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就操

      “你如果与人交手,杀死对方,要多长时间?”曾讲师问道。

      “两人生死斗,除非是小孩打架,否则最多两三分钟便能决出输赢来,人体脆弱,一拳下去击中要害便会疼痛难忍,更甚者立马死亡。”

      “没错。”

      曾讲师笑着,拿起剑,在空中挥舞几下,用刺,用劈,用削。

      “与人相斗,不过短短几分钟,命中死穴便能决出胜负,但有谁会将自身死穴暴露。若你有了这把剑,凭借其重量,对方便不存在死穴弱点之说,凡在剑下,皆是死穴。”

      他放回剑,摆在桌上,剑柄推向阿魈。

      “能将几分钟时间,缩短到十几秒,甚至一刹那。如此,重剑无力持久的问题,便也不算多大问题了。”

      苏林也觉得好像有理,若真的将这套理论发展下去,似乎能成为一个剑侠体系。

      “那如果对战十几人二十人呢,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岂不是会被消耗体力,那时便无力再战,被人围困死。”阿魈问出一个问题。

      曾讲师瞟了一眼他,似乎在看着傻子。

      “人多了你不会跑?看见对面有几十个人,赤手空拳你更打不过,在对上时就赶紧逃,别傻乎乎硬拼。”

      “嗯,知道了。”阿魈回答。

      “今天就到这吧,你先回去,晚上再来,学校也别去了,直接来我家,校长那边由我去打招呼。”

      曾讲师直接送客,没留他下来吃饭,可能是舍不得刚才被他砍掉脖子的鸡肉,他还有两个女儿要照顾。

      又去给别人喂鸡,恰巧今天到了发工钱的时候,阿魈拿着工钱回家去。

      这钱是用一种石头代替,经过稍微打磨,便能够当做钱用,就是普通人也能制作,只是这种石头被管控,禁止原料外泄。

      拿到工钱,阿魈想到的是,自己能不能也去打造一把长剑。但想想又觉得不现实,铁太贵,且被高层掌握,少有在市场上流通的。

      想来想去,这钱也不知道该怎么用,如果是以前,他都会存起来,每年去交学费用,但现在学校跟以前不一样了,似乎不用再交学费。

      在外面逛了一圈,便回家去,准备休息一下,保证晚上有精力。

      路过小姑娘家,发现她还没回来,也不去多问,径直回家。

      ……

      夜晚,来到曾讲师那,他就坐在白天那里,他女儿已经睡着,便小心玩弄长剑,不敢将其吵醒。

      “来了,跟我走吧。”

      跟着他出门,沿着路七拐八拐,时左时右,匆匆前进,好似没有目的向前走。

      “我们这是去哪?”阿魈看着他背着拿着剑盒,问道。

      “带你去杀人。”

      两人在一座房子前停下,这房子要大得多,虽然有的地方也是用木头搭建,但有些地方用上了烧制的红砖。

      “这里面有两个人,兄弟俩,都是炼武体的,应该有十年了,力气很大。修炼体魄,凡是认真修炼超过十年以上没残废的,大多难对付。”

      “你知道他们兄弟做了什么?”

      “不知道。”阿魈摇头。

      “他们有虐待幼童的恶癖,曾经暗地里抓住小孩绑住,然后进行折磨虐待,之后又卖给别人当奴隶。”

      “奴隶?”阿魈疑惑。

      “没错,听说好久前是没这的,人人都平等,但时间过去太久,有人积累了足够的资本,不想平等了,想当人上人,于是分出个三六九等。”

      “但明面上没人敢直接把人当牲畜用,于是就弄出一个奴隶制度,有人活不下去了可以卖身给别人,像牲畜一样听人使唤。有的人利用这点,拐卖些人口,带到远点的地方当奴隶卖掉。”

      “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

      “崛起城范围内没人敢这么做,这里厉害的人都是些大人物,时时刻刻有人盯着,一旦犯了错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曾讲师解释,又看了看阿魈一眼。

      “你该出去走走,外面城池跟这里大不相同。”

      说完这些,他打开剑盒,拿出那把剑身弯弯曲曲且十分厚重的长剑,拖着进入房子里。

      “你在这里等着,我先杀了一个,再引出一个杀给你看,让你知道长剑的威力。”

      说完,他走到门前,双手握住长剑,向前猛地一捅,将里面的门栓戳断。

      大门打开,他直接冲进屋里,对着一人劈下,划拉,这人身体从腰间裂开一半。

      还有一人,见自己亲兄弟如此惨状,悲痛欲绝,大吼一声,拳头砸过来,但曾讲师已经杀了一人,便立马退出去,回到阿魈身边,持剑而立。

      “你看着,我怎么与他正面战斗。”

      这人身高马大,拳头握紧犹如烧锅,大臂紧绷能够勒马,双脚一跺尘土飞扬。

      “你是武器派的人?”

      他见杀死他亲兄弟的人手里拿着武器,张望左右,捡起一根柴禾木棒,在地面敲击几下,很结实,砸出几个小坑。

      “我与你们无怨无仇,为什么杀我弟弟,想提前发起战争?”

      “杀你们两人罢了,战争就会提前?当你多么重要啊。”曾讲师没有否定自己是否为武器派的人,毕竟在大多原始人印象里,除了拿石刀,拿其它武器的都是武器派的人。

      “去死,你该死。”这人大喊一声,举棒用力砸下,对着曾讲师头顶。

      “你看着,我怎么杀他。”这话是对阿魈说的。

      苏林也十分好奇,两人之间体型相差便十分巨大,这人用木棒,配上高大体型,竟然有着力劈华山的气势来。

      “我要刺你心口。”曾讲师说道。

      就见他右手倾斜长剑,肘部微弯,侧身并不去躲躲避木棒,这力量太大速度太快,躲避太困难,直接以倾斜的长剑抵住,使木棒由上而过划向地面。

      两人手臂都被震得发麻,一个因为地面反震,一个因为大棒敲击。

      但曾讲师终究是躲过了,轻提长剑绕向身后,剑刃滑向这人大腿,哗啦,裤子连着腿肉被划破,鲜血溅出,又因为剑身并不平整,还带出几块血肉。

      这人大叫一声,木棒向后横扫,发出了“呼呼呼”的声音。

      可惜,曾讲师已经后撤,不在这范围内,等他力气用竭,又发起攻击。

      “注意心口。”双手持住长剑,侧身平握,剑尖向前,猛刺。

      这人惊慌,强行扭动身躯,横扫出的大棒再次扭扫挥过来,打向长剑。

      但这一下却是虚招,刺是虚,实则逆时针画圆,躲过大棒挥舞,以长剑自身重量外加双臂控制,削向这人腿部。

      咔嚓。

      血腥画面出现,腿部被削下,鲜血止不住流。

      “啊,我的腿。”这人痛喊,啪嗒一声倒在地上,手里木棒掉落了,拼命捂住断口处,血流不止。

      “你骗我,偷袭。不是心口。”

      “兵不厌诈。”曾讲师说道。

      接着回头,看向阿魈说道:“怎么样,不到一分钟吧。”

      “好。”苏林反而称赞。

      这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剑侠时代快到了吧。

      剑侠有了,仙侠还会远吗?

      到时候回到外界,我仙侠,御剑飞行,仙剑一出千里外斩你首级。你习武,用尽全力跳跃,摸不到我鞋底,哎摸不着。

      想想就有点小兴奋的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