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app下载视频

      我还记得你最初的样子,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你坐在窗台上,你鼻尖上的绒毛在晨曦照耀下,犹如发散的光芒勾勒出鼻子的轮廓,你微微睁开长睫毛的双眼似醒非醒,乌黑光亮的长发披肩及腰际,直到若干年之后,我回想起这些,心里想的不是用美丽或者其他什么词语来形容你,而是,安静。我心底期许,不要有任何声音打扰到你,不要任何改变此情景中的一切,哪怕一分钟,哪怕一万年——摘自《海航日志112778页》

      如果我不说出来,也许不会有人知道,也许等我说出来时,已经没有人会知道了。

      就像斯诺登,揭开了一个黑匣子,那个失事飞机的秘密可能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有必要让所有人知道事实吗?有必要让熟睡的人知道真相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很久,也许我该埋藏在心底,直到永远。

      可是如果肉体不存在了,那个肉体里面寄存的思想还能保存吗?那个无数人的疑问还能被揭示出来吗?

      灵魂和肉体不能分离,哪怕一刻钟的时间,如果脱离了这个肉身,拿什么安放我无处安放的灵魂?

      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我要最后的那句话说出来,呆迈特,你挡住我看视频的视线了。能不能挪一下你的屁股,我知道你也想看,可是你是可以移动的,而我躺在病人的床上,用最后的余光恳求你,我将要看不到世界了,难道看最后一眼视频总可以吧。

      世界似乎只隔了一层窗户,可是谁会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窗外的世界呢?

      这个问题很简单,你看了我,我抽空看了视频,看到我最后最想看到的东西,不是你,然后我愉悦了,宽容了一切,没有恨意,也没有爱意,平和了,怎么能不平和呢?

      死亡将抹平一切,因为一切都归于死神。它是上帝的杀手,耶和华的表弟,考据癖可以证明,死神和上帝是亲戚关系。

      至于他们血缘的根据在考据癖的参考书里,我就不再此赘述,懒得动嘴,怕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因为如无必要勿增其体,我说的越多,考据癖越兴奋,它要考据的范围越大,它就是为了干这个而生的。

      这辈子它就忙活这个了,除了这个,它还能忙什么呢?那个它又不会。不是我多嘴它真的干不来那个,所以它只能干这个,既然如此大家扯平,我不多说,你也别多考,因为烤糊了对大家都不好。

      平和是我现在唯一的语气词,我太平和了,有时候心跳都能吓我一跳,神经麻木了可不好,医生说形成不了条件反射。我要条件反射做什么呢?都这个时候了,可是医生还是强调让我多受刺激,所以我看视频,多刺激一下神经。

      或许我能缓过来,求你别挡着我了,就在回光返照的间隙,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只告诉你一个人,因为你是我唯一信任的人,其他人不可信,真的,我不再垒述,就说一遍。

      呼吸,呼吸,呼吸啊,呆迈特,这个时候只能和自己生气,否则还能怎样?

      夏天的早晨总是比冬天的来的早了一点,因为夏天嘛,可是空调让季节变化不是那么的明显。

      因为空调就是干这个的,永远25度,不冷不热刚刚好,可是我不在乎了,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最后一次问:孩子是自己请回家又亲自送走的客人吗?

      你没有回答,你沉默着如同大多数时候,虽然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无多,虽然和你一起的经历短暂,可是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情,范天明和我说了你的所有事情,包括你不知道的和你已经忘记了的。

      你沉默着,这个问题太尖刻了,对于你,对于我,我看到了你回避的眼神,用我最后的余光,窗外的景色真美啊。

      即使在医院里,即使躺在病床上看,夏天的酷热感觉不到了,夏天的翠绿更加夺目了,可是我还是闭上了眼睛,因为眼睛里的泪水拒绝我看窗外的美景,拒绝我再看看这个世界。

      留念是不存在的,和身躯一样。这个时候我感觉身躯都不属于我自己的了,这个用了多年的躯壳,老的不能再老了,老的掐不动了,我不能回忆过去,因为那要回想很长时间。

      时间不允许停留,催促着,每一次吸气都带来冰冷,每一次呼气都带走热量,我只做一刻停留,

      你终于挪到窗口,我可以看见视频了,这让我的心脏又刺激了一下,缓缓神聚聚气,你为什么把头扭向窗外呢?呼吸,呼吸,呼吸呀,呆迈特,还需要最后一步。

      我把你所有的事都记录在记忆芯片里,只占用了一小部分储存空间,所有事件只是一条条编码和一段段视频,所以我又看了一眼视频。

      所有的事情都包含在其中了,比人的大脑还清晰,还可靠,还长久,短短的一小部分就可以了,就可以把人的一切书写清楚,可以看个明白,最后人就不需要回忆了,只需要看看视频就可以了。

      可是我不告诉你,这里面有关于你的一切,那谁还会知道呢?谁还会知道你的过去,你的事情,就连你自己都忘却了。

      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谢谢你在最后还会流泪,我是严春宁,,,在今日下午看见了你,不再需要言语,再也没有遗憾。

      最后,所能留下的只是关于一个人的故事,嘟,嘟,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