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影院app苹果

      到了山寨,月出才算见识到了“山贼的恭迎之道了”:所有的山贼都分成两队站着,中间留出一条两三个人并行可以通过的那么宽的间隙。两旁的山贼有老有小,有胖有瘦,有男有女,都很热情地欢呼着。

      两队人马的尽头是一个山洞,月出远远望去,所谓的寨主—易轻扬,就坐在山洞前等着赵良几个带着自己的夫人。

      月出由赵良他们几个抬着坐在椅子上,没见过这么大排场的她顿时觉得有些晕乎乎的,听着两旁的人欢呼,她不知道为什么也觉得挺高兴的,看着众人向他们打招呼,她也傻呵呵地招手笑。

      “这个姐姐是谁?”月出听到旁边有个小男孩儿拉着他娘亲的衣角问道。

      “那是咱未来的压寨夫人。”

      听了这话,月出郁闷地垂下了头,再也没有兴致和两旁的人打招呼:压寨夫人是什么?是要嫁人了的意思吗?这可怎么办,自己还没有遇到相爱的那个人呢。

      离山洞越来越近了,月出抬起头看向那个看着自己的人:身穿深紫色的衣服,黑色的靴子,头发未束却并不凌乱,方正的脸,眼眶深邃,鼻子高挺。他懒懒地斜靠着椅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那眼神……不能说是喜欢,也不能说是讨厌,反正嘴角的一抹邪笑让月出觉得很不舒服,她扭了头不去看他。

      “欢迎回来!”易轻扬站了起来,振臂呼道。周围人的欢呼声更大了。赵良等人放下了坐着月出的椅子,双手抱拳向易轻扬行礼。易轻扬朝赵良等人挥了挥手,几人纷纷告退。

      月出看着易轻扬,只见他向后退了几步,张开双臂,立马有人上前来替他换掉外面的衣服,也有好几个女人上前来帮月出换掉外面的衣服,还给她戴上了花环,围观的人群沸腾了起来。

      月出还没等回过神来,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直到听见一句“行礼开始”的叫声,月出才反应过来看看自己的红装又看了看站在自己对面笑意盈盈的易轻扬,想到这果然是马上就要成亲了,可是紫苑姐姐说过得遇到自己相爱的人才能成亲。

      月出心中一急,刚想推开旁边还在帮自己整理的一个女人,目光却瞥到了人群中张望的椿,她伸出去的手又黯然地收了回来。

      “再忍忍,弄清楚了椿身上的气息为何如此熟悉就离开。”月出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几个头发有些蓬乱的小女孩穿得和易轻扬、月出一样的红艳,她们领着小篮子走了过来,篮子里边装着花瓣。走近了之后,她们朝着月出撒花瓣,而易轻扬也走向了月出,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月出。

      周围的人全都围了过来,将他们两人围在了中间,月出看见椿也在人群之中,他的脸上也满满的都是笑意,和周围的人一样。看着周围送上祝福的人,看着椿,月出因为紧张而加速的心跳又变得正常了起来。

      人群中有一双眼睛,带着与他人不一样的炙热看着月出,可是周围看向自己的眼睛太多了,月出丝毫没有觉察到异常。

      周围有敲锣打鼓的声音,但是人声鼎沸,月出也听得不真切,但是她看着周围的人就知道,他们是在祝福自己,而自己正在成为他们的寨主夫人,即使这不是她愿意的。

      扭头间,月出又看到了椿,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对自己说:“等一切都清楚了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种熟悉的气息让她贪恋,不愿意就此离去。

      等到月出被人带走之后,余下的人就开始欢呼着一起走向宅子中最大的那个院子。那个院子离易轻扬住的地方不远,是寨子中用来庆祝的地方。有几个人正在不停地往院子搬酒,几个妇女上着菜。

      一个灰色的身影朝着月出离去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旁边有人叫他“付长老”他才回过神来。

      “付长老,你怎么了?”

      “没事,诸多感慨罢了。”付木辛神色如常。

      “这倒是。”那人摇了摇头,走到人群中去了。心下却还在不住地感叹这都是第五个压寨夫人,不知道能在寨子待多长时间。整个寨子的人都对这此忧心忡忡着。

      付木辛知道他为何摇头,也知道他会错自己的意了,但是他并不打算解释,转身回家了。

      居风寨不大,但是习俗却一辈辈流传了下来:寨主娶亲是大事,整个寨子都要一起参加。

      月出坐在房间里打量着四周:房间里装饰很少,但是每样东西都有它存在的价值。桌上还用花瓶插着一枝花,那种花月出从来没有见过,一簇一簇的开的很好。枝丫下面的花是深红色的,红得似火,但是花枝上樾越靠上的花朵越颜色越浅,等到花枝梢上的那一簇已经如雪般洁白。

      寨子的建筑都是依附山洞而建,所以房间内的光线并不好,好在月出是只狐狸,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她已经在房间中等了易轻扬一个时辰了,易轻扬还没有来,即便如此她依然有些焦躁。

      实际上月出并不希望易轻扬出现,她来到山寨并且和易轻扬成亲只是为了哥哥,她打算等到易轻扬出现的时候用幻术欺骗他。

      可是又过去了半个时辰,易轻扬还是没有出现,月出等得又困又饿,她拿起桌上的水果吃了一个,然后就睡着了。等到迷迷糊糊地被什么声音吵醒的时候发现是易轻扬回来了,他看都没看睡眼惺忪的月出,在床的另一头躺下了。

      他浑身散发着酒香,月出动了动鼻子暗想他应该喝了不少。

      “你是被他们掳来的,肯定想回去。我们谈笔交易,你就安安生生地在这儿呆几个月,这几个月我不会碰你,但是你要假装和我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等时机成熟了我就放你离开,到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银子,你觉得怎么样?”

      月出也没有继续装睡,她仔细地听着易轻扬的话,饮酒之后的他声音有些沙哑,但是这种声音月出却并不反感。相反的是,第一次和男人共枕一床的她心跳有些加速,加上易轻扬那听上去缥缈而又似乎在自己耳边低语的声音,她的脸都有些红了,来不及细细揣摩易轻扬的话,连忙赞成。

      月出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她听着易轻扬的呼吸声渐渐地平稳,知道他已经睡着了,本来警惕着的那颗心也放下来了,却依旧睡不着,感觉不管以什么姿势躺着都不舒服。

      以前在这种时候她都会变回小狐狸,可是现在……出门在外,爷爷告诉过他们,去人间的时候为了自身安全不要变成狐狸的样子,不然大家会认为是妖怪,而妖怪在人类的概念里都是坏的。

      “你放心睡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床的那头又传来沙哑的声音。月出还听到他微不可闻的叹息。

      月出听着他的声音不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过了良久,久到月出以为对方睡着了,谁知道他又说话了。

      “月出。”月出弱弱地回答。

      月出闭上眼睛躺着,脑海中又浮现出紫苑姐姐成亲的那天,那天的她真美,那天自己也好高兴,和爷爷两个人喝着朱老头藏了几百年的酒,其他人也很开心……月出想着想着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