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蹄子

      “你说的都是实话?没有骗我?”听到肖张不似作假,蓝云燕信了几分,但又不敢肯定,遂歪着脑袋,皱着眉头问道。

      肖张则是下到了地上,走到桌旁,毫不客气的一把抢过蓝云燕手中的水壶,对嘴饮了起来,将本已半空的水壶里的水一饮而尽,然后擦了擦嘴说道。

      “我骗你作甚,明日早食你去一看便知,再说了,我骗你又没有什么好处,干嘛要骗你。”

      肖张给了蓝云燕一个肯定的眼神,镇定自若,仿佛亲眼所见。

      然后又追问道:“你走的时候,阿九他们有没有苏醒?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何没将我们供出?”

      “他们醒了吗?我不知道呀,你和霸道走了之后,我也立马离开了,走的时候他们还处于昏迷之中,更不知他们为何没将我们供出,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见蓝云燕一问三不知,肖张便不再追问,想来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感觉疑惑,但对自己无害,又为何要多费心思。

      随即就将此时抛之脑后,不再询问,几句托词应和过去之后,便不再言语。

      蓝云燕虽觉疑惑,不知肖张为何这样问,想必是因为此事并无引来宗门的责罚,所以才觉得奇怪。

      但这未尝不是件好事,打得痛快,又不必受到惩处,才懒得去管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摸着依然咕咕叫的肚子,低头沉思片刻,忽然抬头,好似想到了什么。眼带桃花,媚笑着糯糯的说道。

      “肖张,饭堂既然没有被拆想必里面现在还有剩下的吃食,要不你陪我去饭堂一趟,看看还有没有吃的,刚才才吃了几个果子,根本不顶事,还是有点饿。走嘛,陪我走一趟,好不好。”

      说着便拉住肖张的衣袖,不停的晃动着,撒娇般的说道。

      肖张则一脸嫌弃,甩开拉住自己衣袖蓝云燕的手,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说道:“我才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大半夜的懒得跑。况且我都吃饱了,现在只想睡觉。”

      说着便转身来到床边,不管不顾的躺下后,接着说道:“你离开时别忘了帮我关门,秋日渐凉,我可不想生出病来,顺便帮我把烛火灭了。”

      说完便背过身去,盖上被褥,不再理她。

      却不曾想到此话一出,却将蓝云燕激怒,张牙舞爪的凶狠了起来,一改之前的媚态。

      只见其一下从凳子上跳起,来到床边,把被褥掀开甩到了地上,将肖张一把从床上拽下,双手叉腰,挺起胸脯,口沫横飞,大声呵斥道。

      “好你个肖张,在饭堂我就该看出来,你就是一卑鄙下流无耻之徒。打人不敢冲在前,出事第一个开溜。我帮你出手,引得众人替你报仇,哪知你不但不感激,更不懂得知恩图报。事后我不敢去饭堂吃饭饿着肚子,只敢偷摸出来寻些吃的。你倒好,见无事,自己吃饱了也不言语一声,现在让你陪我去找些吃的还推三阻四,信不信我大喊一声,说你用迷药迷晕我,将我绑到你屋里,意图不轨,让你跳进湖海都洗不清。”

      肖张懵了,自己仅仅不肯陪他去饭堂就卑鄙无耻下流了?

      自己在饭堂也没求着她帮忙,只是其自愿出手,这哪里是不知恩图报了?

      你不敢去饭堂,难道我就有去吗?

      要不是运气好,老头那里还剩下些饭菜,自己现在还不是一样饿着肚子?

      意图不轨更是胡扯,虽然想法还是有的,但具体实施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自己还未成年,还是个孩子啊!

      一念至此,立即反驳道:“蓝姐姐,你就不要胡闹了,我对你意图不轨?我能做些什么?我还那么小!再说了,你出手并非我怂恿,而是你自己好勇斗狠,喜欢动手而已,怎么出事了反而赖到我头上来了,真是不知所谓。”

      听到肖张如此之说,蓝云燕更为生气,指着胸口难以擦去的掌印说道:“没人信?这就是证据,信不信我大吼一声,让所有人都过来看看,看看你这卑鄙下流无耻之徒对我都做了些什么,让大家来评评理,把你的手掌拿来比一比,看大家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说着便将胸脯挺的高高的,其上的掌印格外清晰,与肖张的手掌大小别无二致。

      见铁证如山,肖张顿时哑口无言,刚想答应,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有本事你就叫,把所有人都叫来评理。估计你还不知道吧,现在整个宗门都在盛传新来的弟子之中有两人喜好男风。不错,那两个人就是我和霸道。霸道为龙,我为凤。就算你亮出证据来,所有人都只会认为我将你当成姐妹,绝无苟且之事,不信你就试试。”

      肖张说完,一脸坏笑的看着蓝云燕,见其呆愣在原地,没有了把柄,不知该当如何的作态,分外解气。

      却不想几息过后,一个彻底爆发的蓝云燕出现在自己眼前。

      蓝云燕虚眯着眼,一手抓住肖张的衣领,一手凝出蓝色灵力光团,说道:“是吗?既然你不肯,就别怪我用强。你还没有凝气,我可已经处在中期,信不信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目露凶光的蓝云燕,边说边将手中的那团灵力,拉伸得若藤蔓般,缠绕住肖张的全身,然后口中念念有词,手捻指决,朝着灵力光团轻轻一点。便看见缠绕在肖张身上的灵力藤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的收缩、拉紧。

      肖张不以为然,想要凭借蛮力摆脱,却发现每次用力之时,缠绕在身上的藤蔓都会松动些,但却无法挣断,更无法摆脱,若附骨之蛆般,将自己死死缠绕,非蛮力可破。

      百息过后便彻底放弃,蓝色灵力藤蔓韧性十足,即便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无用。

      渐渐的肖张没了力气,体力完全耗尽,被捆绑得无法动弹不说,还感觉呼吸困难,仿佛下一刻便会窒息而死。

      “答不答应,如果答应便点点头,若不答应我便让你体验一下濒临死亡的恐惧。”

      蓝云燕边说边作势要藤蔓愈发收紧,却见肖张拼命的点头表示答应。

      见其答应,开心的妩媚一笑,松开藤蔓,将剩余的灵力收回体内,拍了拍手,便朝门口走去。

      肖张一屁股瘫坐在地,双手朝后撑着地面,大口呼吸着空气,说道:“慢着,要我陪你去饭堂走一趟也不是不可,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