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赚交流

      女孩回过头,面露疑惑地看向他。高个子的女孩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她点点头,高个子的女孩便先进了501的房间里。

      等走廊只剩下弗朗和她两个人时,女孩问:“你是?”

      “我是弗朗。”

      弗朗看向她,清秀柔和的脸,熟悉的五官,明亮如黑珍珠般的眼睛,只是表情看起来淡漠而内敛,完全不同于自己记忆中的跳脱活泼。他心里不禁有些怀疑,难道真的认错人了?

      “你是零号吗?”

      女孩走到他面前看着他,伸出手轻轻帮他掸掉了身上的一片浮尘。这个动作有些唐突,但是她却是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我是零号。”她顿了顿,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不过你要找的应该不是我。”

      “哦?”弗朗挑眉看着面前没什么表情的女孩子,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如果你说的是在迷城里遇见的,那只是一个喜欢冒充我的人罢了。”零号淡淡的说。

      “她为什么要冒充你?”弗朗纳闷。

      对面的零号却突然不说话了,她一言不发的看着弗朗,明明是一脸无害的表情,可是却让人觉得有点发毛。

      弗朗表面上维持着万年不变的懒散表情任由她盯着,心里却忍不住腹诽,这个原装零号怎么比冒牌的还要奇怪。

      “帮我一个忙。”原装零号突然说。

      “什么?”

      “我明晚有一个很重要的剧本,但是缺一个队友,如果你和我组队我就告诉你她是谁,以及为什么要冒充我。”

      弗朗眨了眨眼睛,突然笑了:“这样好吗?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万一我很菜坑了你呢?”

      “没关系。也没指望你有用。”零号淡定道,“凑数而已,是个人就行。”

      弗朗眼角抽了抽,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莫名其妙被骂了呢?可是他看对面女孩一脸一本正经的表情,又觉得她本意应该不是这个。

      “……剧本不都是随即匹配的吗,你怎么知道自己明晚的剧本很重要?”他接着问。

      零号看着他,微微皱起眉头不解道:“你就是个凑数的,问那么多干嘛?”

      弗朗又是一噎,他还是头一次知道有人说话这么气人,这样一比,盗版零号还真是可爱多了。偏偏自己面前这个人无论说什么都是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让你觉得她真的是很认真地在说话。

      弗朗深深呼了一口气,努力维持住自己脸上的微笑,只是声音里不自觉就带了点自己都没发现的蛋疼,“那我问问我明晚几点上线总可以了吧?”

      “十点零四分。”这次零号回答地很干脆,“你想问的问题,我会在游戏里告诉你的。”

      “哦。”弗朗干巴巴的点头。

      “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

      零号冲弗朗微微颔首,然后转身推门进了501的房间。弗朗在原地做了两个深呼吸,随后又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和小姑娘置气好像也太幼稚了。

      他叹了口气,失笑着摇摇头,慢慢悠悠下楼吃晚饭去了。

      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食堂的人挺多,弗朗看着挤挤攘攘的少年少女们,有种高中晚自习下课的感觉。

      他端着打好的饭在食堂角落里找到了坐在一起吃饭聊天的连城,婉言和安心。几个人不知道在聊什么,说说笑笑很开心。安心虽然还有点不在状态,但已经比之前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多了。

      “你们在聊什么呢?”弗朗放下盘子坐到了安心身边。

      “我在听连城和小言说他们昨天排到的剧本呢!”安心微笑着解释,“他们在昨天的游戏世界里居然全都变成动物了,有个玩家居然变成了猪,他一说话就会打呼噜……”

      安心想到那个滑稽的画面忍不住自己就笑出了声。

      连城也笑着看向弗朗,“安心还和我们说了你们昨天去的世界,是【次方】对吧,听说你为了救了一个NPC耍了一群赏金猎人。挺厉害的嘛。”

      “厉害什么啊。”弗朗还没说话,婉言却翻了个白眼,“【次方】最大的势力之一都被他得罪了。上一场游戏结束后他要是没上猎杀名单我把碗吃了。”

      “你们也去过【次方】?”弗朗直接忽略了婉言不友好的语气,好奇道。

      连城无奈的看了一眼婉言,歉意地对弗朗笑笑,“我和小言去过那个世界一次,不过烧饼没去过。赏金猎人的确不好对付,如果下次再回到那里你要小心。”

      “小心有什么用,他这么弱。”婉言不以为然地说,“你以后少一个人玩游戏,你和烧饼两个人在【次方】里就跟人形提款机差不多。能活到最后还完成任务简直都是奇迹了。”

      婉言其实对弗朗并没有什么恶意,说这话也只是觉得他在【次方】里的行为太唐突了给自己惹了不必要的麻烦。

      因为很多游戏世界是有几率重复遇见的,所以如果和游戏中的NPC或组织结下梁子,下一次再去这个世界时可能会影响到下一个任务,因此在游戏世界都最好低调一点,这也算高玩的常识了。

      不过婉言嘛,是一个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明明是关心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会变味。

      好在弗朗已经习惯了,所以心平气和习以为常。

      说来也奇怪,对婉言这种明晃晃的毒舌他抗性很强,但是像零号这种一脸无害然后噎人于无形的他反而有点扛不住。

      连城笑着给婉言圆场:“今天应该来不及上线了,明天晚上十点一起组队游戏吗?”

      弗朗想到了和零号的约定,摇了摇头,“我明天晚上有事,下次吧。”

      安心看向弗朗,“你有什么事啊?你不会和易子轩那个家伙一样,嘴上说着有事,其实就是不想和我们组队然后自己跑去玩单人了吧!”

      “真的有事。”弗朗无奈。

      “有什么事?”

      “很重要的事。”弗朗冲她眨了眨眼睛,然后转移了话题,“说起来,易子轩已经上综合实力排行榜了,他原来这么强吗?”

      “唔……”提到易子轩安心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有些纠结道,“我不知道啊,我最近好久都没有看见他了。”

      连城也插话道,“是你们认识的人吗?如果突然变强了,有可能是觉醒了能力吧。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但是有些能力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很强的战斗力的。”

      “是啊,比如说医者那个死变态。”婉言咬牙切齿地说,“要不是他那双该死的爪子,我能给他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听婉言提起医者,弗朗下意识去看安心,果然见她的脸色一下子有些愣怔,但是又很快低下了头,假装在吃饭掩饰住了自己的神情。

      弗朗移开视线,却什么也没说。

      几人吃完饭便各自散了。无话则短,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晚上。

      十点零四分,弗朗准时吃下药丸,戴上了游戏设备。一阵酥麻的电流流过,他再次进入了游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