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直播网站视频

      断九见得司轻月此时于场中抚琴,竟宛如每月抑毒之时一般,满脸痛苦之色,心间顿时一沉,那本是常年温笑的清瘦脸颊,此时也已竟显冷冽。

      闻得高绛婷相问,便即沉声应道:“此曲乃是我轩中禁曲《染魄》,非大恶之敌,不可轻易抚奏相迎,只因此曲,曲调极为冷涩尖厉,宛如夜鬼哀泣,平奏亦能乱人心魄,对敌之际,若以内力倾注,更能杀人于无形,夺魄于琴音,狠绝毒辣。

      故而被轩中前辈列为禁曲。赵击岳这厮,开场便以此曲相试,已是犯禁之举,若是师弟有何闪失,我今日必要将其斩之,以慰己心。”

      雷变闻言,起身近得栏前,望着司轻月说道:“赵击岳此举,已是坏了我琴坊规矩,无论司轻月能否闻毕此曲,听至此时,也足以算他过试了,两人再奏下去,也是无意,我这便下去,阻止这场琴试。”

      高绛婷闻言,急声附和道:“不错不错,雷老前辈,您快下去帮帮瓜猴吧。”

      雷变微微颔首,便欲纵身跃下,却忽闻轩主于身后说道:“雷师兄莫急,轻月尚自撑得,问琴试向来以一曲为槛,别让一众弟子觉着我们在为轻月徇私。”

      雷变闻言,顿即缓住身形,转身欲与轩主相言,还未开口,高绛婷便是急道:“司前辈,可...可是,再这般下去,我怕...我怕他真会受到重创呀,他可是您司家子弟,您就不担心他么!”

      公孙幽见爱徒为这别家弟子出言顶撞轩主,便即冷脸沉声道:“婷儿,不得无礼,轩主想必自有打算,你一外人,多嘴作甚,还不快向轩主赔礼。”

      高绛婷自小便少有被师父呵斥之时,就算被呵斥,她也向来乖巧听话,一一应之。可此时却是一撅小嘴,向着公孙幽抱怨道:“师父,瓜猴将我当做朋友,我又怎么能算外人。您也看到了,他现在都这样了,可是...可是...司前辈他...”

      公孙幽见这向来听话懂事的徒儿,此时竟又出言顶撞自己,心中便是有些生气,复又听得她竟还欲抱怨轩主的不是,当即冷声喝止道:“住口,你...”

      责斥之言尚未出口,却见轩主摆手轻笑道:“幽坊主勿要怪她,轻月这孩子自小就没什么朋友,婷儿姑娘能这般为轻月着想,我也甚是欣慰。”

      随即又复转首向着仍自噘嘴的高绛婷温言道:“你也莫要轻看了他,这孩子的实力绝不止于此,性子又倔,若此时下去打断他的问琴试,他定是不喜,况且,我也想看看,这老儿所欲,究竟为何?”轩主话到后截,语气却是愈言愈冷。

      高绛婷得轩主温劝,便是有些委屈地望着轩主低声嗫嗫道:“那还能有什么,不就是想让瓜猴落试,好让他得不到洛神清音呗。”

      轩主闻言,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应答,也复起身近得栏前,望着断九轻笑道:“阿九,你于场内,可曾见得执剑长老?”。

      断九见轩主近得身前与自己相问,那一脸寒霜也是消融了不少,思跗片刻,方才又复温笑着微微摇首道:“太师父,我知道了,师弟他定能坚持下去。”

      海清于一旁虽不知两人所言是为何意,但也心知,司轻月此时虽显苦状,却也远远未到他的极限,自小他便月月熬受噬体剧痛,这点压力,还不至于将他击溃,只要他的心神犹定,一曲《染魄》能奈他何。

      见高绛婷此时已是急得额现微汗,海清竟是从怀中取出一方丝帕,走上前去为她轻轻拭去,霜颜之上,却是浮得一丝难现的柔情。

      高绛婷听得轩主虽是这般说着,但心中仍是担心不已,忽感额头被人以帕巾轻拭,忙抬首望去,只见海清正俯于自己身前,秀颜之间,虽仍是淡然,却已无丝毫冷意,心中顿时便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安宁,忙向海清柔声说道:“谢谢姐姐。”

      海清闻言,微微一扬嘴角,轻轻点了点头,随即望向场中。高绛婷心中已是安了不少,便也不再多言,与众人一同,静静站于栏前观试,心中默默为司轻月祈祷。

      司轻月此时,虽是身受巨大压力,但正如海清所言,此等痛楚,还远远不足以压垮他。但他却不知,为何赵击岳此曲能令自己如此心绪不宁,竟是没来由的感到一股莫名的哀戚之意。他这般想着,双手便是抚得一曲曲调甚为欢快轻盈的《一见喜》,以此曲相抗哀戚之意。

      左手作云,右手如水,猱托之间,脑海里却是不自觉得想到初见高绛婷之时,她那憨羞青涩,想到自己唤她“小结巴”时,她那凶傻嗔气,想到场中轻抚箜篌之时,她那妩媚身姿,想到自己纵向场中之时,回首见得她那似水柔情。

      心下越是这般想着,司轻月心中便越是欢喜,本是紧咬的双腮,此时却是松了下来,竟是不自觉的露得一脸憨傻笑意,止不住的便想停下双手,抬起那只握过高绛婷嫩软小手的右掌,好好感受一下仍似留于掌心的丝丝暖意。

      而对于赵击岳所奏琴音,司轻月已是渐感不觉,他的耳边只是伴着《一见喜》的欢愉曲调,甜美琴音,心中全是高绛婷的一颦一笑,妙曼身形。

      念及此,司轻月便是再也难耐心间窦开情意,抬首望向正于东台栏间,亭亭而立的高绛婷,展尽欢颜。

      高绛婷见司轻月已是渐渐不似初闻《染魄》之时那般难支,脸色也是渐渐好了起来,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正欲向断九相说,便见司轻月忽得抬首,望着自己遥遥笑来。虽不知司轻月为何笑的如此开心,但于众人面前,被司轻月这般笑视,内心却是有股说不出的羞涩欢喜。

      微圆的小脸瞬间便是有些泛红,也即向着司轻月颔首示笑,只是这笑容却不似司轻月一般恣意徜徉,倒是显得羞涩腼腆了些。

      主试台上,见本是有些不支的司轻月忽然抬首笑了起来,赵击岳心中顿时大惊,自己所奏明明是极尽萧瑟哀戚的《染魄》,又将琴力尽数引向司轻月,莫说是他,便是场边观试弟子,此时也是半数受得自己琴曲所染,落下泪来。

      就连自己听来,心中都是有些不快。可这司轻月却似是闻此曲如无物一般,笑的如此开心,真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赵击岳本想以《染魄》这等凄烈的哀曲,于开试之后,在片刻之间,便将司轻月的心防破开,令其于极尽哀寞的情绪之下,如场中观试弟子一般,垂泪崩泣。

      却未曾想,司轻月此时,不过是一尚未及冠的少年郎,又常年居于轩中,天性纯然真率,不谙世事。

      大师兄待他自是不言而喻,师兄师姐于他也甚为疼惜,师父李白,虽是占得他那月室,却也可谓溺爱之极,虽说轩主时常责备,但他怎会不知,轩主对他,比对自己的徒儿还要上心。

      而于其心中,最过“哀戚”之事,不过便是每月毒痛发作与时时遭得轩主训斥二事,最多不过是小时候二师姐送与他的兔儿死了,他倒也是哭了甚久。除此之外,世间诸般苦难,悲欢离合,他又能知多少。

      《染魄》一曲,虽是极尽哀意,可正所谓“曲意何解,万般人心”,于他而言,此曲之意,便如无物一般,除了曲中所蕴内劲,让他承得有些吃力之外,赵击岳此举,却可谓是“对牛弹琴”。

      可不论如何,《染魄》一曲已是奏半,又不能半途变曲,赵击岳惊惶之下,只得将原本仅用了五成的内力,暗中又运起三成,抚于大圣遗音之上,盼能在这余下后段曲调迭起之处,令得司轻月败下场来。

      又复抚得片刻,眼看便近曲尽,赵击岳抬首一望场中,竟是惊得站起,抚琴之手也是有些微微颤抖,只见司轻月在这八成琴意之下,仍是如沐春风,唇际竟还一合一闭,似是在轻声和吟其所奏之曲。

      东台之上,高绛婷一直悬而难坠的心,在司轻月那愈视愈喜的目光之下,早已落入腹中。虽未能闻得司轻月此时所奏为何,却也能感受到他那翻飞于琴弦之上款款深情,至于《染魄》已是奏至何处,却早已不知。

      正自羞喜之际,高绛婷却忽然见得司轻月唇间蠕动,似是在对自己说着什么,但于这萦绕试场的“嘈杂”之中,却是无从听晓。

      高绛婷心下甚是好奇,便即开口向断九笑问道:“断大哥,你看,这瓜猴好像在和我说些什么,你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断九见得司轻月已是彻底从《染魄》的曲意之中挣脱出来,心中当是为他高兴,此时见得司轻月蠕动双唇,虽是不能闻声,却也知晓自己这师弟在做什么。

      闻言,断九便向着高绛婷温笑道:“自然知晓,我与师弟朝暮相处十余载,自是熟悉。”

      说着,断九便抬手指向司轻月抚奏之琴,示意高绛婷看去,继而续道:“你看,师弟抚琴之手,左手多是猱注于五徽到十徽之间,可见此曲曲调甚是平和畅兴,而他的右手,虽是极快,但却律拍轻盈,以半轮、背锁为主。

      以我对师弟的了解,此曲应是《一见喜》,‘一见喜’本是草药‘穿心莲’的别称,故而,此曲曲意,当是见卿则喜,颦笑穿心之意,而这‘莲’之一字,则是指师弟额间的莲花胎印,也是暗喻他自己,高姑娘,你可明白?”

      说完,断九便即眯眼笑望着高绛婷那双羞乱躲闪的双眼。只见高绛婷却是忽然并步,近得断九身边,于他耳边低声嗫嗫道:“那...那他说的什么,断大哥你...你知道么?”问毕,高绛婷便即侧身附耳上去,示意断九细声说与自己便可,不必言予旁人。

      断九见状,便即温笑着俯身于高绛婷耳边低语道:“当真要听?”高绛婷见得断九这般神秘,更是心痒难耐,连连点头示意断九说来。

      断九得应,却是忽得直身而起,望着场中轻声吟唱道: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众人见断九本与高绛婷正低声说着什么,倒也未曾在意,却忽闻断九轻吟此曲,皆是有些惊异的望向断九。

      不同的是,雷变之惊,面上带有一丝不解之意,轩主与两位坊主之惊,则带有些许欣喜,唯有海清一人闻声,却不曾望向断九,而是瞥了一眼仍自欢颜和吟琴曲的司轻月,便即满脸柔意地望着身旁那面现嗔羞喜意的高绛婷。

      原来,此曲乃是《诗经》中描写爱恋之情的一首四言小令,名为《邶风·静女》。诗中所述,则是一对男女虽是常伴常亲,可那女子对于这份感情却是若即若离,弄得男子踟蹰心急。不得已,只得向这女子表明,于他眼里,她是星河难及、她是万花独一,以此来示明自己深藏已久的思慕之情。

      闻令之人,无一不是饱学之士,自是深晓其间之意。断九吟毕,便是忍不住得满脸欢喜,想着自己这师弟,倒不似自己一般,难言心头思绪。

      高绛婷于江湖年轻一辈之中,可算翘楚,人品相貌,也俱都无可挑剔,七秀与轩门又历代交好,之间并无嫌隙,虽说不过半日,但也可见两人之间,已甚是亲近相喜,若师弟欲要择此良人,当不会有诸多阻碍,可谓是天生佳配。

      东台之上,众人本是在为司轻月揪心不已,面现焦急。而此时,却俱都满脸笑意,便是雷变,也同样面色平喜。可各自为何而喜,却实是难以言明。

      高绛婷见断九不顾自己示意,竟是将司轻月的心意当众轻吟出来,心间更是羞涩不已,面现嗔羞地瞪得断九一眼,便即快步躲于稍远处海清的身后,不敢再向众人望去。

      随即背对众人,侧首向着场中司轻月望去,心中暗想道:“这瓜猴,于这要紧关头,还不忘与自己...与自己言笑,待他过试之后,定要好好...好好与他说道说道。”

      念及此,高绛婷却是不自觉得盯着司轻月那满是欢喜的双眼,竟是有些痴了,全然不觉身旁海清,正轻抚着自己的发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