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日人人插

      刘三皮一脸古怪的看着杨正东问道。

      “说啥呢?红楼老板姓马,我姓杨,怎么可能是他儿子……呸呸……什么乱七八糟的,被你们带歪了!”

      杨正东一脸无语的说道。

      “马和羊不都是牲口嘛,一家人也不奇怪,听说红楼老板也是咱临川的,说不定你是私生子啥的?”

      王大锤瓮声瓮气的猜测道。

      “我去你的,你才是牲口!你才私生子!人家马老板在港岛生活几代了,前两年才回来建了红楼……我跟你们解释这个干屁啊!反正订好了,去吃就吃不吃拉倒!”

      杨正东感觉要被这群活宝气死了。

      “去,必须得去!就算是私生子也没关系嘛!马和驴都能生骡子,你这就算小洋马也没问题呀,我还想跟人老板扯上点关系呢,人家都看不上我……”

      “滚!”

      杨正东随手抓起一个沙发抱枕就扔了过去,刘三皮怪叫着躲到一边。

      “正东,你怎么跟红楼那边认识的?”

      老朱笑着看他们打闹,然后向杨正东问道。

      “我和他们有合作,就是我说的种菜那个事情,红楼就是我最大的客户。不仅临川这家店,现在国内和港岛那边的餐厅,用的也是我们梦溪村的菜!”

      杨正东在沙发一角坐下来说道,他可不敢再挨着程秀婷做了,这女人估摸有点馋他身子。

      “你说的种菜给饭店是供给了红楼?”

      刘三皮嗷的叫唤了一嗓子,吓了杨正东一跳。

      “吓死我了,什么毛病这是?吱哇乱叫的!就是红楼啊?有什么问题吗?”

      杨正东没好气的说道。

      “没什么问题,传说中一盘西红柿鸡蛋卖到88的,不会就是你供的菜吧?”

      “如果是这个价格还真有可能,不过我给他们的菜只卖十块钱一斤,他们自己去村里运输,算下来成本至少也得三十左右,卖到88也能说的过去!”

      杨正东想了想说道。

      “那肯定是了,听说现在红楼出了很多新菜式,像白切鸡、红烧乳鸽、脆皮烤鹅、酿豆腐、咕咾肉这些,竟然几百上千块一份,就这省城的都跑这里排队预订,跟这菜不要钱似的……”

      刘三皮长出了一口气介绍说。

      “好家伙,一盘菜几百块?我工资才五百,够吃一份白切鸡的吗?”

      王大锤惊讶的张大嘴巴,他家里只是普通农村家庭,不像刘三皮是个小富二代。

      “刚够,听说白斩鸡是388一份,那味道……”

      刘三皮说着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你去吃过?”

      “快说说红楼的菜怎么样?”

      看到刘三皮这模样,其他人顿时来了兴趣,连忙不停追问道。

      “不是跟你们吹啊,我还真吃过!不过吃的是打包回来的,我爹请人吃饭带回来的,那味道……”

      “切!”

      “去!”

      “装X!”

      “就是!”

      一群人纷纷竖起了大拇指,以为他真去红楼吃过呢,没想到就是吃了点剩的,真是浪费感情。

      “你们这是啥态度,我好歹去……吃过是吧?正东,今天能不能弄个白切鸡给我们尝尝?”

      刘三皮舔着脸凑过来,一副讨好模样的问道。

      “应该没问题吧,我让那边准备的菜单,也不知道他们准备的什么,想必是有的!”

      这些菜都是杨正东教给陈家辉,又传到红楼饭店去的,按照常理陈家辉应该会安排上。

      “啥?他们安排菜单?正东,赶紧打电话!”

      老朱一听就急了。

      “咋了,老朱?他们安排就他们安排呗?还省事了呢!”刘三皮不解的问道。

      “你们啊,一个个都是大少爷,红楼那菜哪个不是贵到天上去的,让他们安排,咱们能出的来门吗?”

      老朱一脸无奈的说道。

      “对啊,他们的烤乳猪听说一份2888,正东,赶紧打电话吧,别一顿饭造进去上万块,真不值得!”

      刘三皮也反应过来,帮着老朱劝道。

      “没事,有多少算多少!咱们好不容易吃顿饭,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

      杨正东没想到老朱是担心这个,哭笑不得的说道。

      他还真不怕,马千里给他一个月开着五万的顾问费,一顿饭而已,大不了扣去呗。

      “死狗,还是去打一个电话吧?我们去点菜好了!”

      程秀婷也劝说道。

      “真没事,我在红楼也挂着职务,他们主厨是我的学生,放心的让他安排就行了。先说好,这顿饭不管多少都算我的,大不了让他们扣工资呗。”

      杨正东不在意的挥手说道。

      “啥?红楼给你开着工资?让你做啥啊?不会是做男公关吧?”

      “还有红楼主厨是你学生?学的啥?”

      “对啊!对啊!学的啥?不会主厨还上小学吧?”

      一帮人连忙七嘴八舌的追问道。

      “你们瞎猜什么呢?红楼主厨陈家辉都快五十了,还上什么小学?他跟我学厨呢!还有你大锤,你要想当男公关就自个儿去,这身板估计没问题!

      我是做红楼餐饮集团的顾问,你们说的那些白切鸡什么的就是我创的,他们红楼学过去的……”

      杨正东也服了这群家伙了,一个个脑子里就没有正经东西,思想是邪恶的很呐!

      “………”

      “………”

      “………”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竟然都安静了下来,包括老朱也是一样,这个得意门生他也有点看不明白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要真不想去红楼,我就打电话取消了,咱们吃小馆子去!”

      杨正东叹了口气说道,为啥说实话就是没人相信呢,他杨老师人品那是杠杠的好不好?

      “吃!必须去吃!为了你吹的这牛B也得去!”

      “就是,我就想看看红楼上面飞了多少小母牛!”

      “估计全临川的牛都没下一代了!”

      “小母牛开飞机,东哥是牛X上天了!”

      “………”

      老朱也犹豫了一下,然后回房间打算找找藏的私房钱,别真让这得意弟子吹得太大,到时候丢了面子。

      杨正东则是一脸古怪的看着这群人,也不知点怎么说了,他心里狂喊,老子真的没吹牛X啊!

      不管了!

      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一群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的玩意儿!

      吃顿饭而已,都上升到怀疑杨老师人品的高度了。

      玻璃友谊太特么脆弱了!

      他出门骑上摩托车,先去接“小魔女”去,还是朱小雅最好,别管说啥都信,家里这帮人……友尽!

      “快点看看能找到多少钱?别让正东到时候丢了面子!”刘三皮等杨正东出去赶忙说道。

      “我身上有二百!”

      “我身上一百零八块五!”

      “我有八十!”

      “我只有一百!”

      “我也带了二百!”

      几个老爷们开始凑钱了,不过貌似加起来也不够一只烤乳猪的,大家转头看向程秀婷。

      “都看我干什么,我带着小金库出来的,八百多,不够我再给我妈打电话!”

      程秀婷掏出个蓝色小卡片,是最近银行刚推出不久的银行卡,很精致的小卡片。

      “都别凑了!老师我还在呢,怎么也不能让你们一群学生掏钱,咱们今天就去尝尝红楼的菜,说实在的我还真没吃过呢!”

      老朱出来,看到一帮人凑份子,连忙笑着说道。

      “哎呀,老朱,不会是你藏的私房钱吧?钱老师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先把搓板给你预备好?”

      刘三皮嬉皮笑脸的问道。

      “嘘!到时候别说是我的,刘波这钱你拿着,到时候去结账。千万别让你钱老师知道,别看她姓钱,那钱都在肋骨上穿着,别坑我知道不?”

      老朱赶紧把一把子钱塞到刘三皮手里,小声的吩咐起来。

      “明白!明白!老朱你不容易啊,不抽烟、不喝酒、不找妹子,全心全意为家的三好男人!”

      刘波接过钱估摸差不多小一万,咧着嘴笑着说道。

      “油嘴滑舌,赶紧的吧,一会儿钱老师也回来了,正东去接小雅,估计也不会太久!”

      “嗯嗯,老朱,交给我你放心!”

      刘波拍着胸脯保证道。

      其实他也决定,到了红楼先找个机会给家里打个电话,让老爹支援点“弹药补给”,说什么也得把这个场子帮着杨正东给圆过来。

      当然一群人的谋划,杨正东是不知道的,他此刻刚到了一中门口,考试大概还有十分钟结束,门口已经聚拢了大堆等着接孩子的家长。

      他看到中午的几个妇女也在里面,当即没敢往那边去,生怕在被抓着“查户口”。

      都不知道她们家闺女到底多大?长的是圆是扁还是方,怎么就能和处对象联系到一起去呢!

      结束铃声响起,杨正东给自个儿找了个显眼又能看到大门口的位置,打算在这里等着朱小雅出来。

      果然不一会儿,就看到金色余晖下,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朱小雅,和小雀斑吴悠三人,边说边笑的走出校门。

      好像是没有看到杨正东,微微皱了皱眉头,杨正东只能赶紧挥手,让他能够看到自己,不然小魔头发起火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里!”

      杨正东边挥手边喊道。

      朱小雅也看到远处的杨正东了,刚才低落下去的小脸,微微的翘起了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又跟着小朋友们边聊边向这边过来。

      这丫头,还真是挺傲娇的,有本事别过来啊?

      杨正东心里暗自腹诽不已。

      “下午考得怎么样?”

      杨正东等朱小雅她们走近,连忙上前两步带着阳光般的笑容问道。

      “哎呀,姐夫,难死了!”

      “就是,物理那都什么破题,简直能把人逼疯了!”

      “我也没做完,心灵受伤啊,求姐夫安慰!”

      朱小雅还没说话,另外三个丫头就喊了起来,吴悠还想往他怀里凑,一把让眼疾手快的朱小雅拉开了。

      “去边去!别占我哥的便宜,你们笨怪谁!”

      “说的跟你做完了似的!”

      “就是,咱们水平都是半斤八两……”

      “我还真做完了,不光做完了,还检查了两遍,不敢说满分,起码九十以上没一点儿问题!”

      朱小雅骄傲的像个小天鹅,一脸鄙视的看着损友们傲娇的说道。

      “呜呜,不活了!姐夫给你开小灶,我咋就当初没要一套试卷也做一下呢!”

      吴悠装模作样的干嚎起来。

      “切,马后炮!当初谁笑得最开心,看我天天熬夜做题拍着巴掌看笑话!杨正东,我们走!不理这仨神经病,友尽了!”

      “有了男人忘了朋友,朱小雅你真行!”

      “就是!我受伤的小心灵啊!”

      杨正东看着不停斗嘴耍宝的几个人,也是哭笑不得,女孩们也这么会玩呢吗?

      “行了,今天哥带你们红楼吃大餐,考得好的算奖励,不好的算安慰!”

      杨正东大手一挥痛快地说道。

      “红楼?我的天啊,没事了,我不受伤了!”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姐夫,天天让我吃红楼,我给你暖床也行!”

      “去边去,不看你那模样,我今天伤心最多,我要吃最多补一下!”

      “你怎么知道姐夫不喜欢我这样的?我比你大!”

      “你那是肉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