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的决择

      当赵国栋提到曾岭县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李卫东的身上。

      李卫东才刚刚说过曾岭县的蒜薹运不出去,可能会出事,这才过去没几分钟,事情就真的应验了!

      现在上级领导已经下了指示,运输公司必须得抓紧时间调配车辆,毫无疑问的是,接下来运输蒜薹,将会跟抗洪抢险一样,上升到政治任务的层次。

      政治任务做不好的话,可是要被追责的,到时候上到公司一把手于正诚,下到货运处长赵国栋,甚至是调度队长罗兵,都有可能受处分。

      罗兵作为调度队长,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一点,他一脸尴尬的望着李卫东,眼神中透出一股歉意。

      正常情况下,中午时间车辆都已经被调派出去,就算罗兵有三头六臂,也找不到车,这年头没有手机,一旦车派出去,除非是到达目的地,否则是联系不上的,更别说中途把车叫回来了。

      好在李卫东提前将二十五辆车派去曾岭县。

      有了这二十五辆车,就相当于运输公司及时的执行了任务,即便是曾岭县的事情最后闹大了,运输公司也能够被免于追责。

      陈霖则是一脸的难堪,翻转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前一秒钟他还在说李卫东破坏规则,甚至质疑李卫东收取了货主的好处,下一秒却发现,李卫东完成了一项政治任务。

      赵国栋并不知道所发生的事情,他现在关心的是车辆问题,听到李卫东有二十五辆车,赵国栋立刻冲到李卫东面前,急切的问道:“小李,你那边还能调到车?”

      李卫东点了点头:“有二十五辆。”

      “马上派到曾岭县!”赵国栋立刻说道。

      李卫东看了看手表,开口答道:“处长,这个时间,那二十五辆车,应该有二十辆已经到曾岭县分公司了,我想司机师傅都开始吃午饭了。”

      “已经到了?”赵国栋顿时一头黑人问号,不过他顾不得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派车去拉蒜薹。

      “立刻给曾岭县分公司打电话,派车去运蒜薹。”赵国栋开口吩咐道,然而下一秒,赵国栋马上摆了摆手:“算了,还是我亲自指挥吧!”

      ……

      此时的曾岭县,蒜农们找不到车,无不是群情激愤的样子。

      “我种了大蒜,结果这蒜薹一斤都卖不出去,全都要烂到地里了!”

      “我还指望着卖了这茬蒜薹,给娃交学费呢,现在可好,什么都没了,娃的学费可怎么办啊!”

      “要是种粮食的话,就算赚不到钱,好歹能吃饱饭,现在蒜薹全都卖不出去,你让我们一家老小明年吃什么啊!”

      “我们辛辛苦苦一年,就这么白费了!”

      县委里的人也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电话打个不停,询问各个单位还有没有车辆。然而仓岭县只是个贫穷的县城,根本没有什么企业,自然也找不到多余的车辆。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一阵车辆的鸣笛声,鸣笛声越来越近,同时还有汽车发动机轰鸣的声音。

      一排老解放卡车,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车一边走,还一边鸣笛。

      只见为首那辆车的副驾驶上,探出了半个身子,这人手里还拿着个扩音喇叭,冲着人群便高喊起来:“乡亲们,我们是运输公司的,来给大家运蒜薹了!”

      “运输公司来给咱们运蒜薹了?”

      “你们看,来了好多辆车!

      “太好了,有车了,蒜薹能卖出去了!”

      “娃的学费有着落了!”

      原本还在义愤填膺的蒜农们,瞬间开始欢呼起来,无数的蒜农涌向了运输公司的车队,兴奋的将车辆团团围住。

      “还等什么,快回家割蒜薹去!”

      ……

      赵国栋放下了电话,随后长出了一口气。

      “蒜农都已经散了!”赵国栋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二十五辆车是远远不够的,其他的运输业务先停一下吧,优先给曾岭县派车,先解决蒜薹运输的事情。”

      罗兵点了点头:“知道了,下午四点以后,就有车返回了,到时候我都派到曾岭县去。”

      “刚才光顾着调度车辆了,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会有二十五辆车被派到曾岭去?”赵国栋开口问道。

      “这就得问李卫东了,车是他派出去的。”罗兵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其实曾岭的货运订单昨天才送来,按理说至少要排队七八天,才能轮到他们,结果李卫东今天就把车派到曾岭去了。具体情况你问他吧。”

      罗兵说着,把李卫东叫到了近前。

      “小李,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把车派去曾岭?”赵国栋开口问道。

      李卫东早已经想好了托词,他开口解释道:“最近几天食堂里总是吃蒜薹,我一打听才知道曾岭的蒜薹大丰收,结果我回来一查,并没有发现曾岭县的货运订单,当时我就上心了。

      蒜薹这东西没法储存,若是不及时运走的话,用不了几天就会坏掉,这青河地区,有大规模运力的就咱们运输公司,所以我当时就在想,应该是曾岭县那边没有及时的下货运订单。

      昨天下午,我们调度科才收到了曾岭县的单子,一下子要100辆车,我今天早晨看到这订单,就意识到事态紧急,否则的话曾岭县也不能要那么多车。考虑到曾岭历来民风彪悍,我就猜想到,蒜薹运不出去,可能会出事。”

      “分析的很合理,不过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可以先向我汇报。擅自主张的话,会引起误会的。”赵国栋开口说。

      “我也是事急从权,曾岭的单子昨天才送来,我早晨上班的时候才看到,那时候已经来不及跟您汇报了。而且根据公司制度和调度员工作职责,我作为计划调度,有权力进行车辆的应急调配。”李卫东开口答道。

      “说的也对,计划调度是有权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车辆应急调配。不过有胆子这么做的可没几个。”赵国栋话音顿了顿,接着问道:“所以今天及一大早,你就朝曾岭派车了?”

      “我看了一下日历,今天是初十,农村逢集,到时候蒜农会聚在一起,要出事的话十有八九就是今天。现在蒜薹还没有烂掉,马上组织运输应该来得及。等下次逢集得是五天后,到时候蒜薹怕是已经烂了,就算是有车运也晚了。”李卫东回答道。

      “想不到啊,你考虑事情竟然这么周详!”赵国栋长叹一口气,赞许的看了看李卫东,随后对罗兵说道:“老罗,看来你后继有人啊,小李能力不错,以后可以多分给他一些重要工作!”

      赵国栋一句“后继有人”,让房间内的吃了一惊。

      罗兵是调度队长,这个职位是比较容易升官的。一旦罗兵升迁了,那么货运处就需要一个新人的调度队长。

      赵国栋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有意培养李卫东,作为下一任的调度队长。

      不远处,陈霖三人又一次被扎心了。

      前不久,三人还鼓噪着,让李卫东去最基层当现场调度,没想到眨眼的功夫,李卫东就成了处里的储备干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