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着jiaochuan老公身边被在线观看

      听着整个事件的全过程,让在座的人都是目瞪口呆。贾珍越说越气,忍不住又要拿起棍子揍贾蓉。好在被贾琏给拦下来了。

      贾宝玉难以置信地说道:“怎么会如此?蓉儿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对于他有什么好处?”

      贾珍怒吼道:“还能为什么?还不是看他老子我管得严了,心中藏了怨气,要故意叫我出丑!”

      “打死都不过分!想我贾氏赫赫诗礼世家,承望到如今竟生下这等畜生来!祖宗的脸都丢尽了!”贾赦不依不饶。

      但贾琏闻得自己老子这么说,忙咳嗽道:“老爷,珍大哥是族长,那一定能教好自己的孩子,就让他做主吧。”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过了,贾赦拂了一下衣摆,不再吭声了。贾珍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

      寺潭叶见他们都在说自己的话,没有自己关心的要点,就出声道:“先别管其他的了。珍大哥既然说抓到了证据,那证据在哪呢?”

      贾珍火气太大,身体有些吃不消,已经不愿意说话了,就指着赖二。赖二会意,拿出一个小纸包,说道:“就是这个,我奉了老爷的命,从蓉大爷身上搜出来的。”

      寺潭叶一看,竟然就是自己让萨满转交给秦可卿的那一包。看来贾珍吃了的是倭国的药。

      贾家人都叹了口气,贾蓉到底是为何?糊涂啊!不管真假,被搜出铁证,无论如何都脱不开了。

      唯独薛蟠凑上前去,喜道:“真是巧了!枉我平日里苦苦寻摸不着,不想竟然在这里送上门来。珍大哥,不如你把药送与我,我日后再送你别个好酒相谢!我如今正需这等奇药,好几个时辰,看哪个头牌还敢小瞧她薛大爷!”

      赖二见此,忙收起这个证据来。贾宝玉多少知道点,只得掩面到一边。哎,都是些污泥!

      寺潭叶上去拉住了薛蟠,“薛兄弟不必着急,如今只先查蓉哥儿的事儿。查完了你找他要来门路,以后不就是要多少有多少了么?”

      薛蟠一想,倒也是,遂笑道:“也是我实在喝多了,该打!还是先办事。”

      如今人证物证俱全,就查贾蓉的口供了,但是贾蓉被贾珍打成这副样子,也没法审问。

      众人正为难之际,忽有人来报:“西府二老爷和族老们、几房当家哥儿都来了!”说着,就看见贾政带着贾代儒、贾代修和贾敕、贾效、贾敦、贾?、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等人来到了逗蜂轩。

      相互见礼完毕,就看见了这副模样,众人皆是心惊不已。再详细询问事情经过,这下震惊得他们五雷轰顶。

      震惊是震惊,但是怎么处理呢,这下可为难了。贾赦道:“开宗祠吧,难道还想贾氏再出第二个不成?”

      这下贾家的男人们不说话了,都是礼教的得利者,自然不愿意乱了“纲常”。于是几个年轻力壮的把贾蓉的凳子抬起来,带着他去了宗祠。

      贾琏、贾宝玉自然也要去,寺潭叶和萨满、薛蟠就不好跟去了。但是他不觉得贾蓉会怎么样,毕竟贾家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家丑外扬。

      寺潭叶是贵客,可不能怠慢,虽然尤氏和秦可卿十分“悲伤”,但是还是可以招待客人的。

      等尤氏、秦可卿婆媳来到逗蜂轩的时候,寺潭叶发现她们已经好多了。看到这婆媳俩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寺潭叶劝慰道:“不用太担忧,毕竟蓉哥儿已经受过罚了,府里也只有他一个继承人,还能把他怎么样?”

      听到寺潭叶这么说,尤氏秦可卿二人也好了不少。薛蟠吃酒吃多了,后劲上来了,又没法马上回梨香院,尤氏忙带人去收拾一间房间给他躺一会儿。

      趁尤氏不在,寺潭叶又支开秦可卿的两个丫鬟后,寺潭叶趁机问道:“你给那畜生吃了一包药?”

      看着寺潭叶关切而又带着侵略性的眼神,秦可卿慌忙避开了,看着一旁院中的花草答道:“是。我见老大夫给了两包,就给他的酒里下了一包。还打算以后再给他下一次,没成想,叫他给发觉了。见他四处搜查人,我一时慌张,就趁贾蓉不留神,放到他袖兜儿里了。结果......”

      寺潭叶摆手宽慰她道:“没事的,他以后查不到的。至于贾蓉,既然护不住自己女人,就不算男人,也算是活该。过几日那畜生就该发作了,你以后也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秦可卿此时心中是百感交集,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有大仇得报的快意,有作了阴暗手段后的负罪感,有害怕事情败露的忧心,有对于未来的迷茫,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谢谢叔叔仗义出手相助...不知如何感谢......”

      寺潭叶打断她道:“不用你谢我什么,只是不想如此罪恶发生而已。哦,还有,没别人的时候不要叫我叔叔,我比你还小几岁吧。”

      秦可卿脸色有些红了,“那...那该叫什么?”

      寺潭叶微笑道:“你也不好同别人一般叫良哥儿......”忽然寺潭叶灵光一闪,说道:“不如你叫我的表字:潭叶,可好?”

      秦可卿哪里知道怎么回事,见寺潭叶这样说,又看见两个丫鬟自己正在回来,赶忙轻声应道:“好。”

      等尤氏安排妥当了颠三倒四的薛蟠,时间也不早了,太阳已经快要完全沉没了。寺潭叶觉得还是应该告辞了。

      尤氏挽留道:“良哥儿不如在府里住一宿,毕竟今日辛苦哥儿了,也免了你又奔波一遭。”

      寺潭叶看着这个成熟的少妇,心里有点想到别处去了。但是此时不能有异常,假装看着西边的火烧云,推辞道:“不了不了,反正离府里也不算远。再说了,回去可还有事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尤氏也只好作罢了。林之孝和赖二都跟去贾氏宗祠了,尤氏就派了自己的贴身丫鬟银蝶送寺潭叶出府门。至于薛蟠,派人去和薛姨妈说一声就是了。

      次日一大早,为了养成勤奋工作的好习惯,在萨满的催促下,寺潭叶又来到了荣国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