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od影院

      “没念什么?”香香赶紧拿起手里的手绢儿,掩住自己的眼睛。

      “怎么啦?”四爷问。

      “刚才忙着看四爷,眼睛被风眯着了。”香香笑着说。

      “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香香不是每天都看吗?”四爷摇摇头,无奈的笑了。心里却高兴着。呢

      “好看,每天都看,也看不够!”香香用手绢儿拭净眼角,才放下手绢儿,抬眼看向四爷。

      “你,咳咳咳······爷听着你念的好像是诗。”有人心里乐开了花。

      “是,奴才不是告诉过爷,曾经看过香山的画儿了吗?上面提着好几首诗,奴才也不懂,更不认识。不过有几句,听管事的念过。当时,管事的说若能看看诗中美景,此身无憾了。”

      “是什么样的诗句呢?”

      “山中晓起听蝉鸣,遥对峰岭霁色清。洞壑有年奇松老,梦回疑是在蓬莱。”香香念完,四爷和曹颙都同时望向了香香。

      “香香看到的画儿上,有这样的诗句?”四爷问。

      “管事大人是这么说的,当时我大字不识一个,确实也记不太清楚那些字了。只是记得当时管事大人给奴才们讲的。”

      “香香真是能记住东西!”四爷挑了挑眉毛。

      “就四爷要来热河行宫去前的那几天,才听到的,当然记得了。”香香脸不红,气不喘的编造着。

      “香香可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四爷故作悠闲的拉着缰绳。

      “这······管事儿的忘了告诉奴才了。爷,您知道吗?”香香一脸的求知欲。

      “是皇阿玛!”四爷说完细细的盯着香香的脸庞。

      “天哪!这是万岁爷的诗吗?奴才都不知道呢?”香香对着四爷招招手,四爷走近:

      “爷,奴才刚刚这样念万岁爷的诗,是不是大不敬啊?”小鹿般的眼睛,有些小惊恐。

      “小傻瓜!怎么会呢。如果皇阿玛知道,老百姓都在诵读他的诗作,他会很高兴的。”

      “真的吗?还好还好!”香香抚着自己的胸口,一副后怕的样子:“爷,万岁爷是一个诗人吗?”

      “这个,应该怎么说呢?”四爷想了想,很真是不敢妄自下定论。

      “那就是了,万岁爷真是了不起,能文能武!”香香由衷的夸奖着。

      “哈哈哈!香香好眼光!”四爷笑了,听别人夸奖自己的父亲,那能不开心呢?

      “主子爷,到行宫了。”走在最前面的穆达提醒。

      “嗯!把爷的牌子递进去。”四爷从腰间扯下一块玉佩,递给自己旁边的曹颙。

      “奴才这就去。”曹颙双手拿着四爷的牌子,穆达已经在敲门了。

      此时的香山行宫,只有皇家的人可以进去,香山上最美的风景和看风景最好的位置,都被规划在香山的皇家行宫里。

      开门的人,接过牌子一瞧,赶忙迎了出来:“给四阿哥请安!四阿哥吉祥!”

      “今儿个,园子里来其他人了吗?”四爷下了马,整理着衣服。

      “回四阿哥,今儿个四阿哥是头一个。”看门的太监回话。

      “嗯!那是好,爷就喜欢清静。”四爷示意苏培盛,让香香她们下马车。

      “是!这几天陆陆续续的,来过几位阿哥。咱们每天都预备好,接待各位主子呢。”看门的太监很会说话:“四阿哥和各位,里面请!”

      看门的太监引着四爷一行人进门,这时候,自有人出来管他们的马和马车。

      “焰!咱们等一下见。”香香从焰身边经过的时候,还不忘摸摸焰。

      “看来,香香是很喜欢焰呢。”四爷喃喃的说了一句。

      “焰好像也很喜欢姑娘!”穆达在四爷旁边冷不丁冒出来一句。

      “不是像,焰就是喜欢姑娘,不然你去摸摸焰的脖子?”曹颙用肩膀碰了碰穆达。

      “呵呵呵,我可不敢!”穆达回碰曹颙。

      “你们在说什么呢?怎么高兴?”香香走到四爷身边。

      “他们说焰喜欢你!”四爷牵起香香的手,往里走。

      “奴才也很喜欢焰,等回去,爷还带奴才骑焰,好不好?”香香糯糯的讨好的问。

      “这要看香香的表现,香香今天表现好,回去的时候就让香香骑马。”四爷满眼的笑意。

      “好的!香香一定好好表现!”香香认真的点了点头,走了两步,像是想起来什么:“爷,怎样才算表现好呢?”

      “香香自己想!”四爷一脸的雀跃。

      “告诉奴才嘛?爷!”香香晃着四爷的手,一路问着,四爷笑着,就是不为所动。

      “四阿哥来了!老奴恭迎四阿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监从里院的侧房里奔走而来,迎面就给四爷下跪。

      “苏培盛,快扶魏公公起来。”四爷自己也快几步走了过去,苏培盛已经小跑过去,把老太监扶起来了。

      “魏公公身体看着还是那么硬朗。”四爷走到老太监的跟前。

      “托四爷的福,老奴身体硬朗着呢。终于是来了,老奴估摸着就是的这几天,四爷该来了。”老太监很是激动。

      “主子爷也惦记着您老呢。瞧!主子爷特地给您老,留了万岁爷亲赐的‘菊花白酒’。”穆达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拎了两小坛子酒,在魏公公的眼前晃了晃。

      “谢谢四阿哥,谢谢四阿哥!现在,也就只有四阿哥能想起老奴了。”魏公公说。

      “有我们主子爷惦记着,还不够?”穆达在一边打气。

      “够,够!老奴是前世修来的福,幸得年轻时可以伺候先孝懿皇后,现在又有四阿哥庇护,能在此安度晚年。老奴有福啊!”魏公公说着已经老泪纵横。

      “魏公公!请四阿哥屋里休息吧!”看门的太监在旁边提醒。

      “是了,老奴糊涂,四阿哥一路吹着风过来,赶紧到里屋喝杯热茶。”魏公公引着四爷他们往屋里走。

      香香安静的看着四爷他们和魏公公说话,互动,心里是感动的。香香知道,像魏公公这个年纪的太监,都是一群老太监在一起养老的。

      像魏公公年纪这么大了,还有差事儿。哪怕是个闲差,也是不容易的。在这香山行宫里,真正的是在养老了。

      听着魏公公伺候过先孝懿皇后,那就是看着四爷长大的老人了,四爷上心也是应该的。

      不过,看着四爷长大的人那么多,这个魏公公,定是帮助过四爷或者对四爷很好的人。

      四爷面冷心热,不过他热心肠的对象和事情,挑剔的很。这位魏公公确实让香香好奇着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