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无码透明人间后篇

      李府门口,马路对面。

      许仙和李公甫蹲在树底下聊着天。

      虽说天上正下着小雨,却也淋不到他们身上。

      “汉文啊,姐夫平日里对你怎么样?”李公甫看着大门禁闭的家门口,随口说道。

      “那当然好啊。”许仙挑了挑眉,感觉有点不秒。

      李公甫吧嗒吧嗒嘴,又说道:“你这次被官府点名站出来,姐夫也是没办法帮忙,主要是真的瞒不住了。”

      “没事,我就一个编外人员,真要出了大事,我不去不就行了?”

      许仙的语气轻松,不算过于在乎。

      “那你跟姐夫兜个底,你现在武夫到底有几品了?”李公甫对此十分好奇,甚至都有点抓肝挠肺的痒痒。

      武夫几品?

      武夫体系:九品炼皮、八品炼体、七品炼骨、六品武胆、五品脱胎、四品洗髓、三品金身、二品无双、一品止巅。

      九、八、七可称之为下三品。

      凡是习武之人,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基本上都能达到七品炼骨境。

      可想要达到中三品,也就是六、五、四品,那对普通武者就已经难如登天了,完全不是一个难度的事情,其战力也是天差地别,足矣和妖魔对抗。

      别的不说,他李公甫从武道八品一路吃上五品境界,就都是许仙的功劳。

      而李公甫也比谁都明白,自己的武道天赋原本就那样了。

      如果不是许仙没事就往家里拿好东西,他的武道上限撑死也就七品。

      现如今,李公甫的武道境界大增。

      许娇容时常也会感叹自己越来越年轻,就像焕发的第二春。

      可这都是许仙时不时带回来天材地宝,才导致的现象。

      “我有几品?”

      许仙摸了摸下巴,稍作思索。

      他从四岁就开始练武。

      四岁半的时候碰到师父许宣平,开启武道双修之路。

      至今为止,修炼了共有十三年。

      嗯,是不是也可以算为十三年的修为?

      但要说品嘛。

      许仙瞥了眼姐夫那浓眉大眼的样子,一看就是嘴上不牢,日后法海一忽悠,搞不好就要暴漏他的底牌。

      于是他稍稍琢磨一下,伸出五根手指头。

      “嘶,你也五品?”

      许仙看着李公甫的反应,又连忙加了一个手指头。

      “嘶,六品?”

      许仙感觉有点不太对,于是又加了一根手指。

      啪。

      “你当我傻啊,你七品还能打得过那猪妖……你到底几品修为?”李公甫怒了,眼中就闪过一丝精光。

      因为无论是五品还是六品,在许仙这个年纪,都已经算的上是拔尖的武道天才了。

      “六品,武胆境,最近才刚刚突破,根基还不算牢固,刚才不是寻思跟你吹吹牛皮嘛。”

      许仙说话的时候嬉皮笑脸,李公甫倒也没当回事。

      毕竟他这小舅子吹牛的时候不要太多……

      例如他每次碰到个妖物,无论强弱,他最少都能大战三百回合。

      何况在李公甫的心中,他在这个年龄就能有六品境界,就已经算的上天赋卓绝了。

      若是拎到江湖上,兴许也能和那群世家、宗门的年轻弟子一较高下下下下下……

      一时之间。

      李公甫心情十分不错,甚至还有点膨胀。

      他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练武的天赋不咋滴,可教徒弟的本事倒是不错。

      “嘶,我是不是有些宗师风范,要不开个山门,多收点徒弟什么的?”

      “毕竟五品武夫,在哪也都能混个山头,当个大……”

      “咳,主要还是为了积攒些家业。”

      李公甫的联想能力一直很优秀,否则也不能凭借‘我喜欢许娇容’‘许娇容也喜欢我,只是有点害羞’的联想方式,便死不要脸的找媒婆提了二十三次亲。

      至于那些天材地宝从哪来的?

      许仙上山采回来的呗……

      反正许仙每次都是这么说,李公甫也就相信许仙的气运应该很不错,甚至还有点小羡慕。

      唯独让他感觉奇怪的就是……

      既然许仙的气运这么高,那为何会在在短短几年内,就碰到那么多妖魔鬼怪?

      “哎,想不通就不想了。”李公甫挠了挠头,就瞥了眼许仙说道:

      “你姐夫我,现如今五品武夫,余杭郡郡尉,官居七品。”

      “虽说这官职来的有点突然……”

      “可那也是朝廷慧眼识珠,终于发现我这位战力无双的五品高手。”

      “当然,姐夫不会忘记你带回来的天材地宝。”

      “姐夫主要就是想和你说,从今儿起,余杭镇上上下下,没你许仙不能去的地方。”

      “那降妖司真要让你随同除妖,我也是能推就推,就算带着你,也不用你真的去冒险。”

      “懂吧?”

      李公甫对着许仙挑了挑眉毛。

      许仙倒吸一口凉气,他仔细看向这位熟悉的陌生人,似乎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才刚升了官就想摆威风?

      不过他还是双手抱拳,沉声道:“懂了,姐夫。”

      “好,那你去敲门,求求你姐给咱俩开个门,这外面下着雨呢,我武道修为在身,可你着凉了咋办,搞不好你姐还得半夜给你熬药,你不心疼自己,也得心疼你姐姐啊……”

      李公甫蹲着搓了搓手,示意他快点。

      许仙则面无表情的站起来,淋着雨过去敲门。

      嗯,这是他的不对。

      他高估了自己姐夫。

      他忘了。

      他姐夫是个气管炎。

      官再大,

      也是气管炎。

      ………………

      郡衙内。

      四个黑衫青年围着桌子打麻将,其中眉头上带着爪痕的甄由乾叫的最欢,每一次打牌的时候,恨不得将桌子拍碎。

      嘭。

      说碎就碎。

      “槽,我就说嘛,咱们来的时候把那个铁桌子带上就好了。”甄由乾看着四分五裂的桌子,一脸无奈。

      “那个老三,你现在去铁匠铺订制个桌子,让他们抓紧点,三天必须给我送来。”

      王林翻着白眼:“行行行,我这就去。”

      说完,他就走出去开门,却又迎面碰上了苏冉儿,也就是五人中唯一的女子。

      瞬间。

      降妖司的其他几人连忙起身,表情严肃,像是工作时间偷懒却被老板抓了个显形。

      “我又不吃人,你们打就打呗。”苏冉儿皱了皱鼻子,转身就大步离开。

      其他四人观望了好一会,甄由乾才松了口气,说道:“那个……别管小师妹怎么说,咱们还是认点真吧。”

      “那个老三,你去把余杭郡近五年的妖魔案宗都给我拿来。”

      王林再次翻了个白眼:“好,我去。”

      于是乎。

      深夜里。

      他们就再次确认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余杭镇在这几年中,发生了大大小小数百起的妖魔事件。

      其中有三分之一,许仙不是报案的,就是参与者,要不然就是死里逃生者……

      而面对这种郡城级别的怪异传说……

      他们除妖司往往用两个字来形容这种人

      邪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