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超h言情小说

      代表大会会场就设在庙的大院内借用老百姓社火的一个大布棚里。座位都是借用老百姓的长板凳和木板。布棚的四周贴着用各种颜色的纸写的标语口号。

      因为布棚较小,有的代表坐在主席台后边的小板凳上,张庆林就是坐在这里,眼面前就是首长席,首长们坐在几张长桌后面的长板凳上。

      说老实话,张庆林还是很有些激动地,即使是前世,他自己也没有机会和这么高级的领导距离这么近,心情不用说有多激动了。

      当会议中间进行休息,张庆林正老老实实第坐在小凳子上等待首长们离去时。

      忽然总司令转过来,向坐在身后的代表点头微笑,接着总司令把目光投向张庆林,以浓重的四川口音,亲切地问张庆林:

      “小鬼,你今年十几岁了,是做什么工作的”?

      张庆林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吧,赶快站起来,立正后端端正正地向总司令敬了一个礼,大声的回答说:

      “报告总司令,我叫张庆林,今年十七岁了,是687团的青年干事”。

      总司令又问:

      “你是哪里人,什么时候入伍,什么时候入党”?

      “我是山西隰县人。1936年红军东征时入伍,37年入的党”。

      张庆林还是有些紧张,但是还是清楚地回答了总司令的提问。

      总司令又问:

      “你在家上过学没有?”

      “我在家只上过半年私塾,后来因为家里贫穷,就没有钱继续上学了。”

      张庆林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总司令接着说:

      “要做好革命工作,就要学好文化。有了文化就方便得多。你现在能识多少字?能看文件看报吗?”

      张庆林说:

      “大概认得千把字,能看懂旅团出的小报和一般文件,但还是有些字不认得。”

      接着总司令笑着对张庆林说:

      “你可能是这个会议中最年轻的代表吧?”

      旁边的黄政委看着有些着急,似乎想帮张庆林缓解在首长面前的紧张情绪,让张庆林轻松一点。于是他插话说:

      “是的,他是代表中最年轻的。”

      接着总司令把话题转向青年工作。他说:

      “青年工作很重要,你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做好。部队青年同志多,青年工作做好了,部队就活跃了,工作也就好做了。要鼓励青年同志作学习的模范,作团结的模范,作守纪律的模范和英勇杀敌的模范。”

      “是”!

      张庆林向首长作了肯定的回答。

      因为接着又要开会了,总司令终止了和张庆林的谈话。虽然这次谈话的时候,张庆林感到很紧张,显得有些拘谨,身上有点发热,头上也在微微出汗,也觉得自己有些丢人。

      但总司令的关怀和谆谆教导还是永记心间。这也是自己的重要经历不是么。以后绝对是是不是可以拿出来装B的好材料。

      大会开幕的前一天晚上,在寺庄的大庙戏台上举行了各团宣传队参加的文艺演出,表示对大会的庆祝。

      张庆林虽然已经离开了687团宣传队,但是也被邀请作为外援参加了演出从。张庆林参加了687团宣传队演出的秧歌舞,因为是给全旅代表演出,演员们都认真努力,张庆林虽然已离开宣传队半年了,但对秧歌舞还是很熟悉,跳的也很帅气,在前面领舞也跳的很好。

      因为这个缘故,会议的第二天晚上,旅青年股长特意跑来通知张庆林,说:

      “代表们要求要你一个人男扮女装上台表演秧歌舞”。

      张庆林对他的邀请打心里感到不愿意,NND,这以后妥妥的被战友们笑话和打趣的黑材料啊,谁愿意去谁去,反正劳资是不想去。但是也不能一口拒绝,只好婉言谢绝了。

      但是青年股长坚持说:

      “不行,这是首长们的意思,不跳不行”。

      无可奈何,张庆林只好口头上答应了,可心里在想脱身之计。

      怎么办?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吃过晚饭,张庆林悄悄地逃走了。害得青年股股长找得好苦。后来,他把张庆林狠狠地批评了一通。团政委也很不高兴,把张庆林叫过去狠狠地训了一通。

      张庆林当然是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听训了,虚心接受批评,但是坚决不改。

      这种黑历史是绝对不能留下来的,否则就是到老了都摆脱不了的。

      一说起来,就是那个男扮女装扭秧歌的张庆林,这种人设还是不要的好。

      1939年5月,687团由高平出发,经过四天行程,经晋城东西大阳、阳城县、同善镇,翻过中条山和王屋山,进至黄河北岸的垣曲县城(现在的古城镇),领取国民党第二战区发给八路军的部分武器、服装和军饷。

      部队在崎岖的山路上翻越中条山快要攀登到山顶时,在路边大休息。

      此时,徐旅长手提着一根马鞭,缓步在队伍中间通过。参谋、警卫员和马夫牵着马,跟随其后。

      干部战士都熟悉自己的首长,热爱自己的首长。因为道路很窄,大家赶忙站起来,靠在路边,把路让开,让徐旅长通过。

      徐旅长和红军时代一样,经过战士的面前时,频频挥手点头,以微笑的目光,向同志们表示谢意。

      徐旅长在红军时代率领红二十五军,后来改为红十五军团,东进西讨,南征北战,曾无数次地从部队中间通过,可这次的通过是最后一次。

      因为徐旅长身体不好,不得不和他的战友们告别,赴延安休息养病了。

      张庆林默默地注视着徐旅长,和老领导进行告别。

      687团进抵垣曲之后,立即组织船只,从黄河南岸把发给八路军的武器、服装和军饷运到黄河北岸。

      虽然白党政府所发的物资,按照八路军的实际所需少得可怜,但一个团搬运这些东西,还是很费力的。

      为了不使这点可贵的物资受损失,团首长很快把所领到的东西发给部队,战士们背轻机枪和子弹以及服装,干部背着服装和银元,营团干部的马匹都驮着服装。

      要求所有干部战士一定要对所分给的物资绝对负责,不得丢失和损坏,回到高平一定要如数上缴,否则要受纪律制裁。

      张庆林被分工负责背了五套夏季军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