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炖雪梨在线观看下载

      来去如风,用来形容西讨的先锋军非常合适。

      “这群马匪,我家中存储的所有粮食估计都没了,真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一个镇民低声抱怨着。

      这句话也把所有人都带动起来了。

      西讨的先锋军在的时候,他们在刀锋的威慑下乖巧如绵羊,什么都不敢多说,而西讨等人走了,他们开始抱怨起来,谁也不知道这些抱怨到底是说给西讨这些离去的人听的,还是说给能够解决问题的人。

      “不,真是不敢相信,这群马匪居然没有拿走我的存粮!”一声尖叫响起,所有镇民纷纷回家查看起自家的存储是否遭到毒手。

      而得到的纷纷都是好消息。

      所有人都面带喜色,原本的抱怨也都变成了赞美。

      而镇子中的长者,无论是面对之前凶神恶煞的西讨先锋军,还是镇民的抱怨,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多少变化,一直是处于古井无波的状态。

      而听到镇民的欢呼声,反而沉重起来。

      多年的经验,让他能够感觉到这伙“马匪”的不同寻常。

      “天,说不定要变了!”长者叹息一声,意味不明,留下一地欢呼雀跃的镇民。

      …………

      奥古斯城堡,整体由石料建成,坚固异常,占地面积也颇为宽广,不似顾有方前世那些袖珍古堡,而是真真正正,有着大极普通县城大小的坚固城堡。

      城堡设有箭塔,上方能够容纳三十人的弓箭手小队。

      东西南北四角有着四座箭塔,高高耸立在城堡,威慑四周!

      这四座箭塔,配合着奥古斯伯爵那足足有着五百人的亲卫骑士小队,组成了奥古斯伯爵的权势,威慑着方圆千里的大小贵族。

      而箭塔上犹如往常一般,设立着二人组成的观察哨,进行警戒。

      不过奥古斯城堡已经好久没有经历战争了,这导致各个观察哨等我警戒能力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下滑

      观察哨其中一人还在打着哈欠。

      另一个人见到这一幕则是调笑着说道:“嘿,伙计,昨晚过的如何?”

      一边说着,一边带着男人都懂得笑容示意着。

      而被调侃的人也是带着些许回味,笑着回答道:“很不错。”

      两人说说笑笑,却是全然没有留意到远处来自疾风部落先锋军等我探马正在游荡,搜集着对手的信息。

      而过了半日之后,西讨所率领的先锋军也全员到齐,抵达奥古斯城堡外,只有不到十里之外的敌方。

      “将军!根据前方探马来报,这个城堡的防御力量并不强大,而且警惕程度非常之低,每天白天都会有来自各地的马车前往奥古斯城堡,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突袭进去。”

      西讨作为顾有方的近卫官,被首次放出去独领一军,顾有方还是很重视的,特意为他配了一个作风谨慎,经验丰富的副官辅佐,让他不至于出什么事。

      所以西讨听见副官如此建议也是大为惊讶,随后哑然失笑道:“就连副官都这么说,那这所谓的奥古斯城堡的防御力量是真的很差了。”

      “既然如此,我们就修正一夜,明天白天,我要在这座城堡内吃上午餐!”西讨厉声说道。

      他作为顾有方的近卫官,首次独自领军,这不仅仅是代表他自己还代表着顾有方的脸面。

      他自然是希望拿到一个开门红的,而这个奥古斯城堡,就是他献给顾有方的礼物。

      ……………

      第二天上午,奥古斯城堡与往常没有什么差别。

      来来往往的都是小商人或者其他地方的镇民前来城堡进行采购,而不时也会有装修豪华的马车路过,这里面一般坐着的都是有着爵位在身的贵族。

      守卫例行对一条长长的车队进行检查,顺便收受一点贿赂。

      “你们这运的是什么啊?”守卫漫不经心的扫视着车队,随后有看了一眼汗如雨下的领头人。

      “运的都是一些粮食,到别的地方卖一些钱。”领头的是一个年轻人,岁数不大,面对守卫的寻问还有些紧张。

      而守卫倒也没多心,只当这人是某个大富翁的子女,来镀金的。

      心中羡慕的同时,也在暗自发狠,想要欺负一下雏鸟,狠狠地敲上一笔。

      “这么长的车队,谁知道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啊?万一是违禁品怎么办?”守卫一边说着,一边敲了敲挎着的刀。

      而年轻人虽然看起来是个雏,但是经验却是非常老道,见此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拿着一个小布袋,塞给守卫。

      守卫掂了掂,心中感慨其富有的同时,也有些震惊,于是也没再多说什么,挥挥手放行了。

      而年轻人也像是松了一口气般,示意车队向着城堡内进发。

      车队缓缓驶入城堡内。

      车队刚刚驶入城堡,箭塔顶上的观察哨就大声喊叫着,嚷嚷着有马匪。

      而守卫们也赶紧驱散了在奥古斯城堡外排队等待进入的人,以最快速度关闭城门。

      就在这时,刚刚进入奥古斯城堡内的那一行长长的车队,却是挡住了想要关闭城门的守卫。

      只见那一个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高壮汉子,或提着钢刀,或手持长枪,每一下挥舞都有一个守卫当场毙命,无人能敌。

      相比于经过训练之后的草原勇士,这些守卫不过是草包罢了。

      奥古斯城堡内那些真正的守卫力量,自然不会派出来看大门,全都聚集在城中心的伯爵府内。

      而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十几个守卫就被屠戮一空,整个城门都被控制住了。

      而箭塔之上的观察哨则是进退两难。

      留在上面没什么作用,下来吧,还下不来。

      只能待在原地,象征性的拿起箭塔上的长弓,射上那么一两次自己都不知道会飞到哪里的羽箭。

      就在城门被控制之后,外面西讨也带领着所有的先锋军骑兵,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城内。

      以全身着甲的重骑兵开路,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在这个时代,人、马皆着甲的重骑兵就是最强大的单兵兵种,更别提西讨先锋军内有着至少三百名这样的重骑兵,并且他们还掌握着原巴克部落疾风营的军阵之力。

      犹如重装坦克一般冲锋起来的重骑兵身上缭绕着一层清风,让其速度更加可怕。

      飞驰在奥古斯城堡还算平坦、笔直的道路上,碾压迎面而来的所有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