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app视频下载

      不说别的,首先这天气就热。

      当天是将近三十度的温度了。

      可宁卫民却因为昼夜温差大,还穿着昨天夜里来上班的那套长衣长裤。

      其次,出师不利。

      让宁卫民没想到的是,像牛津字典这样的工具书居然没买到,还得三天之后才有可能来货。

      所以走出八面槽外文书店的时候,不但闷热的天气让宁卫民汗流浃背,像是穿着衣服跳进了热水坑里一样。

      刚才在书店里又找又问的,耽误了半拉小时,白忙一场,也让他心里十分烦躁别扭。

      “妈的!什么破天儿!切!这么大的书店居然连本儿工具书都没有!”

      宁卫民在心里不停地骂着,不一会儿,走到了商店旁边的存车处,又开始去寻找自己的自行车。

      这年头,自行车是人们出行的主要工具。

      所以但凡大一点的商店门口,都有个固定的地方集中存放自行车。

      假如商店门口空场较大,甚至能用铸铁架圈起专门的存车范围。

      而没有空场的,为了多腾出一些地方通行,也就只能因陋就简,把自行车沿着马路一条长龙的横铺过去了。

      像王府井百货大楼是属于前者,而外文书店则属于这后者。

      这两种情况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管理程度的不同。

      圈起来的,管理者的目光能覆盖全范围,看护当然较为周全。

      不但小偷不敢轻易来冒险。

      车辆万一被谁给碰倒了,肇事者也能自觉的及时扶起。

      而横铺过去的完全不同。

      因为一旦存放的车辆过多,很容易就能超出管理者眼界的范围,看车老头儿难免就顾不过来了。

      这不,宁卫民的两分钱存车费就等于白交了。

      他的车按照顺序摆在比较靠后面的地方,离那看车老头有三十米远。

      结果他的车被别的车砸倒了,便无人管无人问。

      看情形,估计不知道是谁,拿车的时候太粗暴,生拉硬拽的把旁边的自行车都带倒了。

      而且仗着看车老头没看见,一辆车也没扶就走了。

      素质低劣,相当可恶!

      不用说,见此情景,宁卫民越加气儿不打一出来。

      觉着今天自己出门,怎么跟没看黄历似的,干什么什么别扭。

      可话说回来,不幸中倒有个万幸。

      那就是倒在地上的一共有十几辆自行车呢。

      宁卫民的车上仅仅压着两辆车,这让他还不用太过费事儿就能把车推走,倒也不能算糟糕透顶。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把最上面的两辆车挨个扶起之后,宁卫民正要去扶起自己车的时候。

      偏偏有一个路过的行人来跟宁卫民打听道路,询问人民银行的位置。

      而这一打岔却让事情真的坏菜了。

      因为路人的耽搁,打断了宁卫民连续扶车的动作。

      这就直接导致路人离去之后,当宁卫民再扶起自己的车,低着头推着车,想要赶紧离去时。

      被一个正好推着车来存车的姑娘,误会成了不负责任离去的肇事者。

      “哎呀!你不许走!”

      一声娇媚的喝止声,带着极度的不满。

      跟着一辆车身是玫瑰红颜色的自行车闯入宁卫民低垂的眼界。

      霸道的一歪把,这辆车的车轮就挡住了宁卫民的去路。

      宁卫民惊讶的抬头,顺着叫声望了过去。

      他立刻愣住了,面前正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

      长长的头发梳着两个麻花大辫子,身穿着很洋气的连衣裙。

      虽然是横眉立目,可也得夸一句漂亮,甚至配得上“高贵”二字。

      就因为她的车,她的衣服和那双脚下尤为少见的白色高跟鞋。

      在这年头,不是一般人能穿戴的。

      可惜,没什么工夫能让宁卫民细打量了。

      因为像这样家世不错的姑娘,脾气当然也爆得很。

      随着一句“把你碰倒的车都扶起来!”。

      姑娘毫不客气的犀利指责就纷纷而来。

      必须得说,这姑娘的口舌比真正的枪棒厉害。

      大义凛然之下,简直是把宁卫民当成了十恶不赦、卑鄙无耻之徒,劈头盖脸的痛斥。

      宁卫民不是没有试图解释,。

      可惜姑娘固执得很,一点也不信他的说辞,甚至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宁卫民又不能学她的样子,真的提高嗓门去喊去吵,大庭广众之下有失风度啊。

      况且这又是什么地方啊?

      围观的人就跟找到了蜂蜜的蚂蚁一样,迅速围拢过来

      宁卫民非常清楚这样的局面,越拖越麻烦,越拖对自己越吃亏。

      很快,看到连管车老头儿都被引过来了。

      权衡利弊下,他并不难做出了妥协的决定。

      于是他不再辩解了,赶紧麻利儿的按照姑娘的意思,一一把车扶了起来。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打算,硬吞了这口窝囊气。

      最终的结果就是他的委曲求全,让他在众人的嘲讽和讥笑下,宛如耗子一样溜边儿走了。

      那大姑娘却被人民群众当成了仗义执言的道德英雄,于一片称赞和喝彩声中得意洋洋,顾盼生姿。

      宁卫民甚至都能想象,看车老头多半儿会免了姑娘的存车费,以作“见义勇为,仗义执言”的鼓励。

      妈的,如果说生活教会了他什么。

      那就是他懂得了男人绝对不能大庭广众下和女人讲理。

      在她们天生的性别优势上,男人实在没多少胜算,即使是白的也能被打成黑的。

      或许是今天的基调彻底就是丧气,宁卫民摊上的倒霉事儿仍未结束。

      他骑着车在清华园门口一拐弯,来到东安门大街上的邮票总公司,也没碰上什么好事。

      居然总公司门口的小市场一片清淡,几乎就没几个人。

      等进去跟营业员一打听才知道,敢情昨天小市场里私人交易起了争端。

      有两拨人为了一套黄山邮票打起来动了刀,把公安给引来了。

      那不用说,这事儿不过去,小市场的热闹劲绝对恢复不了。

      而且让宁卫民同样没想到的是,整版的鸡票销售速度远超过去年的猴票。

      明明比猴儿票多出了一倍的发行量,可才不到半年,整版鸡票居然在邮票总公司已告售罄了。

      宁卫民是什么都没买到,一样是白来一趟啊。

      就这样,在邮票总公司的营业厅粗略转了一圈之后,他的心情已经极度低落到谷底。

      今天实在没什么兴致再去京城饭店溜达了。

      此时此刻,本着贼不走空的心态,他也只想再去王府井的京城画店喽喽,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书画值得入手了。

      可世上的事儿就是这么绝。

      就在宁卫民重新上路往回骑,途径清华园澡堂的那个十字路口,右转弯再奔南边八面槽的时候。

      这一天最大的意外灾难发生了。

      有两个七八岁的小孩,本来正从北向南和宁卫民一样顺行着。

      却突然间从路边蹿上了马路,改变了行进方向。

      他们似乎要赶在绿灯结束,汽车较少时,一起跑到对面的东安市场去。

      可骤然出现在宁卫民的车前,当然让宁卫民猝不及防。

      刹车是来不及了。

      情急下,宁卫民赶紧猛转车头!

      可是,躲过了俩孩子,却一猛子撞上了马路对面的一辆自行车!

      “咣当”这一家伙。

      宁卫民的车把一辆玫瑰红的自行车,连带车上穿连衣裙的姑娘,全都撞倒在地上了。

      而那姑娘还没爬起来,就咬着牙,瞪着眼的骂上了。

      “臭流氓!”

      宁卫民这定睛一瞧,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只能说是冤家路窄啊!

      因为他撞到的,就是刚才外文书店门口骂过他的那姑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