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盗行天下

      清姬很庄重的咳了一声:“朗玛雪山,天狼皓月。封魔出鞘,地狱无门,”

      “没了?这是何意?”

      张子歌不解的问道

      “阎罗殿下的心思,我哪里敢乱猜哦!你牢记在心便行”

      张之歌暗道:“朗玛雪山,是指老前辈说的朗玛山,天狼皓月是什么呢!封魔出鞘,是封魔剑吗?地狱无门?可恶,到底什么意思”

      随后张子歌问道:“清姬姐姐,地狱有门吗?”

      “当然有啦,地狱八大鬼门分别有五方鬼帝八人镇守着,我告诉你啊!你可别说他们坏话哦”

      “五方鬼帝可是能和那仙界的五宫老神仙对抗的人,就连我们十殿阎罗王也可以和十二仙派对衡。当然,我家主人一殿是最强的啦”

      “丝……丝……”

      张子歌:“那地狱什么时候门会关闭”

      清姬:“地狱的门怎么可能会关闭,要不然每天那么多鬼混该去那里,地狱门关闭了,人间不到处是流浪鬼魂了吗”

      张子歌:“这倒也是”

      清姬想了想:“不过我倒是听孟婆奶奶讲过提过一次,好像很多很多年前,地狱好像关过一次,不过忘记了是为何关过的了”

      张子歌:“无妨,我慢慢寻找吧,对了你喊孟婆叫奶奶,你多大?”

      清姬恼怒的说道:“不知道女孩子的年纪是随便问的嘛,你看我模样,小女子才刚刚二十有一!”

      张子歌恶寒的看了看清姬,不管是仙界还是冥界都是一个比一个活的长的老阴bi 两千一还差不多。

      随后张子歌收拾了东西,牵着飞鹰便要离去。

      “喂!你去哪”

      “我要走啊,总不能住这里吧”

      随后张子歌牵着马,走在泥泞的道路上。

      “等等,带着我,主人说让我跟着你,”

      张子歌:“干嘛,监视我啊”

      清姬:“不是啦,主人怕你功力太低,容易被人所害,让我保护你”

      张子歌暗道:“不管阎罗王是出于什么目的,但身边有个妖族高手保护着,这可是联盟大国也请不来的高手啊!这种段位的高人能露个面就是给面子了”

      心中暗喜:“那好。我们约法三章,不要和我耍你的大公主脾气,半夜不要靠近我,”

      “少侠小女子知道啦我好不容易来趟人间,这次一定要玩个够”

      随后一男一女一马伴随着泥泞的道路,迎着朝阳走在一眼望不到头的古路旁。

      远处时不时传来

      “清姬,我问你是不是每个人死了,孟婆都要端上一碗忘魂汤”

      “那怎么可能呢,孟婆奶奶可是主管世间万物投胎的一把手,就好比你们人间那个管理人升迁的那个”

      “吏部?”

      “对对对,就是管人投胎的,如果作恶多端那下辈子绝对不可能为人,”

      “那群人还没有享受十殿阎罗大人的十六层酷刑地狱,怎么可能喝一碗汤就投胎了”

      张子歌:“那孟婆也是个大官啊,吏部天官”

      清姬:“可不要小看奶奶,奶奶如果发火,那仙人也要抖三抖,通常那种喂汤的事,阴差鬼兵都抢着做,那是他们的荣幸”

      张子歌:“那你一个蛇王不去妖精那里,怎么跑地狱去了”

      “小弟弟呀,有些事情知道的越晚越好!姐姐可不是在哄你哦”

      “切,装模做样”

      “你……”

      汝南国,凤都城,凤都人口约一百六十余万,

      此地三面环山一面环水,皇宫建在半山腰处。

      气势磅礴的皇宫犹如仙人般俯视着下方络绎不绝,车水马龙的都市。

      古槐街,贯穿凤都南北的一条大道。曾是千年前,一位老神仙在此歇息而出名。

      三十米宽的大道中,此时人声鼎沸,摩肩擦踵。今日正值庙会,是祭仙的重大节日。

      一家茶铺旁坐着一个颓废失意的男人。

      就在不久前他失业了,他名蔡勇,曾是凤都古槐区缉贼衙门的一名巡街快手长官。

      因压错领导,导致捕手没有升成,又被栽赃陷害,后来散尽家财,才得以逃脱。

      失去工作的蔡勇才发现什么叫人走茶凉,曾经向他贿赂讨好的小商铺,如今正眼都不带看他一眼。

      曾经升官时,想着带乡下老娘在城中过上好日子,举债在联盟银行买下了一套二进宅院。

      一想到马上要还的房贷,和儿子的学费,让他欲哭无泪,无能为力。

      “吱呀……”

      “相公回来啦”

      一个粗布妇人在井边用力的敲打衣服笑着说道

      “嗯,蒙儿学习可还好?”

      妇人湿手在身上拍了拍:“蒙儿学习一向稳定,老先生都夸我们蒙儿将来能封侯拜相呢”

      中年人苦笑一声心中暗道:“谈何容易啊,一个小小的衙门便勾心斗角如此严重,更别说封侯拜相了,”

      “那个相公,工作可有找到,家中米面已不足,娘亲的病又复发了,我想着要不我去家父那里在去借点?”

      妇人满脸忧愁的说道

      蔡勇顿时火冒三丈:“工作和钱财我自有办法,要你这蠢妇瞎操心,怎么还嫌弃你那老父羞辱我羞辱的不够吗,哼……午饭你们自己吃吧,别做我的了”

      蔡勇不吃是想省点米面,并非生气不吃。

      里屋传出病咳的声音:“咳…咳…勇儿,娘不吃了,你要吃好……别为娘这身老骨头……咳……咳……”

      “还愣着做甚,去给娘煮药啊。唉。”

      “是,是,我这便去”

      妇人连忙放下衣服,跑向灶台,熟练的吹起火折子,一股浓烟慢慢升起。

      蔡勇轻轻的关上门,看着门外街道,欢声笑语,匆匆忙忙的人群。

      顿时觉得这世界与他无关,他想死可他知道如今处境想死也死不了。绝望的看着天,如行尸般的走着。

      “啪…”

      “勇哥,干嘛呢,这么漫不经心,是不是捡到钱啦,要是真捡到别忘记分兄弟一杯羹哦!”

      一个头带黑帽。破旧的上衣露着胸怀。满脸猥琐的笑着。

      蔡勇冷冷的看着他:“六子,你觉得我很好欺负吗?”

      六子扣了扣鼻屎说道:“嘿!勇哥,这你可误会我了,我小六曾经也没少受到你的帮助”

      “说实话,勇哥我知道你现在难,要不要干票大的”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闹,你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如今我也管不了了,再来烦我,拳脚伺候”

      六子拦下要走的蔡勇:“哎…勇哥,我六子人虽然不信,可我什么骗过你啊”

      “就是在今天上午,我在西街溜达时,看到一个半大小子,还有一个绝美妇人,在来福客栈休息”

      蔡勇:“别人住店,与我何关”

      六子奸笑道:“你是不知道啊!那美人的一举一动,让我着实想了一下午啊”

      蔡勇:“六子你小子又忘记了,前年你调戏良家妇女,如果不是我保你,恐怕早就被八十杖棍杖毙了,如今还不死心,滚”

      “勇哥,我话还没说完呢,别生气呀!美人再美,我六子也就想想”

      “可我看到那少年住店时,掏出一枚金币啊,哪可是百枚银币啊,是大哥你不吃不喝加上贿赂整整两年的收入啊!”

      “可那少年就像扔出一枚铜币一样,扔给店小二,点了好酒好菜,最多也就值得五枚银币,剩下的他竟然全点上主食打发给门外的臭要饭的了,你说气人不”

      蔡勇:“哦…竟有如此财主”

      六子紧接着说道:“可不是嘛,最主要我看他包袱打开时,散落出来的金银珠宝有数千之多,还有半掌厚的联盟支票,少说也有数万啊!”

      蔡勇思考片刻:“那又如何,你与我说这些想干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