到重创的醉汉的哀嚎声。

      毒岛伢子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木刀,又看了看自己另一只手上下意识接过来的咖啡。

      最后她的目光缓缓落向了小巷角落里那一瓶倒在地上,瓶身上带着擦痕的大麦茶,整个人怔了一下。

      接着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了身旁正蹲在地上检查着醉汉伤情的青年。

      “唉~大晚上干什么不好非得去喝那么多酒,自己自制力差还这样做,这不是在给给自己找麻烦吗?”

      “而且,能一个人在晚上提着木刀走在这种偏僻小巷里的人,你也不想想,这是你能惹得起的吗?你这还真就是酒壮怂人胆呗?”

      “不过,这么说起来你也是真的够虎的,明明隔了一条街就是毒岛道场,你大晚上还敢在这附近袭击提着木刀的,啧啧啧,该不会你真信了那句,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吧?”

      嘴上絮絮叨叨的,东野曜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这个醉汉的伤势,在确认了这个家伙并无大碍之后,他扭头看向了一旁定定的发呆的毒岛伢子。

      “毒岛同学,这个家伙的伤势并无大碍,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不过依照这家伙之前的行为,估计她还得进去一段时间。”

      “……”

      毒岛伢子沉默片刻,然后她突然低头,任由额前刘海遮住了她的双眼,让人无法看清此时她的表情。

      在这之后,她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而后才用一副低沉的声音突然问道:

      “东野君,你对我刚才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看法?没什么看法,只是单纯觉得你需要一个势均力敌,或者更加强大的对手。”

      看着面前垂首,面容藏匿于阴影中的少女,东野曜正色道。

      “可是剑道部里,每天训练……”

      毒岛伢子似乎想说些什么。

      不过,东野曜这边却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她的话:

      “毒岛同学,别自欺欺人了,你和他们有些本质的区别,脱胎于战场的古剑术又岂是应用于赛场竞技的花架子可以比拟的?”

      “说是对手,你扪心自问,自己真的有将他们看成对手吗?”

      “武者尚武,修习了脱胎于战场的古武和剑术的武者则会更加的尚武,但凡是修习古武和古剑术有成的武者都会渴望战斗,而这种渴望长时间得不到渲泄,最终也就会出现失控的情况。”

      “所以我……”

      听完了东野曜这一番话,毒岛伢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没错,每日不间断的修习古剑术,每次战斗训练却都不停的压制自己的战斗渴望。”

      “不断的压制,不断的积累,就好像是一个气球不断的被灌入空气。”

      “直到最后到达极限的那一刻……”

      “嘭!”

      东野曜握成拳头的手猛地张开,口中模拟出气球爆炸的声音。

      然后他看了一眼那不知何时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少女,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炸开,在那一刻任何的压制都是徒劳的。”

      “所以,与其去努力的抑制自己,倒不如找一个强大的对手,将这份对于战斗的渴望全部发泄出来,如此,自然就不会再出现失控这样的情况了。”

      东野曜一番话说完,毒岛伢子依旧保持着定定的注视着他的姿态。

      只不过,不知为何,东野曜发现面前这个少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东野君。”

      毒岛伢子轻声唤道,在东野曜的注视下,她的面色莫名的红润起来。

      然后在抬手揽了揽额间发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朝着察觉到事情好像朝着麻烦方向发展的东野曜道:

      “我可以拜托你以后做我的对手吗?”

      “欸?!”

      东野曜瞪大了双眼。

      对于东野曜的震惊,毒岛伢子并未停止自己的发言,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但是,以你能够靠着一瓶大麦茶击偏我全力挥斩的一刀来看,你的实力一定十分强大。”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剑道的修习必须要有对手的存在,所以,我可以拜托你,东野君,做我的对手吗?”

      说到最后,毒岛伢子又一次伸手揽了揽被风吹散的额间发,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陷入错愕的青年。

      “我……”

      本能的听到毒岛伢子的请求,东野曜想要拒绝,毕竟平时自己其实并没有太多空闲时间,做对方的对手什么的,听起来就很麻烦的样子。

      但当注意到少女的眼神时,鬼使神差的,他点了点头,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同意了对方的请求。

      然后看着少女冲着自己露出大和抚子式的笑容,他抬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东野君是身体不舒服吗?”

      然后当东野曜叹了一口气之后,他就听到来自于少女的关切询问。

      “不,并没有,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我平时可能并没有太多的空闲时间,所以,有时候可能无法陪毒岛同学好好的打个痛快。”

      面对着一脸关切的少女,东野曜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正色道。

      “东野君,以后叫我伢子就好。”

      听完了脸上带着些许苦恼之色的东野曜的话,毒岛伢子微微一笑,然后她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另外,没时间是因为…要拯救世界吗?”

      “欸?!”

      “曜君忘了,你转学过来那一天自我介绍时说的话了吗?”

      “转学那天的自我介绍?”

      “我叫东野曜,梦想是拯救世界,弥补所有我所知道的悲剧,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看出了东野曜似乎真的忘记了自己的那一番发言,毒岛伢子十分贴心的重新模拟了一遍当初某东野先生在讲台上的发言。

      然后,她就看到面前的东野曜好像突然变得更加的苦恼了。

      “那个,伢子酱,之前你是怎么看我的?”

      “怎么看你的?”少女不解。

      “就是,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人?”

      “怎么样的人……”

      顿时,少女明白了对方想问的究竟是什么,于是,在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她给出了评价:

      “一个奇怪的天朝留学生!”

      “奇怪?!”

      “自我介绍时说出了奇怪的梦想。”

      “我……”

      “平日里也不与人交流,只是孤单的坐在教室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子上。”

      “这……”

      “每次一到放学就看不到人,明明学校在郊外,但是校车里从来都不会看到你的身影。”

      “啊这……”

      “最重要的是,你好像经常出入那些传出都市传说的特殊地点,而且,经常性前一秒刚看到人,下一秒就突然消失,就好像幽灵一样!”

      说到这里,毒岛伢子的脸上也是不由露出了些许探寻之色,看着面前的青年好奇的问道:

      “所以说,曜君该不会真的是传说中的幽灵吧?”

      “就好像刚才,我要是没记错,在之前我可是一直有留意巷口位置的,然后,直到你丢出那一瓶大麦茶之后,我才你突然出现在那个位置上,果然,曜君很奇怪呢!”

      东野曜:……为什么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自己很奇怪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