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香蕉向日葵视频

      孟天浩别院里,六匹马被拴在一起,一大堆青草足够它们吃一两天。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又是新的一天,阳光在天空中倾泻而下,温暖的光芒让喀拉湖的人全都活了过来,纷纷出门。

      时间,卯时!

      孟天浩的屋子里,阳光照进了堂屋,堂屋的桌子上,摆着可口的饭菜。

      有蒸过的的腌鱼,有孟天浩种的青菜,汤也不能缺,也有黛绮丝与乌依古尔做的饼。

      四人围坐在桌子边,大快朵颐,说着彼此这段时间的事。

      一番谈话笑声四溢,众人纷纷感慨相聚不容易。

      乌依古尔已经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住在别人家里,感叹了一下普刺巴尔斯傻人有傻福,也感谢了一下隐居这里的孟天浩施于援手。

      同时,乌依古尔也知道这位孟老前辈已经在昨天去了巴丝玛,为他们联系仇天魁,免得外貌显眼的三人出门遇上了意外。

      “梁翁的生死弟兄,我想这一定是梁翁在天有灵,你们才能在窘迫的时候遇上这位老前辈!”乌依古尔感慨道。

      或许很多事冥冥中就有天注定!

      对于黛绮丝几人离奇的遭遇,乌依古尔只能想到那个微笑离世的老人在保佑他们,要不然普刺巴尔斯这个憨大个怎么一出门就遇上了孟天浩打鱼归来,冒冒失失一问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还来了次亲人相见。要不然梁勇的兄弟,普刺巴尔斯的前辈,愿意为他们的汇合亲力亲为。

      而,乌依古尔昨天做过的,黛绮丝几人也在谈话中知晓,顿觉乌依古尔有种过家门而不入的感觉。乌依古尔明明早就发现了孟天浩的别院,偏偏走过去,要不是半途遇上雨,又遇上了马家帮,说不定乌依古尔就径直走到了喀拉湖另一边,真的与黛绮丝三人错过了。

      至于说道大花猫乌依古尔的事,又迎来大家的哄堂大笑。

      “魁哥去了巴丝玛,我们是不是去联系他一次”乌依古尔吃饼喝汤,腹中暖意流动,如此问道。

      卑路丝想了一下,道:“我觉得还是不要!把事情交给孟前辈好一点”

      众人等着卑路丝的解释,卑路丝想了一下,道:“我们的样貌已经被敌人知道了,仇兄弟独自在那本就有暴露的可能,如果再有人过去,又会出现你找我,我找你的情况,让暴露的风险再增大,实在不是好事”

      “所以我认为,就让孟前辈这个局外人帮忙找,显然有他在巴丝玛,比我们自己去乱跑来的好,一来孟前辈熟悉喀拉湖周围,二来暴露的风险也更低”

      话到此,卑路丝盯着大家的眼睛,再笑道:“况且!”

      “以仇兄弟本事,就算他被人发现,也定能安全脱身,可我们要是过去了,反而会给他的脱身带来麻烦,实属节外生枝”

      听其一言,众人皆点头称赞,饭中最后相商,决定再等等看。

      另一边!

      巴丝玛镇上。

      颜西北也叫来了自己的人,虽然他有信心仇天魁几人不可能在第一时间脱身,可事情已经过了一夜,也该他行动的时候了。

      颜西北看着被叫来的人,其中还有艾则孜为首的边兵,人数居然一下超过了七十。

      颜西北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我想诸位昨日已经休息好了,今天就需要你们去找几个人了!”

      颜西北带来的人心知肚明,而,艾则孜这些边兵却不知道什么人,于是艾则孜问道:“请问颜朗将需要我们找谁?”

      颜西北让接触过仇天魁的人说出了五人的特征,同样是两女三男,而且,颜西北还让人不要局限于巴丝玛,将范围扩大到喀拉湖周围。

      说老实话,对于颜西北雇佣来的人,他们巴不得出去透透气,到巴丝玛周围走走看,所以找人这事,他们当即应承了下来。

      但艾则孜这些人哪有心情去找人,成日美酒女人有什么不好的,于是他们决定敷衍了事,随便转转交个差就好了。

      同时,艾则孜收到伊吾卢的口信后,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艾则孜认为伊吾卢分析的对,现如今颜西北突然要找的五个人可能跟马家帮有很大的关系,这完全就是一趟浑水啊!趟进去搞不好会惹上大麻烦,所以艾则孜阳奉阴违,也决定拖延一下是一下。

      当然,艾则孜也记得伊吾卢的提醒,做做样子还是必要的,免得引起颜西北的不悦,思考一番后,艾则孜决定把这事推给他的手下们去做,也好在关键的时候金蝉脱壳。

      于是在颜西北的人行动的时候,艾则孜把这件事悄悄传了出去,其中将会收到消息的还有联排房的沙依然。

      不知不觉,在巴丝玛出现了四方人马都在找仇天魁他们,马家帮,孟天浩,颜西北,艾则孜,这些人的出现,让这个城镇突然多了很多探头探脑的人。

      有人无所事事,在街上乱转,目光却盯着每一个人的脸看了又看。有人汗衣提裤,蹲在马路边,街角,目光不停晃动。有人也远离,去了北街,去了村庄,甚至离开的巴丝玛,在喀拉湖周围晃悠。

      此种情景,常人并没有发现异样,就连在街边摆摊的阿迪里也没有发现,他们都把这些人当成了普通人。

      可,一身渔翁打扮的孟天浩却看出来了事态严重。

      “糟了,街上出现了很多找人的人,一定是那憨小子说的敌人在行动”

      孟天浩不动声色,他一边叫唤卖鱼货,一边余光审视着周围的环境。

      他看到有人神色锐利,虽然只是目光一晃,却实实在在的注视着每一个人的外貌,而且数量不止一个,甚至孟天浩还跟这样的人擦肩而过。

      孟天浩看到以往那些路边等事的脚夫们神色有异,现在的他们与其说在等待雇主,不如说在盯着特别对象的人打量,完全没有找事情做的念头。

      “至少有两帮人,一帮人身手了得,另一帮人都是不起眼的底层人物”

      孟天浩一心二用,一边跟买东西的商讨价格,一边心中如此想到。

      “这可麻烦了,按憨小子的说法,巴丝玛可能有他们的两个同伴在此,这样被人长期找下去,暴露也是迟早的事”

      孟天浩以为乌依古尔也在巴丝玛。

      “现在只能希望憨小子的同伴警醒一点,发现现在的巴丝玛有人在找他们,为我多争取点时间”孟天浩心中越发紧迫,他要在这些人前面找到仇天魁,就只能希望仇天魁自己能看出异样。

      当然一些直觉灵敏的人也发现了稍许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商队的护卫,但他们并未长期停留再此,所以没有放在心上。

      这时。

      一间永远不会打开的二楼窗,也有不明身份的人,也发现现在的巴丝玛有点不一样,他们躲在黑暗的屋子里,从窗户的缝隙观察着街道,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怎么回事?”

      这些人在巴丝玛隐藏了数年,第一次发现有点看不懂巴丝玛,街道上居然在一夜间,出现了很多目的不明的人在四处张望,哪怕这些人张望的弧度很小,久看之下还是让他们发现了端倪。

      “难道巴丝玛发生什么事了?”他的同伴如此问道。

      在同一间屋里,居然聚集了十多人,这些人都穿着当地人的衣服,皮肤偏向于深色。

      皱眉想了一下,再有人说道:“看来我们需要行动一下了,看看巴丝玛到底出现了什么,为什么会让这些人到处观察”

      细听,这些人全部都讲的是吐蕃语。

      一双双眼睛在这屋子里露出了严肃的神色,最后无声落在了一人身上。

      “达旦大人,不知你意下如何?”有人恭敬地询问了一下这人,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达旦像是在闭目养神,又像是思考事情,旋即,达旦睁开了眼,目光闪动,声音平缓的说道:“按预定时间,过来的人已经快翻过昆仑了”

      随即,他站了起来,走向了窗户边,看着窗缝外面低声说道:

      “大唐调离巴丝玛的守军已经有些年头了,此时,正是巴丝玛防守薄弱,城防空虚的时候,而,留守巴丝玛的边兵们,又都是一些酒囊饭袋,捻财贪色的废物,不足为惧”

      “我们这才趁唐军离开,暗中在巴丝玛苦心经营了数年,把这边的情况都掌握在了手中,弄清了巴丝玛的全部布防,那边才决定开始行动,所以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出现意外”

      旋即,达旦回头看向了屋子里,再道:“去查查看,把事情弄清楚,最好暗中抓住一人,好好的问一下”

      窗户透进的一线光亮,照在了达旦脸上,只见他也穿着当地人的衣服,脸圆体宽,平鼻小眼,眼中有阴霾的神色流转,达旦的长相居然跟达昂有几分神似。

      “是!”

      屋子里的纷纷小声应和,随即在黑暗中消失,谁都不知道他们上了哪里。

      等到四下无人后,达旦依然站在窗户后面,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小声嘀咕道:“难道是唐军回来了,是他们发现了些什么吗?”

      思索了一下,达旦想起了颜西北他们到达的场景,他的手下曾亲眼看见颜西北带人走进了艾则孜的驻扎地。

      “是那些人吗?”

      心中猜测了下,达旦摇了摇头,否定道:“不是!”

      “那些人绝对不是归来的唐军,我跟唐军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这一点绝不会看错”

      成一一行人的装扮,气势,行事风格,完全没有军人的影子在里面,倒是江湖草莽的习性已经刻在他们的日常行为里面了,行家只要一看就知。

      “只要是唐军没回来一切都不会有太大影响”

      旋即,达旦关上了窗户,默默地等待时机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