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直播类似app

      “欢迎准时收听‘啊嘛给我讲过的鬼故事’,大家深夜好,我就是你们最喜欢的主持人,几凡。不知,此时此刻你们在哪一处的深夜食堂,在那一处地方,车里,家里,郊区,总之你们有什么话,想跟我们交流的话吗,都可以上我们的微博留言。

      “最近我们开通了VX公众号,你们关注我们的NF电台公众号,在菜单节目那一栏,你滚到最后那一页,‘几凡说鬼故事’,也可以跟我互动的,还可以回顾我近十期……”

      一大串关乎自己生计的宣传广告一口气说完,几凡把那张印着密密麻麻大字的A4扔在一旁,几凡是不在乎的,但是关注量太低了,跟在他混的的同事、助手们都很在乎这业绩,这份工作。

      几凡内心多不情愿,还是把广告打完,他清了一下嗓音,用着古怪的阿婆声音说着:“秋时自零落,春月复芬芳。酌迷糊忘川汤,来世何相见……”

      “欢迎来到冥界啊,小伙子,前面就是奈何桥,请喝下这碗汤吧,忘记一切,重新上路吧。”

      “我不要,我还有妻儿在家等着我,我不要,我要回去,我要回去通知她们快走,有危险。”

      “迟了,你看……”一双皮皱皱瘦干干的枯手指着男子的身后。

      那男惊慌失措,充满绝望的眼神看着他的妻儿,她们衣不遮拦,身上没有一处好的,满是血爪痕迹,隐约间看到白骨。

      如果那男人肯低头瞧瞧自己一眼的话,他的死状比妻儿还要惨多,他的大肠直接被挖出来,暴露在空气中,他大腿以下的地方都没有了,半身悬挂在空中……

      “终是迟了一步。”阿婆的声音又幽幽地想起。

      几凡习惯性一边讲鬼故事,一边刷微博,微博上的有人留言。

      有人挺喜欢几凡这次开场白,“那声老太婆的声音太逼真了,几凡小哥哥该不是上了年纪的阿婆嘛,怪不得,他的节目是‘阿婆的鬼故事’。”

      几凡看到这儿,简直翻白眼,连自己节目的名字都打不全,看着她的头像,好意思是自己的铁粉?我才不是什么阿婆!

      “快快,这一期讲什么鬼怪啊,怎么还不入题。”

      “挺新颖的开场,不过嘛,我觉得内容一定会缺了一点火候。”

      几凡气了,我还没有入题,你也没有听完,就听着开头,随便跟我打分?我不是黄小明,好不好!

      几凡好像学习林狗,一个个怼回去,但是身为有职业道德的他,不得不为着自己的形象,自己台前幕后的同僚着想,把闷气压下来。

      “只见不远处飘来一堆乌云……”

      “果然内容还是太没意思了,差不多个个故事都是‘千篇一律’的,你这套路,我已经听习惯了。鸡凡,你再这样不思进取,不断创新,你就会失去我这个宝宝,我跑去隔壁电台混着。”

      就在这条留言下面,很多的评论,几凡点开一看,满是推荐隔壁**节目的,都不知道是不是黑粉,专门黑自己,还想卷走自己的粉丝。果然世道艰难,想不到现在连深夜档节目竞争也这么大,居然同行互掐,互相暗算

      在中途休息间,几凡敲了敲半睡着场控的桌子,叫他得好好管管网络上的评论,把黑粉、宣传广告留言尽快删除,甚至禁言,封号。

      不过让几凡想不到的是,里面也有不少都是顶着“铁粉”头衔的老粉,纷纷提起这么一个词,“九蛛望台”。

      那一个小哥哥终于醒来,他揉揉眼睛,把黑框眼镜带上,“凡哥,不是小弟,说你能力不行,是你这几期的确来了一个很厉害的竞争对手,他讲的鬼故事,无论内容,还是惊吓度,创意度,都高了你不止一个leve,最火的,一炮成名,还是他讲着‘九蛛望台’那一期。”

      怎么连自己人都打自己的嘴巴,这么多人不约而同地提起“九蛛望台”,几凡不由地对着那个故事,那一个电台主持人,开始关注起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