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玩弄女嫩模

      苏静雅嘴唇微抿,身子不由得颤抖着,那无助的小眼神更是惹人怜惜,在场的人无不看得入迷。

      就连修行了几百年,见过无数女修的林子墨也不由的一征:怪不得能让我留下执念,就连现在的我都能影响。

      说话间,几个黑衣大汉已经将两人围住,步步紧逼。

      林子墨见几个大汉要对自己动手,顿时爆发出一股威严的气势,实质般的杀气涌出:“你们确定要动手吗?”

      几个大汉驻足看向林子墨,眼神方一触碰,几个大汉无不被吓得连连后退,他们确定这是他们这辈子看过的最恐怖的眼神,没有之一。

      不过没有多久,几个大汉就继续行动,不管林子墨眼神如何恐怖,但林子墨的实力只有武师中期,而他们则全部都是武师境的,根本不惧林子墨。

      “哼,雕虫小技。”一个武师中期的大汉冷哼一声,挥拳砸向林子墨,林子墨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出拳抵抗。

      另一边,一个大汉掏出一把匕首,向苏静雅靠近:“苏大小姐,我给你个痛快吧。”

      苏静雅知道自己跑不了,绝望地闭上眼睛,两行泪水划过双颊,身子依旧颤抖着迎接死亡。

      “砰~”林子墨和大汉两拳相撞,一触即开,大汉稳当当的保持出拳的姿势,停留在原地,林子墨则直接到飞出去,撞到了一棵大树才停下来摔在地上。

      林子墨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凝重的盯着敌人,以他现在的肉身实力要干掉这些敌人根本就不可能。

      林子墨本身的实力就比这几个大汉低,再加上他的身体受“黄毒”的摧残,一身实力发挥不出十之七八,空有那几百年的厮杀经验,但在这绝对的实力面前,根本就发挥不出作用。

      林子墨心里想着对策:眼下只能使用神识攻击了,但是现在无法修炼神识,神识攻击用一次少一次,神识可以等以后再修炼,先保住小命再说吧。

      不过正当林子墨要发动神识攻击的时候,一道黑影快速游走于几个黑衣大汉之间,几秒钟后,几个黑衣大汉纷纷倒下,各自脖颈处留下一道鲜红的伤口,鲜血从伤口迸射出来。

      而黑影在几个黑大汉倒下之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林子墨动用一丝神识一扫,发现那黑影正隐匿在几十米之外。

      林子墨通过神识清楚地感知到了那人的面貌,正是他们林家里的一位供奉,上一世的他被大汉打了一拳昏过去了,所以不知道被谁救了,事后他也没去纠结。

      林子墨已经被赶出了林家,而那位武将境的供奉跟他并没有什么交情,也就是说是家族里的人派这个供奉过来暗中保护他的。

      至于半个小时前林子墨被一群人围殴,这个供奉应该是知道不会闹出人命,而且那些出手的人也都是家族子弟,那个供奉不可能将所有人都灭口,一旦他出手就会暴露出林家并不是完全抛弃林子墨不管。

      上一世的林子墨只会吃喝玩乐,被赶出家族的时候,刚好是他动了另一个家族的嫡系女子,所以他一直以为是因为这件事才被赶出家门的,但现在有了几百年的修行经历,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算了,以后再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实力,拳头才是硬道理。

      一念及此,林子墨艰难的站了起来,拿起其中一个大汉的匕首把玩着,走向苏静雅。

      林子墨将苏静雅的下巴托起,清楚地感觉到苏静雅正在颤抖着,他俯身贴近苏静雅,在苏静雅耳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摇头感叹道:“真香。”

      苏静雅听见这声音,急忙睁开眼睛,不知怎的,那张原本厌恶的脸现在是多么的让她欣喜,她的视线绕过林子墨,看见了那几个黑衣大汉的尸体,沉重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不过苏静雅很快又提心吊胆起来了,现在她正跟林子墨孤男寡女在小树林中,以林子墨往常的作风,她这回又是羊入狼口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就听见林子墨玩味的说道:“苏静雅,你刚才答应的事不会反悔吧?”

      “我现在拒绝有用吗?不过你要想清楚后果。”苏静雅并不知道林子墨目前还打不过他,他认为那几个大汉都是被林子墨杀的,那她肯定逃不过林子墨的手掌心,所以她只能搬出背景来唬住林子墨。

      苏静雅说完,假装镇定,抬头与林子墨对视,却看见了那张脸上的眼睛,一改既往的色眯眯,变得无比的清澈深邃,仿佛历经沧桑一样。

      那是她从没见过的眼神,以至于他一时间看得发愣,忘记他们俩几乎已经是贴在一起了。

      “后果?我只知道我要拿到你答应我的东西。”林子墨说着,对苏静雅伸出了手。

      苏静雅双手抱在胸口,急忙往后退去,林子墨则欺身上去。

      苏静雅后背撞到一棵树,已经退无可退,林子墨一手按在苏静雅身后的树,将苏静雅树咚,另一只手缓缓伸向苏静雅的上身。

      苏静雅嘴唇微抿,心里在做着斗争,不过没等她有所决定,林子墨的手指就划过柔嫩的皮肤,将苏静雅戴在脖子上的吊坠摘了下来,然后他邪魅一笑,转身离开了:“记住你欠我一个承诺。”

      林子墨不是对苏静雅不感兴趣,而是他现在打不过苏静雅,虽然苏静雅现在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但是林子墨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果决。

      一旦林子墨动起真格来,苏静雅肯定会奋力抵抗,到时候他打不过,那可就尴尬了。

      苏静雅怔怔地看着林子墨渐行渐远的身影,在他的印象中,以林子墨那远近闻名的“色相”,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但是刚才林子墨看她的眼神非常淡漠,好像对她完全没有兴趣。

      苏静雅此刻觉得林子墨是那么的让他陌生,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好奇的种子就此埋入苏静雅的心中,不过眼下的形势容不得她多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