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视频ios官方下

      “小七兄弟!”姻云小姐又靠近小七一步。

      小七闻见姻云小姐淡淡的闺香,看到姻云小姐含笑的眼神和红润的嘴唇,听到姻云小姐娇细的柔音,早已心乱神迷。

      姻云小姐看出了小七的窘态,捂住嘴格格一笑,露出弯月似的迷人的眼睛。

      “你不认识我啦?”姻云小姐柔声道。

      小七从没认识过这样动人的凌府小姐,但又感到姻云小姐是那样的熟悉。

      “我们见过?”小七瞪大了眼。

      “当然——,你不记得啦?”姻云小姐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抿嘴神秘一笑,转身在众丫鬟的簇拥下,回游廊离开了。

      小七一时有些愣了,实在想不出什么时候曾遇见过她,但又确实很熟悉。

      不过能和她早就相识,那就似乎离娶到她又近了一步。想到这里,小七心情一下子舒畅起来,不觉吃吃的笑出了声。

      “啪”的一声,不知哪里飞来一盏酒杯砸到小七脑袋上,砸醒了小七的白日梦。又不知众人里谁嘟囔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众人发出一阵哄笑。

      小七红了脸,嚷道:“就想吃了,怎么啦!”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哟,真是癞蛤蟆啊……”

      小七很是尴尬,正要还嘴,下人小林出来解围:“欧阳公子是明云公子的客人,不得无礼,都干活去吧!”

      众人这才各忙各的了。

      “姻云小姐是老爷的掌上明珠,明云公子也很是疼爱这个妹子,刚才欧阳公子你跟众人还嘴的那些话,似乎有些不妥……”下人小林委婉提醒。

      小七自知是有些不妥,但确实是心中所想,不算违心,因此也并不在意。

      不觉半晌已过,忽听得凌府外鼓乐宣天,鞭炮齐鸣,凌府外人声鼎沸,浩浩荡荡的迎亲仪仗队鱼贯返回凌府。

      花轿在众人簇拥下落在凌府朱门前,凌明云着那一身红色新郎服翻身下马,牵出花轿里的新娘。那新娘凤冠霞帔,头盖百子绣花锦,在凌明云的牵握下,迈过炭盆,跨过门槛,正式迎进了凌府的大门。

      新郎新娘拜完天地和凌父凌母,新娘便被众丫鬟送到了新房,而凌明云则举了一盏酒杯,来到喜宴当中,逐席挨个敬酒答谢。

      凌明云来到小七桌上时,小七早已举杯多时了。

      然而凌明云像根本不认识小七一样,指着小七问:“他奶奶的,这穷野小子是谁?老子怎么没见过啊?”

      小七一愣,过命的朋友,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了?

      小林在一旁忙陪笑道:“明云公子喝多了,这是你请来的朋友欧阳齐心公子啊!”

      凌明云依旧一脸酒气:“是吗?他奶奶的,请柬发太多了,记不清了,既然来了,那咱就干一个,来吧欧阳朋友!”

      说罢,凌明云一饮而尽,哈哈一笑,并不管小七喝没喝就到下一桌去了……

      毕竟官宦人家,前来凌府赴宴祝贺的实在太多,凌明云直接喝倒在了喜宴上。

      众人过来把凌明云抬回新房,凌明云就昏沉沉睡了过去。

      喜宴散去,已到了晚上掌灯时分。

      小林引小七到了凌老爷的书房——凌老爷终于闲下来,他要见见小七。

      书房内灯火通明,凌老爷端坐在檀香几案后,旁边姻云小姐正在给爹爹沏一杯清茶。

      姻云小姐见小七进来,微微一莞尔,对凌老爷道:“爹爹,来了。”

      小七瞥见姻云小姐,心中又止不住一阵激动。

      小七向凌老爷行揖手礼:“晚辈拜见凌大人!”

      凌老爷道:“不必多礼!此番公子来,招待不周之处还望见谅。明云酒喝多了,还在昏睡,就过不来了。你就只陪老夫聊上一聊吧。”

      只见那凌老爷又看了看姻云小姐,略微一顿:“欧阳公子,老夫还得好好谢谢你救了姻云啊!”

      小七一愣,怎么?自己什么时候救过姻云小姐了。

      凌老爷看出了小七疑惑,依旧不紧不慢的说:“公子不必疑惑,且听老夫道来。”

      原来,这凌老爷只有一儿一女,凌老爷对他们疼爱有加。尤其是对儿子凌明云,从小捧在手心,心头肉一样护着。

      而凌明云却从小就乖张顽劣,从不肯静心读书用功,天天纠结一帮其他府上的小孩打架胡闹,渐渐成了昌名城的“小混蛋”。

      而女儿凌姻云出生后四岁尚不能开口说话,府上一度以为凌家要多一位哑巴郡主了。凌老爷四处寻医不见效果,直到天青道的玄诚道长进府医治,方才开口说话,之后姻云小姐便显露出她聪颖敏锐的一面,读书无师自通,过目不忘。

      那玄诚道长为防止姻云小姐哑症复发,当时便留了一位天青道的女道姑淳灵道长,长留在了凌府,凌府也辟了专门的院落供养女道姑淳灵道长。

      时光荏苒,一晃十多年过去。

      凌明云成了昌名城有名的纨绔子弟,纠了一帮小厮,做起了昌名城里的“混世魔王”。而凌姻云则把书读得越来越深,直到有一天起了出门遍访天下高人,洞悉“圣人之道”的心。

      然而自古以来,哪有女子做圣人,求取圣人之道的?

      不过还好,淳灵道长最擅长天青道的易容易声术,姻云小姐死缠烂打央求淳灵道长教了自己易容易声术,又让阿贵和小林教了自己骑马。

      一切准备妥当,姻云小姐就等一个时机了。凌明云婚礼前一个多月,正是凌府上下忙做一团的时候,姻云小姐瞅准时机,按哥哥凌明云的样子做了易容,以哥哥凌明云的身份,骑马遛出凌府,寻天下高人去了。

      凌老爷三天后才发现姻云不见了,淳灵道长、阿贵和小林这才意识到姻云小姐易容骑马出去了。凌府这才派了二三十人到处找凌姻云。

      姻云小姐虽然聪明过人,毕竟江湖经验欠缺,本以为哥哥“混世魔王”的身份能保护自己,哪成想,引来的都是“混世魔王”的冤家对头。

      幸亏竹林那一夜,遇见了小七,而小七碰巧就救了姻云小姐一命。后来姻云小姐也确实有些后怕了,就邀小七赴哥哥的婚宴,更是为了能有个人陪自己一同回趟凌府。

      原来,小七早就和自己心心念念的姻云小姐在一起了!而姻云小姐也曾经那么的依靠过自己,想到这些,小七心里不觉又是一阵激动。

      “原来如此……然而,晚辈仍有一事不明白,初次遇见玄诚道长和后来的白眉道长,一定都知道姻云郡主的身份,却为何依旧以“公子”称呼姻云小姐?”小七依然有些疑惑。

      “哈哈哈哈”凌大人爽朗的笑道:“看破不说破,是天青道的道规。天青道的高人们,从一开始便看清了这一切,只是不说破而已。”

      小七这才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怪不得今天白天的凌明云很陌生,原来此凌明云不是彼凌明云啊。既然送姻云小姐回家,看了已经完成任务了,那么也没什么再留的必要了。

      “凌大人,那晚辈明早就告辞了”小七道。

      凌老爷道:“欧阳公子,你也已离家多日,我也不便久留。也好,公子早些歇息,明早好早些赶路吧。”

      姻云小姐也向小七正式道谢,就各自别过休息不提。

      第二日早起,小七自己早早起床,刚收拾停当,姻云小姐安排小林送来了点心和路上的干粮。

      “姻云小姐此刻不便过来,不能送公子了,安排小的给你送来路上的干粮。姻云小姐要小的转告公子——公子多多保重,姻云小姐和你后会有期。”小林说道。

      小七心里却忽然一阵惆怅,自己穷小子还真的和姻云小姐后会有期吗?

      小七别过小林,跨上棕毛马,独自上路了。

      出了昌名城没多远,小七忽然看见前面的路上阻着一队人马。

      走近才看清,那队人马阻在路中,路当中放着一张精致的小地桌,桌上一套精巧的茶具。桌旁坐着一个人,正悠闲的喝着茶。

      喝茶的不是别人,正是凌明云,真正的凌明云!

      小七下马走到凌明云面前,揖手道:“明云公子,有礼了!”

      那凌明云头也不抬,“你他奶奶的就是那个穷野小子啊?!”

      说罢,猛的掀翻地桌,一脚踹在小七的腰间。小七被凌明云这突如其来的一脚直接踹躺在地上。

      “离我妹远点。撒泡尿照着自己,看看自己那货色,”凌明云吐了口唾沫道,“弟兄们,给这小子长点记性!”

      那其他人拳脚就像雨点一样招呼到了小七的全身。

      小七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只能努力的抱住自己的脑袋。

      小七脑袋嗡嗡作响,不知过了多久,雨点散去了。小七努力睁开青肿的眼,从眼缝里迷糊看见凌明云他们逐渐走远了。

      那一刻,小七极其恍惚——短短几日中,同样都是凌明云,一个救他的命,一个要他的命,这命运实在难以捉摸啊。

      小七全身疼痛难忍,昏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