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花影院暗香残留午夜

      是吹吗?

      宁卫民还真不是吹。

      光说不练是假把式,光练不说是傻把式。

      很快,宁卫民就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真实水平。

      让张士慧不得不在心中顶礼膜拜,承认师父就是师父。

      这小子总算彻底明白过来,他自己虽然懂得了识人相面的一点基础理论。

      可在如何和人打交道上,在具体操作应用上,却与能够活学活用的宁卫民还差着十万八千里远呢。

      没办法,真正处理人际关系的高手那手腕,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出来的。

      或许这得叫做天赋吧?

      或许也是因为有的人天生脑回路就和一般人不一样。

      总之,叫人不服不行啊!

      至于到底怎么一回事呢?

      那恐怕就得把两件事放在一起说说了。

      第一件事儿,宁卫民的身边并非都是笑脸。

      节后,在单位里,就出现了对他心生不满的人公然与他为难。

      这没办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生在世,总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与别人的利益发生矛盾。

      哪怕有时候,连自己都没意识到也是一样。

      宁卫民就是如此,虽然他的核心利益根本就不在重文门旅馆这一隅之地。

      也从不想跟单位的同事争什么。

      尽管他一直都在努力和光同尘,一心只想做个能隐身小透明,能不显山不露水的混日子。

      可没用的。

      因为俗话说,不遭人嫉是庸才。

      像他这样拉风的男人,无论在哪里,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够鲜明,够出众。

      对于像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来说,有时候天生的一张小白脸,足够的女人缘,就足够引起其他同龄男性的嫉恨了。

      而宁卫民无意间得罪的人,其实是一个职工食堂的厨子,名叫向宝柱。

      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个傻大黑粗的厨师喜欢米晓冉。

      可喜欢归喜欢,却是单恋一枝花。

      心高气傲的米晓冉是绝对看不上向宝柱的。

      不但是因为这小子的外在条件实在不怎么地,言语粗鄙,还喜欢自吹自擂。

      另外也有点社会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的原因。

      要知道,厨师追求心仪的姑娘,往往会利用自己职业特长,用小恩小惠来讨姑娘的欢心。

      比如打菜时候多给点儿,一勺子下去,杆尖儿一大碗。

      再比如,弄点卤味儿、腌点咸菜什么的,送给姑娘尝尝。

      一来二去的,也就差不多能把关系确定下来了。

      而这种招数,利用的是姑娘嘴馋和爱占小便宜的毛病。

      如果要放在二十年前,恰逢国家供给最困难的年月,那一定是无往而不利的。

      如果是要是两三年前,在米晓冉下乡插队,只有点浆水菜吃的时候,或许也能起到一些作用。

      可现在,整体社会环境供给越来越充足,厨师这点职业优势就变得不算什么了。

      与之相反,年轻人的追求却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许多人都开始把前程、未来、梦想挂在嘴头上了。

      如今的人更加注重一个人的职业前景和文化程度。

      即使有物质需求,那也一定是以进口家电和时髦的外貌商品为主。

      对吃穿这些基础的物质保障,不再是第一需求了。

      所以厨师这个职业,相应的含金量大减。

      倒是那一身难以去除的油烟子味儿更突出了,往往让大多数条件优秀的姑娘嗤之以鼻。

      偏偏向宝柱还是个大肠爱好者,居然每每老想用自己酱的猪大肠来取悦米晓冉。

      而对这东西,米晓冉是连想都不愿意想一下的。

      那自然不必说,这样努力,满拧!

      不但不会加分,反而会产生反效果。

      事实上,米晓冉对这个向宝柱早就心里生厌,不厌其烦了。

      自从看出他心里这点意思,不但从此对他不吝颜色,再没有过笑脸,甚至还要刻意躲避。

      最后都发展到米晓冉几乎都不肯去职工食堂吃饭了,就让同事替自己打饭。

      于是在前台人的嘴里,这向宝柱也越来越像一只不自量力,想要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不用说,这些话传到向宝柱的耳朵里,自然让他觉得大失颜面,气不可遏。

      可气归气,偏偏还没辙没辙的,反倒应了那句越得不到的越想要。

      不但对米晓冉恨不起来,居然更加心痒难耐了。

      这样到了春节期间,因为单恋的痛苦,向宝柱跟厨房的哥们儿一起喝酒时忍不住起痛苦来。想要跟这些关系不多的同事们讨些主意。

      岂料一个姓杜的,外号“肚脐眼儿”的小子,给他透露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情敌的存在。

      “肚脐眼儿”说,“宝柱,合着你还不知道呢。你稀罕的那个姑娘好像被别人惦记上了,是个叫宁卫民的小子。”

      “我可告诉你,这小子是个典型的小白脸儿,特别会讨姑娘喜欢。听说送了米晓冉不少外国化妆品,还挺舍得下本儿的呢。你想,那米晓冉还能再看上你那点酱大肠嘛。”

      “最可气的,是这姓宁的还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不光屁颠儿屁颠儿追着米晓冉,丫还跟前台早班儿的黄玲、李燕容她们俩眉来眼去的。天天早上,丫都膘着这俩漂亮姑娘一起吃早饭。”

      “你是一直上中班儿才不知道,我可是上早班儿,全瞅眼里了。这孙子逮谁跟谁贫,整个一臭花儿匠啊。压根不打算给咱哥们儿留一点机会了……”

      很明显,这“肚脐眼”分明也是羡慕嫉妒恨,才为宁卫民拉仇恨的。

      可就这么一针儿扎的,管用了。

      因为这涉及到所有年轻男性的利益,惹得其他在座的几人也都愤恨不已,破口大骂起来。

      个个都唯恐天下不乱,撺掇尚宝柱不能善罢甘休,必须得给姓宁的一点颜色看看,不能这小子骑在脖子上拉屎。

      这样一来,算是彻底把尚宝柱的彻底给掀起来了。

      他借着酒劲儿当众发誓,节后上班,非要揍得宁卫民这兔崽子跪地上叫爷爷不可。

      结果在众人一片喝彩叫好儿,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