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快车资源网

      沈毅把苏守义送到镇上后,回来的时候带回了苏守仁的消息。

      “娘,沈毅说爹捎了口信回来。”苏暖暖跑进院子里就大声说。

      “真的吗?你爹说什么了?”柳氏听见声音就跑了出来。

      “娘,暖暖说的是真的,爹托人捎了口信回来,说他一切都好,见了很多人,学了很多东西,说有机会要带你出去游玩,让你不要担心他,他很好······”沈毅转述着那人的话。

      “太好了,你爹一切都好,我这心也就放下了一点。”柳氏抹着眼泪说,两人自打成亲后苏守仁就没出过这么远的门,怎么能让柳氏不惦记。

      “娘,你别哭了,爹一切都好,还涨了见识,这是好事。”苏暖暖看柳氏眼泪流个不停,有些担心的说,以前也没发现她娘这么爱哭啊。

      “嗯,不哭,娘不哭,娘就是高兴的,没忍住。”柳氏擦干眼泪笑着说。

      第二天一早,柳氏高高兴兴的去河边洗衣服了。

      “苏二嫂子,你也来洗衣服啊,看着这段时间你白了好多,用了什么好东西啊?”说话的是苏家本家的一个媳妇刘氏,为人爽朗爱说笑,一般人都能聊的来。

      “就是,跟大伙说说,我们也跟着美美啊,哈哈哈······”另一个同村的媳妇也跟着起哄。

      其实就是洗衣服无聊,大家聊聊八卦,开开玩笑,一般都不会太过。

      “哪里用什么好东西啊,就是这段时间没下地干活,所以才白了些。”柳氏笑着说。

      “人家知道变白的方子,哪里还舍得告诉你们啊。”一个尖酸的声音响起,是同村一个和小王氏比较要好的媳妇金氏。

      “洗你的衣服得了,告不告诉的碍着你什么事了。”刘氏不客气的说。

      “真是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整天跟一个绝户的女人在一起,小心你们生不了儿子,自己都让自己男人绝户了,还好意思出门,我要是你啊,早都羞死了,还挑拨男人和小叔子一家分家,净身出户也是活该。”金氏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口不择言的怼了回去。

      “金氏!你说谁绝户,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说着柳氏就扑了上去,要说什么是柳氏不能触碰的禁忌,那就是她没生儿子这一点,现在还被人指着鼻子说是绝户,哪里能忍的了。

      “就说你,绝户,绝户,你家就是绝户,你就是生不了儿子。”金氏看柳氏要过来,跳起脚又说了一遍。

      “你······欺人太甚。”柳氏说着就和金氏打到了一起,众人看打起来了,也不看热闹了,赶紧把两人拉开。

      “金氏,你可少说两句吧。”有人劝架说。

      “没想到这柳氏平时和和气气的,打起架来气势一点都不输。”一个远一点不能上前的村里人小声说。

      “要是你被骂绝户,保证你打的比柳氏猛多了。”另一个人小声说。

      “你可别瞎说,我可是有两个儿子呢,但是,你说的也对,任谁被说绝户都让人受不了。”

      “就是,这事都是背地里大家说一说,哪有当着人家面说的,这不是找揍吗!”

      “谁说不是呢!”

      村里人能拉架的拉架,不能拉架的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

      “暖暖,暖暖,快······你娘······”村里的赵大娘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大娘,我娘怎么了?”苏暖暖一听心就跟着提了起来。

      “娘在河边和金氏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大娘缓了口气说。

      “多谢大娘,我这就去。”苏暖暖说完就往出跑,赵大娘也跟着往回走,她的衣服还在河边呢。

      等沈毅出来的时候就没看到苏暖暖的身影了,他还以为苏暖暖是去了隔壁。

      “你生不出儿子,就是绝户,就是黑心肝,搅和的家里不宁,你还好意思打我?”金氏被人拉着,但是嘴里仍然不依不饶的,就是不觉得自己说错了。

      “你······”柳氏也不会撒泼骂人,就是刚才打人也全凭着一股气在。

      “苏二嫂子!你怎么了?快点,谁去通知暖暖,再帮忙叫下方大夫。”刘氏一看柳氏的身体慢慢的从手中滑了下去,给她吓得赶紧喊。

      “你没看见了,刚才我可没碰她她就晕了,可跟我没关系。”金氏看柳氏晕了,也吓到了,柳氏不吓人,但是她女婿沈毅吓人啊,在很多人心里沈毅依旧是土匪,这时候她有些后悔跟柳氏吵了,输赢又能怎么样。

      苏暖暖还没跑到河边就看见这一幕,柳氏躺倒在地,刘氏和几个村里人在一边叫柳氏醒醒,金氏收拾衣服准备开溜。

      “我娘怎么回事。”苏暖暖的脸色冷的可怕,语气不善的问,听的金氏一哆嗦。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娘和金氏打架,被我们拉开了,然后金氏就骂了你娘几句,然后你娘就晕了,已经有人去叫方大夫了。”刘氏如实的说,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河边洗衣服的人都知道的。

      “骂我娘什么了,能把我娘气晕过去。”苏暖暖知道柳氏的脾气,一般的话根本不会让她这么生气。

      “就······就······”刘氏也不太好意思当着苏暖暖的面说她娘是绝户,虽然只是转述,但是仍然觉得不好。

      “婶子你尽管说就是了,我知道这话不是你说的。”苏暖暖压了压怒火。

      “金氏说你娘和你爹是绝户,说你娘是搅家精。”刘氏一咬牙说了出来。

      苏暖暖一听就炸了,她娘和她爹怎么样,关她金氏什么事。

      “金氏,我娘今天没事还好,你只需要道歉、出药钱,今天要是我娘有事,你就等着吧。”苏暖暖冷着脸对金氏说。

      “凭什么?你娘又不是我打晕的。”金氏有些不服气,但是又不敢底气十足的说柳氏晕倒和她没关系。

      “凭什么?你说凭什么,我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打我娘,又骂我娘,导致她晕倒,现在情况不明,你还敢说跟你没关系!”苏暖暖不客气的说。

      金氏听了不敢吱声了,想走但是也不敢走,都是一个村子里,她能跑哪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