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思祺

      明阳阁,这是夜映阳第一次来,即便是以前也不曾来过的地方。

      明阳阁基本布局与夜阴阁相似只是相比夜阴阁少了许多不能进的禁地。在建筑的的外涂层选用了明度更高的涂料,看上去更温暖亮堂。

      这里的弟子更多,三五成群的走在路上交流着,说到高兴处会哄堂而笑,有一种学园的风气。这是夜阴阁比不了的,夜阴阁的性质注定了里面弟子们的低调严谨和“孤僻”。

      夜映阳向往他们的热闹和开放但也知道从小自卑孤僻的自己或许永远也融不进这种热闹。

      路上随便找了个人问清路便朝着宗务堂去了。

      相较于夜阴阁明阳阁的宗务堂就要热闹太多了,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夜映阳在外面等了好一会才进的去。

      一进门竟然还有个知客一般的弟子过来询问引导夜映阳,不禁让夜映阳感慨差距之大。

      将附随在任务书内的一张任务编号牌给那知客弟子看了一眼,那知客弟子就领着夜映阳朝着内堂走去,宗务堂的布局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只是这里会相对大些。

      夜映阳被带着走到内堂也就是讨论任务的区域。只见那知客竟面向墙壁,夜映阳正奇怪,那知客弟子在墙上轻轻敲了敲,墙内立刻传开了机栝声,随后一个门的轮廓出现,手一拉门被打开里面竟别有洞天!

      门内一条廊道出现在眼前,走廊两侧分布着许多小房间。那知客弟子看着夜映阳吃惊的眼神笑道:“第一次接任务吧?宗务堂就这么大不可能所有人都在这里讨论吧?另外有些任务是需要保密的,所以便有了这些小房间用于讨论,你们夜阴阁也有。”

      夜映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想想也是,若是照明阳阁这进进出出的人来看每天的任务量肯定不少,若是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讨论,那那夜映阳真的是不敢想象。

      “进去吧,门上有编号,按着你的任务编号去找就是了。他们正在等你呢。”知客弟子将夜映阳的任务编号牌递还给夜映阳说道。

      夜映阳结果编号牌拱手道了声谢便走进廊道寻找对应门号去了。那知客弟子则在夜映阳进去后将门仔细关好才离开。

      “丙辰一,丙辰一,啊在这呀!”夜映阳拿着号码牌一一对应,走了好一会才到。

      听知客弟子的话已经有人在这了,敲了敲门才推门而入,一男一女两道人影出现在眼前。

      门内两人正在讨论中,听到门声便也回头看来。

      “是她?”

      “是他?”

      夜映阳和门内的明悦同时暗道。

      门内女子正是之前到过夜阴阁的明悦,而另外一人夜映阳也不认识,想来应该也是阳阁内门弟子,不过这人一脸的高傲之色,只有偶尔瞟过明悦的时候会带着别样的色彩。

      夜映阳拱手作揖:“夜阴阁夜映阳见过师兄师姐!映阳领命前来协助两位共同完成任务。”说着将自己的任务牌展示了一下。

      那男弟子听了夜映阳的话只是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眼中的高傲之色更甚。

      明悦听了夜映阳的话倒是眼睛一亮一步蹦到夜映阳面前眼中闪烁着兴奋和期待的光,道:“你叫我师姐?!我知你今年十八与我同岁,你几月生?”

      夜映阳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道:“四月。”

      “阿哈!我是二月生的,终于有人比我更小了!我也是师姐了!”明悦高声欢呼甚至都要跳起来向全世界宣布了一般。喜悦之情快要将房间涨满。

      那男弟子将状,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沉声道:“任务为重。我们先讨论一下任务吧!”

      那明悦也不理他拍了拍夜映阳的肩膀道:“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姐,师姐罩着你,有谁不长眼欺负了你,你就告诉师姐,师姐帮你出头!”明明比夜映阳还要矮半个头却生生装出大姐大的模样让人哭笑不得。

      夜映阳有些无语,这是多年媳妇熬成婆啊。估计自己没进内门前她就是整个内门年龄最小的弟子,而她又有当大姐大的心,天天被人叫着师妹自是极度不爽。现在突然有了个师弟,自己荣升师姐,内心的喜悦不言而喻,一朝夙愿得偿,多年苦闷一扫而空!自己不过是出于礼貌叫一声师姐没想到还真多出了一个扬言要照着自己的师姐,同时夜映阳也知道了自己竟成了内门年龄最小的弟子。

      “咳嗯!悦儿师妹,你身为本次任务的主导人要稳重才是,我们是不是该讨论一下任务了?”那男弟子重重地咳了一声义正言辞地说道。

      明悦哼了一声瞪了那人一眼道:“知道啦!”

      明悦对夜映阳道:“这是宋时明,跟我一样是阳阁内门弟子,来吧,我们现在开始说说任务的具体情况。”

      说完转身走到了桌子前,夜映阳和宋时明一起围了过去。宋时明将夜映阳从明悦身边挤出插在两人中间。

      夜映阳看了他一眼也不说什么而是看着桌上摊开的地图。

      明悦指着桌上的地图道:“这里就是启国和云国的交界处也是一处灵兽森林,这里的灵兽实力较强而我们任务的目标目前就被困在其中,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找到他们和他们汇合。”

      “被困在灵兽森林?我们的任务不是护送吗?怎么成了解救?”夜映阳更觉得这任务奇怪。

      按理说所谓护送任务就是将目标从一处安全的地方护送到另一处安全的地方这叫护送。但这个任务明显处处透着蹊跷护送任务竟是先从解救开始的?!

      “我们的任务就是这么给的,你质疑有什么用!”宋时明看了夜映阳一眼道。

      “我们是在讨论,有什么问题当然都可以提出来。”明悦瞪了宋时明一眼。

      随后对夜映阳道:“不过目前我们所收到的任务就是这样,这是我们必须要去做的。”

      “这处灵兽森林是云国去往启国的捷径,但因为有灵兽的存在一般很少有人会走这里。我们的目的是将这位周小姐安全的从云国护送至启国周家,既然周小姐他们已经在那里了那我们正好可以节省些时间。”

      夜映阳想了想问:“有关这周小姐的情报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