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大查焦

      冯海定下心志,道:“掌门师兄,师门买办的事务是不是也应该再商议商议。”

      师门买办事务是最美的一个差事,郑贺年没有提起,无非是想安抚冯海,其他师兄弟们也都不好过问,当下听到冯海主动提起,都觉得有些意外。

      郑贺年不知冯海是何用意,问道:“五师弟,你不想做这个差事?”

      冯海道:“这么久了,我也想自在自在……”

      郑贺年是不愿看到冯海抽身事外的,给冯海留点事做便能留住冯海的人,这样郑贺年的心里才是踏实的,毕竟,那个木匣子还在冯海那里。

      郑贺年沉思片刻,道:“不是我不愿意,师门买办之事非其他事务可比,师门所需每样物品的需求,价格,品质的好坏,哪一家诚信可靠,哪一家物美价廉,还有那些市面上找不到的东西,该去哪买,找谁去买,这都需要十分丰富的经验,以及十分广阔的人脉,这些事一向都是由你去做的,他们都不如你合适。”

      冯海道:“这些我都已想过,我已经写好了一个册子,什么东西哪里有,该去哪里,找什么人,都写的很详细,掌门师兄不必担心,我也不是一上来就什么都懂,相信师兄弟们一样能够做的很好。”

      师兄弟们闻言都是一怔。

      有如此充分的准备必定是早已想好的。

      郑贺年回想起孙小德临终时,事关冯海的叮嘱,问道:“五师弟,你将师门事务推脱掉……可是有了什么打算?”

      冯海静默片刻,觉得早晚都是一别,不如趁现在早早讲出来为好,回道:“不瞒师兄,我已打算离开师门,云游四海,想到处走一走,看一看。”

      郑贺年望一眼其余师弟们的反应,见他们都不发表意见,道:“你想好了?”

      冯海道:“师傅在世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我问过师傅的意思,师傅也已经同意了。”

      师兄弟们面面相觑,心中都在猜测,以为是冯海对他们师傅的临终安排有所不满。

      “记住,老五今后是去是留,你不许过问。”

      郑贺年又想起了孙小德临终时的叮嘱。

      他仿佛已经打开了一扇大门,看到了孙小德与冯海之间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藏在一个木匣子里,而这个木匣子只有冯海知道。

      郑贺年的心中忽然咬定了一个想法:他人可以走,但秘密必须留下来。这个秘密是属于翠微剑派的,绝不能让任何人从师门带走。

      想到此处,郑贺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了……”

      他望一眼老八齐钰,道:“八师弟,师门买办的事务,由你来负责如何?”

      齐钰一心只求修行,并不想插手师门事务,但犹豫片刻,还是应允道:“好吧……”

      冯海也轻松了许多。

      郑贺年话锋一转,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哦,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因为师傅丧事的缘故,一直没能顾得上,如今师傅已经入土为安,也是时候告诉大家了。”话落,望向冯海,道:“五师弟,你意下如何?”

      冯海被这没来由的一问,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道:“不知师兄所指何事?”

      郑贺年提示道:“东西。”

      冯海不明所以,疑惑道:“什么东西?”

      郑贺年道:“你忘了,师傅临终前留下的那个木匣子。”

      师兄弟们听到孙小德临终前留下有木匣子,心中一紧,纷纷望向了冯海。

      冯海心中激起一片凛然。他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郑贺年是如何知道木匣子的,见师兄弟们都向自己看来,缓缓站起,道:“师兄,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郑贺年故作惊疑,道:“五师弟,你难不成是想占为己有吗?”

      众人此刻都已明白过来,目光中都泛起几分贪婪。

      王德善第一个嚯的站起,道:“掌门师兄,什么木匣子?”

      师兄弟们也都相继站起,看样子都十分关切。

      郑贺年望一眼众师弟,拾起身前案上的翠微剑,缓缓站起,道:“你们有所不知,师傅临终时,把我与五师弟二人留在房中,除了将翠微剑托付与我之外,还说起过一个木匣子。”话落,望着冯海道:“那里面装的,可是师傅闭关二百余年的心血……”

      王德善沉思片刻,向冯海望去,大步逼近,仰头盯着冯海的眼睛,道:“五师兄,可有此事?”

      冯海望着王德善矮胖身躯看了两眼,撇开目光,道:“我说没有,师弟肯相信吗。”

      王德善目光在冯海脸上削来削去,终是一甩衣袖,大步走回座位,道:“我不信!”

      老八齐钰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可随后师傅叫大家都进去的时候,我记得十分清楚,五师兄的手上是两手空空的。”

      师兄弟们闻言,都陷入回想,忆起当时情景,确实如此。

      郑贺年道:“你们还记得师傅出事那天吗,师傅在卧房醒过来,支走了所有人,唯独留下了五师弟,之后,五师弟便一个人去了师门禁地翠云谷,为的,就是从翠云洞府的炼丹房中取走那个木匣子。”

      林松惊讶道:“炼丹房?”

      郑贺年道:“不错,师傅在翠云洞府中,有一间炼丹房。”

      林松疑惑道:“师傅闭关二百余年,难道是为了炼丹?”

      郑贺年道:“这……就要问一问五师弟了。”

      众人都望向冯海。

      林松走到冯海面前,问道:“五师弟,大师兄说的,可都是真的?”

      冯海没有言语,此时的他忽然想起了翠云洞府炼丹房中那个书架后面的脚印,眼角余光望了一眼李静心,内心渐渐焦躁不安。

      他不能确定那个脚印究竟是郑贺年留下的,还是李静心留下的。

      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带着木匣子安然无恙的离开师门了。

      齐钰见冯海不做回答,又望一眼李静心,走上前去问道:“静心,师傅的一日三餐都是你负责的,你平时与师傅接触的机会最多,大师兄说的,可都是真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