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基尼翘臀

      结束了和异调局的那堆人精客套后,王宇也离开了总部,他在这附近有一间“员工宿舍”。

      一栋双层小别墅!在这市中心简直就是土豪标配,更别说这栋小别墅还带有一圈占地千平的花园。

      其实这是个完美的“监狱”吧,花园就是个缓冲带,里面不知道放着多少监视器呢,然后围墙不是挡住外面的人而是挡住里面的人吧。

      王宇就没见过民宅修这么厚的围墙,而且这栋小别墅周围的楼房肯定都住着政府的探员,说不定还有一支特别行动小队随时待命着,而且就算在这里发生战斗也不会波及平民。

      因为这里可是“富人区”,那些有钱人早就被政府安排好了吧。

      段文瑞带他来到震动小别墅后正打算离开时,王宇叫住了他:“能不能告诉我肖雅的事?”

      而段文瑞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两人就在花园里的小亭子交谈起来。

      选在这里是为了处于政府监视下吧,是不是说明房子里没多少监控?

      “小宇啊,咱俩也算熟悉了,肖雅的事情我可以给你说一部分。”

      嗯?王宇挑挑眉,这是有隐情的意思喽?而且这还暗示我自己去调查对吧?

      “她从军校毕业后就加入的异调局,确实是个有能力的孩子,但是在作为前线探员的时候是很优秀,可是做为指挥管理者的话,就不行了。”

      “她会不懂指挥?”既然是专业军校毕业的不可能不懂吧。

      “懂,她在校的成绩一直都是最好的,但是有时候她会装不懂。”

      王宇没有说话,等着段文瑞解释,果然段文瑞接着说道:“你要知道,不管是异调局还是其他部门,有时候不是把看见的脏东西全部铲光就可以的,有时候我们甚至需要放任某个污点在眼皮底下存在,至少它被我们盯着危害可以控制。”

      “所以她无法接受?”

      “有时候可以,但是有时候哪怕我们盯着也会有意外,出现意外我们是很难过但是确实更多的应该是更加要把事情做好才对,可是肖雅那孩子啊,大概是见不得别人受伤吧......”

      王宇听到这里一愣,心里某个地方仿佛有了共鸣一般微微一动。他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她可是专业的,也会这么感性?”

      “她加入异调局就已经说明这丫头的性子了,原本她应该去公安部的。”段文瑞说道这里却不往下说了,王宇明白这其中的事情属于不方面说的隐情。

      “我明白了,所以说之前她独自行动也是一次冲动?”

      “简直可以说是愚蠢了。”段文瑞此时也是叹息道:“她的处分必然是很严重的,我说的调离恐怕都算轻了,所以你不用觉得是因为你才这么安排的,倒是安排她做你的教官反而能给她争取了个观察期,说起来你应该算帮她。”

      “好吧,我明白了。”王宇点点头,他也不清楚这话里面几分真几分假,不过至少逻辑合情合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就这样吧,今天你可以先熟悉一下这里,附近有超市和餐馆,明天早上八点去总部接受培训,你可别迟到了。”段文瑞边说便起身准备离开。

      “那我不送你了。”王宇笑着目送段文瑞走出花园,然后转身朝这个新家走去。

      走进房子里才发现这栋小别墅装修很有品味,简洁大气,没有什么繁琐的花纹图案,但是不管是家具的布置空间的利用,都很让人舒服。

      这房子的原主人一定是个有内涵的有钱人,这房子肯定不是临时修建的,多半是某个和政府有联系的有钱人其中一处居所,现在被征用来作为王宇的放养点。

      【一楼客厅左上角有监控,还有过道上,以及北侧窗户上】

      这些监控刚好能掌握我在房间里的动向,就算躲在视野盲区,但是盲区几乎是被分割开的,只要知道自己的动向完全可以判断出我在什么位置。

      这些监控不是用来打探我的隐私的,而是做好一旦需要抓捕我可以方便作战小队行动吗?

      像王宇这种,如果在开阔地正面作战那是只有被秒的份,但是在房间中或者复杂环境下,那真是不动用大规模杀伤武器无法拿下的。

      “二楼没有?”

      【嗯,只有楼梯处有】

      还算尊重我吧,至少还是给我留了一些隐私自由,不过本身二楼就很容易陷入被包围难逃脱的境地。

      那些超市食堂多半也是官方的,在远的地方肯定去不了,就连去异调局的路上都是全程被监控,但是总觉得有点怪?

      王宇觉得政府的布置似乎有点奇怪,可是想不到是那里奇怪。

      【他们在防备其他人接近你,或者说攻击你】

      哦对!就是这个,不愧是宇,自己只是凭感觉,宇肯定是通过观察细节分析出来的。

      “在防备救世联盟吧,不管是那天晚上的黑衣人还算张山震那边,我的存在肯定已经被救世联盟知晓了,他们会如何行动难以预测。

      不过王宇不担心救世联盟,他比较担心另一位玩家的行动,他会怎么做?

      他如果打算采用暴力,全世界都没人能阻止他,希望那位杨大才不是个莽夫。虽然这名字挺莽的。

      “宇,末日的难度是越来越高的吗?”王宇躺在客厅沙发上眯着眼在脑海中询问道。

      【嗯,但是难度提示不是末日的难度,而且玩家自身可能面临的危险的难度】

      嗯?

      【末日本身就是末日,它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灾难,但是就像是之前的末日我们是被投放到一个小镇上,而不是繁华的大城市里,也没有遭遇强大的魔力生物,假如这个末日是我们以后才遇到,那么我们肯定会被投放到献祭的主战场中,而且会遭遇存在理智或者被侵染后更加强大的魔力生物】

      “原来如此,那么是否存在那种,极限也就是那样,能毁灭那个世界的文明但是却无法对玩家造成威胁的呢?”

      【有的,事实上有些末日对于那个世界是名副其实的末日,可是可能换个地方就是一次小小的天灾人祸,玩家的强大并不在黑核的考虑范围内,黑核也不是为了迟早一天靠末日杀死玩家,也有不少玩家够强大后无视末日活得好好的】

      “黑核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死玩家,也是,他要是真的是为了不断折磨玩家,那么再强的玩家直接给他扔到即将被黑洞吞噬的末日中还不是照样完蛋。”

      【不过虽然是这样,可是......玩家很少有正常死亡的,玩家的寿命哪怕到最后一刻也不会出现力量下降,所以哪怕晚年也不用害怕末日,但是能寿终正寝的玩家很少.......】

      宇的话就像是某个鬼故事,让王宇有些背后发凉,黑核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恐怕永远不会有人知晓,除非能超越黑核,否则谁能知道那么牛批的玩意在想什么。

      “也就是说,有些末日也不是无法抵抗的喽。”

      【嗯?玩家只要成长起来,基本上生存都是......】

      “我不是指末日里生存,我是说--------消除末日灾难!”

      【......几乎没有玩家这么做......】

      “几乎?那就是有人干过?”

      【也有玩家为了获得末日中的某种好处会去那么干,毕竟被黑核认定为末日的文明其实也是注定被淘汰的文明,是“错误”的文明.......】

      “你觉得安娜错了吗?”

      【......王宇?】

      “没什么,我现在也只是说说,放心吧,说到底我也只是个小人物,先就这样吧,我们聊聊别的,或者你给我唱唱歌?现在暂时是属于我们放松的时间了”

      【...嗯,好】

      .........

      某个未知空间中,在巨大的宫殿下,少女脸上带着略有些担忧的神情,但是很快还是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变得坚定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