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最新视频

      信秀一个人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这里是他和纲良的办公室。今天纲良再次被信夫基地长给罚去干活了。

      而信秀在做了一会儿工作之后,再次回到了办公室,静静地看着这个大大咧咧的摆在了自己的桌子上的水晶盒子。

      他把纲良的性格摸得很透,纲良为人很不正经,小事小节全然不在意。如果你如临大敌一样的把这个箱子藏起来,那么这个家伙反而会很有兴趣的去找,因为在他的眼里,这是大事。而如果你把盒子很自然的摆在这里,并且大大方方的告诉他这是朋友送给自己的工艺品,很贵重。他反而会感到无趣。

      所以信秀也就很自然的这么做了。

      他看着被封在水晶盒子里的惩戒之壶,面色阴晴不定。

      他心底有种感觉,他想打开这个盒子,打开这个瓶子,然后破坏这个瓶子。

      但是他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不是他的想法。

      这是瓶子的想法。

      如果不是信秀具有强大到令人发指的仪式感和疯狂之后除了目标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杂念的内心。他已经臣服在这个瓶子的呢喃之中了。

      【危险的瓶子……还好有这个这种水晶。】

      信秀缓缓地,或者说,不舍地挪开了自己的目光。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目静心了一会儿,这才眼神恢复清明,或者说,回归原本的疯狂。

      他没有看着那个盒子,但突然感觉自己制作的那个能够束缚瓶子里的东西的头箍,可能并有想象中的那么有效。

      不过他没有思考太久就摇了摇头,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不会放弃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如说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什么反抗的余地。

      他现在停手的话,不说其他人,那些已经做好明天大干一场的战斗狂们,说不得今天就得来讨伐他了。

      他对这个巨大的盗猎团体的统治力,远没有那些各地区首领们想象中的高。一个不露面的首领,始终是不能服众的。而底下的首领们之所以认为他对组织的把控力很高,是因为他们的身边,到处都有信秀的探子。

      当首领不能确定自己手底下的人能不能信任,是不是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处在信秀的监视志宏的时候,那就只能去听信秀的话。

      信秀就这样用一种很麻烦的办法把这个巨大的组织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但信秀也没有想那么多。他现在的心里满满都是对明天的盼望。

      到了明天,他的宏伟目标就会达成第一步了!

      而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纲良从门口走了进来,看着信秀期盼而又满足的微笑,笑着问道:“信秀,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信秀收敛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好像被发现什么隐私事的腼腆的微笑道:“没什么啦,纲良前辈。只是我喜欢的女孩说是今天下班要和我一起吃饭而已。”

      “哦哦哦~”纲良挑着眉露出了一个搞怪的笑容:“原来我们的信秀也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孩子啊!我还以为你要和工作过一辈子呢!”

      信秀害羞的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的道:“别说了嘛!”

      “哈哈哈,那就早点下班提前准备一下吧。剩下的工作不多了,我来收尾。”纲良盛满善意的笑着,拍着自己的胸膛大大咧咧的道。

      “这样……这样不好吧。”信秀用手指抠着脸颊。

      “没事的,反正信夫老头也安排给我了其他的工作,我今天要加班很长时间,顺便帮你做一点工作没关系的。而且平日里你也帮我做了很多工作的!”

      “那就,拜托了!谢谢纲良前辈!”

      说道这种程度上了,信秀再拒绝反而是不正常的反应,所以他也从善如流的准备收拾东西提前下班了。脸上的期待之情像是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和自己的女神相会了。

      一边的纲良看着信秀这样的表现,脸上露出了一个【我懂你】的微笑,,一副过来人的姿态看着信秀离开。

      而就在走出门口的那一瞬间,信秀脸上和煦的笑容瞬间变冷,但只是一瞬,就再次恢复了往常的那种状态。然后慢慢的朝着培育基地出口走去。

      而此时的屋子里,纲良正感觉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本身信夫老头给留下的加班任务一进够多了,现在他又自告奋勇的信秀没做完的一些任务给接了过来。

      他本来以为以信秀的性格,这些工作都应该已经做完了。没想到和女神吃饭这件事彻底打乱了信秀的心思,连工作都还差这么多才做完。

      但事已至此,纲良也只能在感慨自己运气不佳的同时,想着自己刚才大包大揽的英姿,然后开始了工作。

      但是,还没有五分钟,这家伙的就又不由自主的开始了摸鱼。

      看得出来……摸鱼是被等技能,不受控的那种。

      摸鱼的纲良四下打量终于还是被信秀的桌子吸引了目光。他猥琐的笑着,想着能不能从信秀的桌子上或者抽屉里找到信秀女神的照片。他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感觉这样很有趣而已。而且帮助自己优秀的后辈把关,这难道不是他义不容辞的事情吗!

      ……好吧,他承认,他只是八卦而已。

      而且他也确实像看看是怎么样的一个漂亮的女生,居然能把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淡的信秀迷得如此神魂颠倒。

      然后他脸上带着猥琐的微笑,靠近了信秀的桌子。然后,他扫到了桌子上的那个,信秀口中的朋友从卡洛斯地区送过来的工艺品。

      然后,他就挪不开眼睛了……

      【打开我吧,我能赐你力量!】

      【打开我吧,我能赋你权利!】

      【打开我吧,我能给你永生!】

      【打开我吧,世间一切将如你所想,如你所愿!】

      “你……是谁?”

      【我是傲视世间的魔神。】

      【我是被囚瓶中的败者。】

      【我是……你的奴仆。】

      【我亲爱的主人,与你的仆人自由吧。】

      【我敬爱的主人,你的仆人将把权与力奉上!】

      “如你……所愿。”

      于是,自由,降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