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映画91传媒

      暴风雨前的宁静,开牌前的两人都好像安静了下来。只是康纳.扎克利有点忘乎所以,赌局还没结束就开始攻击队友。

      一旁的小泉大助脸色难看了一下,也没说什么。现在赌局还没结束,还需要康纳.扎克利。要是赌局赢了的话,自己就能挽回36亿的损失,让这他说两句也不算什么。

      而且最让他恨的人还轮不到康纳.扎克利!排名第一的不用说就是陆绪,排名第二的是李中定。这个该死的南洋吸血鬼,之前为了让他同意赌王大赛就付出了很多,刚刚为了让他同意最后换局,他小泉大助更是足足花了15亿美元.

      “还有什么要说的么?Z国人,说不定这是你今天承认自己是娘们前的最后一句话,因为开牌后你可能会失望的讲不出话来。”手按在扑克牌上,康纳.扎克利作着一副要开牌的姿势,得意洋洋的说道。

      陆绪也懒得和这个SB废话,最后谁死还不一定么,只是伸了伸手,示意康纳.扎克利开牌,道:“既然康纳先生这么迫不及待了,那么康纳先生请吧。”

      听着陆绪依旧叫自己康纳先生,康纳.扎克利一边翻开扑克牌,一边恨道:“希望你待会还能这么嘴硬,C国人。”

      “黑桃Q、J、10、9、8同花顺,C国人,你的牌有没有同花顺,或者4条也行,不会连福尔豪斯都没有吧,哈哈哈。”康纳.扎克利忘形的笑着。

      后面拉斯维加斯休息区和李家休息区,李中定和麦克、小泉大助看到康纳.扎克利翻开的牌,不约而同,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既然康纳.扎克利拿到的是这幅牌型,那么就代表着陆绪拿到的只是一把普通的顺子或者三条,顺子的可能性大。

      “那么请康纳先生你看好了”说罢,陆绪开始一张一张的翻开自己的牌。

      第一张是红桃10,见状李中定和麦克猜测陆绪的牌99%是顺子,果然陆绪翻开的第二张牌是红桃J,接着第三张牌是红桃Q。

      对面的康纳.扎克利看着陆绪翻开的扑克牌和自己知道的一丝不差,心里紧绷的大石渐渐放下。

      第三张牌翻开,陆绪停下了翻牌的手,摩挲着剩下两张扑克牌边缘的记号,看着康纳.扎克利问道:“康纳先生,你知道你做了记号的这两张牌是什么么?”

      康纳.扎克利闻言一愣,他有点不明白陆绪什么意思,记号是他做的他当然知道。做记号在赌术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只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承认的。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康纳.扎克利心里有了一丝不安,刚刚放下的石头又悬了起来。

      陆绪轻蔑一笑,捏住剩下的两张牌的边缘,站起来用力的翻拍在赌桌上,同时大声说道:“那让我来告诉你这两张牌是什么,他们就是红桃A和K。”

      “什么?”“怎么可能”“同花顺”麦克、小泉大助、康纳.扎克利难以置信的喊着,呆立当场。

      被陆绪用力拍在赌桌上的那两只红桃A和红桃K,好像万众瞩目的巨星一样,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人群响起了鼓掌声,今天的赌局太精彩了。这个中国小子最后居然能翻盘实在是出乎了大部分人的意料,虽然这里耳朵大部分人都押了陆绪输,不过作为精英的他们也很理智,不会靠赌博发财,押的不多,小赌怡情罢了,损失了也不心疼。倒是陆绪进退有据、幽默风趣的表现赢的了他们的尊重和认可。

      那些押陆绪赢的人,此刻十分开心,1陪25,只要小押20万,就能收获500万。你要是押了200万,那就能收回5000万,抢钱都没这么快,嗯,当然还要扣税。这一刻那些赢钱的人无比痛恨美国的税务机构,但是人家号称全美最厉害的政府机构,比FBI还要狠,没办法,斗不过人家。

      在梭哈的规则内,虽然黑桃的花色要大于红桃,但是陆绪手里的是红桃A同花,而康纳.扎克利手里的是黑桃Q同花,A大于Q,就像4条A大于4条Q一样。

      康纳.扎克利不可置信的看着赌桌中间的两张牌,一把扑了上去,拿起来翻看道:“不可能,我明明把这个记号做在了黑桃A和黑桃K上,为什么会变成红桃A和K。不可能,不可能。”

      这时康纳.扎克利已经顾不上其他,就连做记号这样的事也公开承认了。

      “也许你弄错了呢”陆绪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回道。

      “不可能,我不会弄错了,更不可能两张都弄错。”康纳.扎克利下意识的否认道,然后似乎他又想起了什么,抬头对着陆绪问道:“那你刚开始为什么不拿黑桃A和K。”

      同样还有很多人想问陆绪这个问题,黑桃花色比红桃大,为什么陆绪不先拿黑桃A和K,难道他已经提前知道康纳.扎克利会拿黑桃Q,还是他看得懂康纳.扎克利做的记号。

      每高手在赌博中的记号都是不一样的,起难度犹如一套军事密码。康纳.扎克利不信陆绪能看懂他的记号,也不信他会弄错两张牌。

      拍了拍康纳.扎克利的脸,陆绪装作很认真的回道:“因为在我们C国,红色比较喜庆,所以相对于黑色,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红色。”

      陆绪这话一听就是假的,更别说他的表情还带着戏谑的笑意。只是陆绪能告诉他自己在他开始做记号的时候把红桃A、K和黑桃A、K换了个位么。

      康纳.扎克利一直认为做在黑桃A上的记号反而做到了红桃A上,原本做在黑桃K上的记号做在了红桃K上。

      所以在康纳.扎克利眼里陆绪拿的黑桃A和黑桃K其实是红桃A和红桃K,这也是陆绪后来三张牌一直拿红桃Q、J、10的原因,凑同花顺。而真正的黑桃A和黑桃K,此刻还在牌堆里。如果康纳.扎克利最后两张黑桃9和黑桃8不拿,而是拿做着红桃A和红桃K记号的黑桃A和黑桃K的话,那么他就是一副黑桃A同花,还是能赢陆绪的。

      只是陆绪会任他拿么?

      任何做记号的方式,在陆绪的念力面前都是小丑,更别说他还有其他外挂。

      从牌堆里翻出了黑桃A和黑桃K,康纳.扎克利颤抖着在手里不停的翻看着4张牌。

      陆绪也懒得理他,拿起投注文件走到到对面,对着小泉大助大声说道:“小泉先生,需要验一下我的投注证明么?如果不的话,那么~你可以派彩了,请问你是转账还是……”

      还没等陆绪说完,坐在座位上的小泉大助便‘哐嘡’一下晕倒在地上。

      ‘额,还真晕了,至于么,也就50几亿而已。’精神力扫了一下小泉大助,陆绪无语的暗念道。不过瞬间陆绪就想到,50几亿美金在现在来说似乎还是挺值钱的。

      在08年金融危机还没发生以前,一美金兑人民币将近要8块,而等到08年金融危机后就只有不到7块了,足足贬值1块多。

      ‘美元贬值这么多,似乎可以用来炒一下外汇啊。’陆绪又暗暗想着。

      拿着投注证明,陆绪走到杰尔.戴蒙面前,把投注证明递给他道:“戴蒙先生,我想现在这份文件应该交给你了。我果然不应该对岛国人抱有希望,就像我不应该对他们会为二战死去的人忏悔而抱有希望一样。”

      岛国人在二战犯下的罪行人尽皆知,只有他们自己‘不知’。其罪滔滔,罄竹难书。

      杰尔.戴蒙接过文件,回道:“我想上帝会惩罚那些不知悔改的人的。”晃了晃手里的文件,杰尔.戴蒙又说道:“说不定这就是个开始。”

      “哈哈”陆绪十分开心的点了点。

      收起文件,杰尔.戴蒙继续微笑着说道:“MR陆,现在有时间和我去喝一杯么记得带上护照,因为我得帮你在我们摩根银行开个账户,这样你才能把你今晚的收获存进去。”

      “SURE,不过还请等我一会,戴蒙先生,我还需要去拿一下我的护照,另外我还一点事情要处理一下。”陆绪笑着回道。他的证件虽然都在空间里,但是现在他可没法正大光明的拿出来。

      “请便,MR陆,你处理好了事情,可以到2801房间找我。”

      “好的,戴蒙先生,我想用不了多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