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门洗马

      可是坚持,又应该怎么坚持呢,说到底,自己已经硬是坚持了两年,是否应该放弃这执拗的想法呢?如果是其他人,恐怕早就产生了诸如此类的犹豫念头,怀疑自己的做法与信念是否仍旧那么的值得捍卫。然而约克却不会如此,他是决计不会悠游寡断的,在这一点上,他是个认死理的人,绝对不会屈服。

      关掉喷洒的洗澡水,浴室里嘀嗒的落水声就变得清脆而悠长了,约克感到身体清凉了很多,夏日的燥热似乎被洗的一丝不剩。

      穿上衣服走出浴室门的那一刻,肌肤上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似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凉意。

      约克来到阳台,寻思着晒晒太阳,暖和一下身子,可惜一片有些灰白的愁云恰好遮住了太阳,风似乎比方才大了不少,空气中带着丝丝凉意浸透到街道上的四面八方。

      晒太阳的念头落了空,便好不乐意地回到房间裹起一张薄被子,坐到沙发上玩手机。

      洗澡期间,父亲似乎又打来了两次电话呢。算了,我才不管呢,无视掉好了,眼不见心不烦,约克一边想着一边刷起了娱乐视频。

      没多久,窗外天空乌云密布,雷鸣轰隆几声,就携带着大雨倾盆而下了。沉闷的空气被压得越发的逼仄,淅沥沥的声音不断地传到屋里。

      打开拉门,看着阳台外面天空中那片被酷热蒸腾而成的云汽正咆哮着下着烈雨,约克眉头挤到一块,露出一副麻烦的表情。心里想到,“看来待会出门,得撑把伞了。”

      回到屋里,外面的雷雨声不绝于耳。

      约克坐到沙发上,拿起沙发靠背上摊着的一本书来,这是一个多月前在市里的图书馆借回来的,是一套叫《苍穹之龙》的玄幻冒险小说之中的一本。

      虽然这套书已经看过了,但约克还是禁不住被书中的一些精彩片段所吸引,绕有趣味地反复看了好几遍,总有些爱不释手。

      如今,如果有什么方法能够排解他内心里面对工作与生活的烦闷,那么拿起一本奇幻的小说,让自己的思想与意识逃离现有的世界,进入一个完全架空的幻想世界,跟随着书里的角色去冒险去战斗,于他而言便是再好不过的一种选择了。

      无论是神奇的魔法,亦或是诡谲的剧情,不管是各种各样的异能,还是千奇百怪的魔兽,都成为吸引他的理由。

      等会出门,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去图书馆还这套十三册的明天就会超过借阅期限的《苍穹之龙》。

      当然啦,还书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他倒也不在乎逾期一两天,被扣一些逾期费,只是这套《苍穹之龙》已经看得太多遍了,到现在已经实在是无法满足他的好奇心了。

      所以他想换个新的故事,以期在这无聊且烦躁的生活中点缀起一段不平凡的新征程,那么,到图书馆去重新挑一套心仪的书就是一个必要且吸引人的理由了。

      约克手里捧着第十三册的《苍穹之龙》,看着封面上那个身穿紫金铠甲,手握无尽之剑的蓝发少年站在一头巨塔般的黑龙的额头上,往决斗的终点——失落之城翱翔而去,心情竟舒畅了许多。

      他不禁回想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有多少个夜晚在思维的琴弦中弹奏着一曲又一曲的鏖战笙歌。在遥远的梦幻中,他化身成为蓝发的少年,意气风发地挥舞着手中那焕发着金色圣光的无尽之剑,在沼泽、密林、魔窟、遗迹、迷宫等等诸多秘境与各色魔兽决斗,对拼。

      他就像是一个饥饿了好久的人,被一个个奇幻故事的美味所吸引,流连于现实中所绝对无法品尝到的梦幻之味当中。他大脑那充满无尽想象的味蕾,如饥似渴地享受着一杯又一杯由小说家呕心沥血酿造而出的绝美幻想之酒。

      他几近陶醉,在各种各样的世界里如痴如醉,飘飘欲仙,就像是大梦一场,每每掩卷,都恍如隔世,慨叹不已。

      如果自己能生在那样的一个世界,那该有多好!如果世界进入那样的一个时代,那该多么地令人振奋!约克常常这样憧憬着,在心里对梦幻的冒险总是意犹未尽。

      他再一次翻开《苍穹之龙》第十三册的书页,一行行排列整齐的文字随即映入了他的眼帘。

      他的心里充满了敬意,他深深地明白到:就是这样的一些由横与竖,由点与勾所堆砌而成的小小文字,以一定的语法,通过千变万化的排列组合,竞可以描绘出无数个千奇百怪,妙趣横生的世界。

      这些在雪白书页上看起来有些生硬的黑色墨迹,既看不出有什么颜色,也看不出有什么画面,但经过大脑思维机器的加工,便可以形成纷繁复杂的色彩以及极尽华美的画面。

      他不禁觉得文字是如此鬼斧神工的一种发明,而文字的使用者又是多么的聪明与富于想象。

      屋外仍旧天雷滚滚,墨色的云朵似乎还尚有余力,不见雨势有所收敛。约克打开拉门看了一眼,又回到屋里,看来还得再等等,现在出门的话,即便是撑伞也会被淋湿不少吧。

      每一次下雨,整个世界就会变得跟新的一样。

      这场三点半左右开始下起的大雨,到了六点多钟才开始有些减退,再怎么凶的暴雨,也总有偃旗息鼓的时刻。

      看到雨势渐退,约克便把十三册的《苍穹之龙》整套装进背包里,准备出发。

      刚刚煮了点面条,草草吃了两碗对付一下饥肠辘辘的肚子后,约克便提着一把蓝伞背着黑色的背包出门了。

      天空中偶尔还会锤响一声惊雷,清脆的前奏与浑厚的尾声在世界里惊鸿般略过,大雨拍打在雨伞上的“噼啪”声便又复侵入耳朵。约克走在雨水“唰唰”的街道上,耳朵中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嘈杂声音。

      下班回家的人们挤满了道路,大的小的车辆穿梭中来来往往,喇叭声,说话声,引擎声,甚至是鞋子踏在坚硬的石板上的声音,都一锅端地在这条街道上煮的沸沸扬扬。

      还有一段路就要到地铁站了,这时,迎面走来三个小伙子,他们都穿着黑色的修身西裤,白色的v领衬衣,头发乌黑油量往后梳起,露出额头。年轻的五官让人不禁觉得朝气蓬勃,前程似锦。

      约克不觉心里感到几分失落,想起自己刚毕业出来社会的时候,似乎也是这般的充满激情与朝气,世界在初出茅庐的自己面前还是一个充满新奇的神秘盒子。

      可是再反观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冗杂而严肃,成人的世界里充满了利益的计较与勾心斗角的戏码。心软的人会被不知不觉地吃掉,大鱼吃小鱼时,是绝不会考虑小鱼是否乐意的。弱肉强食的法则,在利益的争夺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

      许许多多的微笑尽皆不过一副阿谀奉承的面具,为了各自的利益有时会撕破这可笑的虚伪,进而大放厥词,不共戴天。

      这在父亲的生意场上几乎是常有的事,偶尔听父亲讲起谁谁又背地里吃独食,压价格扰乱市场。谁谁又被威逼利诱,退出了圈子。

      约克渐渐就学会了充耳不闻,这样的事情,不是在世界各地每天都以同样的本质在不同的情况中上演吗,世间常态,又有什么好吃惊的。

      只是,自己觉得这些事情很讨人厌罢了。

      他尤其不明白为什么世界竞是这般的可笑与无趣,许许多多的人机关算尽,像个被金钱与利益囚禁的奴隶一样地活着。

      他想起自己叔叔在生意上对父亲的背叛,更觉出乎意料却又情理之中。人一旦利欲熏心,是会被欲望的汪洋大海浸泡得几乎面目全非的。

      仅仅因为分成上的一点矛盾,叔叔便伙同别人在背地里抢夺商家,以比父亲低的价格把资源夺走,等父亲发现时,叔叔已经赚的盆满钵满,而父亲的生意却受到了挫折。那么,究竟是谁对谁错呢?

      生意场上,没有对错。只是人情不值一提,利益才是一切罢了。财路若被断,则六亲不认,那种事情也并非是没有的。

      叔叔与父亲的事情,到现在也没有冰释前嫌的兆头。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对生意场的这种认识,让约克发誓彻底远离父亲的生意,绝不愿意接手这样的事业。毕竟一旦接手父亲的生意,就意味着自己要进入这样一个世界,甚至会成为一个自己所讨厌的人。

      他认为,那样的一个世界,是会把人给吃掉的世界,把自己对世界与人的热爱,对生活与自然的柔情给吞食殆尽的利益至上的世界。

      约克讨厌那样的世界,所以他要逃离那里,离的越远越好。他寻求一个新的世界,一个远离这种唯利是图,充满激情的世界。

      不过,要不了多久,在他的面前,就会迎来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的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