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房播播

      温灵心想,自己真的呆不下去了。

      她眼前这两人,已经喝了十多壶酒了!

      “师哥,我说你够了啦!别再喝了!”

      “是男人,就得喝!不醉!不罢休!”陆落醉醺醺地回答道。

      “陆兄好酒量!说得好!不愧是我徐伟认定的男人!我要把你当兄弟!兄弟。。。”

      说完,徐伟就倒下了。

      “哼哼!果然比我差远了!”陆落得意的说。

      温灵:“你是几时认识他的?为啥你没对我提起?”

      “唉!你以为我想吗?我是误打误撞认识他的。。。”

      八年前,逍遥派阴阳殿。

      逍遥派乃中原江湖里门派的大门派,其门派掌门在每次华山论剑时一定会上排行榜。

      阴阳殿位于长安城外不远处的行宫,是逍遥派的地盘。

      这阴阳殿就很有意思了,在风水方位来说,阴阳殿的位置是门口为阳,后门为阴。

      活人从正门进,而后门则是封锁的。

      这也和逍遥派为道家门派有关联,虽然逍遥派不是道家里最大的门派,但是气势上却不输其他门派,这也是逍遥派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餐桌上,摆着山珍海味,三个人围着餐桌,准备吃饭。

      “这么着急地让关雅新生马不停蹄地来我逍遥,真是对不住,在下自罚一杯。”徐长毅,逍遥派掌门说道,说完后便把一杯酒干了。

      “不碍事,先吃饭吧!过后再讨论。”关雅先生说道。

      两人边吃边聊,搞得小陆落像是个摆设品。他赶紧地扒饭,吃完了想快点离开。

      不一会,小陆落说道:“师傅,我吃饱了。”

      “嗯。”关雅先生应道。

      徐长毅说道:“陆落,如果你觉得无聊,到后花园去休闲一下吧!我们聊完了自然会去接你。”

      “是,师傅,徐掌门,晚辈告辞。”

      陆落拿着剑,跑着去后花园。赏着花,觉得还没关山那里的好看;看风景,却觉得没关山后山的风景美。

      陆落开始后悔了:“为什么要和师傅下山呢?早知道这么无聊,我就不跟老二抢好了!”

      陆落看到一个亭子觉得那里安静,很适合修炼,心想:“反正没事做,去练练内功也不错。”

      陆落走进亭子里,盘坐了下来,摆起练功的架势。

      闭上眼睛,集中精神于丹田,全身放松,不理身外之事。

      不知道是不是少了小师妹和师弟们的烦恼,感觉这次练功特别轻松。

      这时他觉得很安静,很舒服之时,有个人扰乱了他的清静。

      “喂!你!”

      陆落抬头一看,是一位年龄跟他差不多的少年,身高也跟他差不多,这提着一把剑,站在他面前。

      “我要在这里练剑,请你离开。”

      陆落愣了一会,回答道:“我练我的,你在旁边练,不就行了吗?”

      “那怎么行?快走快走,我挥出去的剑气会伤到你的。”

      陆落沉默了一会,吐出了五个有点自恋的话:“你伤不了我。”

      那少年答道:“哟!胆子不小啊!看你这身打扮是外人吧!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

      “我是逍遥派少主徐伟,徐皓天,你连这都不知道,这么在江湖立足啊?”

      陆落现在真的是不耐烦了,若是在关山,他恐怕已经开始舞刀舞剑的了,可毕竟在外面,不敢直接与别人动手,所以说了一句:“少主而已,又不是掌门,放下你的架子,好好练功。”

      “你,你!”

      “你什么你?我有名字的好吗。”

      “我管你是谁,先杀了再说!”

      徐伟执剑,一招“一曲逍遥”,刺向陆落的胸口,可被陆落一掌挡住了。

      陆落心想:“武功还行,跟小十一差不多。算了,很久没人主动找我打架了,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他打吧!”

      陆落加强掌力,把徐伟给震开!

      徐伟顺着掌风,加上轻功,飞上了屋顶。

      陆落从亭子里走出来,对着屋顶上的徐伟喊道:“还继续吗?”

      “哼!我恨不得让你死!接招!”

      徐伟一招“鲤鱼越门”,直接从屋顶跳了下来反手就是给陆落一剑!

      陆落不慌的,只见他拔剑,退了一步,挥了一剑,硬生生地接下了徐伟的一剑!

      阴阳殿。

      “事情就是这样,还请关雅先生三思。”徐长毅说道。

      “嗯嗯,我知道了。”

      这时一个仆人跑了进来,说道:“不好了,少主跟别人打起来了!”

      之后,徐伟不断地使出他们逍遥派的剑法,可都被陆落轻松地挡下或接下了,随着被挡下的次数越来越多,徐伟越来越慌,只专注于进攻,每次挥出去的剑法越来越凌厉,毫无章法。

      “哼!破绽百出!”

      只见陆落用横剑挡下徐伟的直刺,随后给了他一个铁山靠,把徐伟从屋顶撞下去!

      “哇啊啊啊!救命啊!”

      不过陆落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是头往下坠的!“糟了!会闹出人命的!”

      陆落直接往下跳,使了轻功拉着徐伟的手,徐伟安全地降落,可陆落就摔了一跤,左脚还扭到了。

      “发生什么事了?”徐长毅走了过来,关雅也跟在后面。

      关雅走到陆落面前,蹲下来,看到陆落握着脚踝,关雅看了看,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你啊,怎么这么不小心,都扭到脚了。”关雅不愧是温柔的师长,一上来就关心自己的徒弟。

      “没事的师傅,不就是摔了一跤吗?不碍事的!”

      “徐皓天!胆子越来越大了是吧?!为什么要跟人大打出手?”

      “我,我。。。”

      “徐掌门,别为难徐少主了,我自己做错事在先,这点伤,就当做是我的报应吧!”陆落澄清道。

      徐掌门沉默了一会,说道:“那好吧!陆落,你会房间休息吧!”

      “谢徐掌门关心。”

      是夜,陆落躺在床上睡不着。

      应该是没有关山上收悉的流水的关系,无法让他好好睡着。

      叩叩叩,有人在敲门。

      “谁啊?”陆落起床去开门,门一开,看见一位少年站在门前等他。

      “是你?”陆落有些惊讶,眼前这位就是白天和他打上一架的徐伟少主。

      “嗯,是我。”

      “进来说话吧!”陆落把他请来房间。

      徐伟坐在椅子上,低头害羞地说道:“刚刚是我鲁莽,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哎呀没事了,这不是过去了吗?你不用专程来跟我道歉的。”

      “不,我是睡不着,不知道要找谁聊天,我才想起的你。。。”

      “这样啊。。。你想说什么?”

      “在这里,无论比武还是什么,都是他们让着我,没人敢像你那样,敢真的打败我。”

      “我师门里,不认真的,一定会败。”

      “你们关山剑派的人都这么强的吗?”

      “不能说强,是个有所长。”

      “话说你到现在都没自我介绍呢?你我听父亲说,你叫陆。。。陆。。。”

      “在下陆落,字惊天。”

      “嗯。。。惊天动地,有趣。”

      “别笑话我了,门派的人也都这样叫我。”

      “我觉得这个名字还挺有趣的,给。”

      徐伟丢了个瓶子给陆落,陆落问道:“这是?”

      徐伟:“美酒啊!”

      “额。。。我没喝过酒。。。”

      “没事的,喝了它,我们就是兄弟了!”

      那一晚,在两人的欢笑中,添加了几分色彩。

      *来自温灵彩蛋台词:“怪不得变成了酒鬼,原来是他教坏你的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