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城美雪大香蕉网

      季血并没有强求,只是提醒刘航,至于他怎么做,跟自己没关系,跟他说定晚上出去后,刘航转身要走,却被季血拦住,“你有资格住进来了,不过你每天都要洗澡,如果我闻到你身上有异味,我扒了你的皮。”

      刘航尴尬点头,先去教室里将自己的包袱取出来,回来在季血的监督下将床铺好,将衣服叠好,没用的东西丢掉,有用的东西放在该放的位置。

      忙完这些,刘航无奈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里确定季血这厮绝对有洁癖,自己跟他住在一起不知是福是祸。

      下午洗了个澡后,跟季血走出校园,二人来到大门口,守门老大爷一看是季血,急忙躲进门房不敢出来。

      刘航好奇的瞄了眼守门大爷,看其身体颤抖的躲在角落不敢看他们,好奇道:“你对他做了什么?他这么怕你?”

      “没什么,就是拔了他几颗牙。”季血随意的回了一句后,直接带刘航离开学院。

      刘航无语的看着季血,这厮还真狠啊。

      二人走出学院后不久,一辆朴素的马车缓缓驶来,一名中年壮汉来到季血面前,躬身施礼,“少爷。”

      季血微微点头,进入马车后对刘航招招手,刘航本想在地上跟着走,看到季血招手后,才进入马车。

      进来后刘航一惊,心说这厮还真会享受,跟外面的朴素不同,马车内部十分奢华,光从铺着的虎皮就能看出季血绝对不简单。

      可他没有解释,自己也不好多问,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这种最基本的安身立命之法,刘航从小便会,只是在红果村用不上,也就渐渐忘了,这回来红石学院,彻底将他遗忘的那些找了回来。

      季血对刘航的态度很满意,一路上二人谁都没说话,马车走了半个小时左右缓缓停下,季血带着刘航进入一家民宅之中。

      这处民宅看着不大,门房,前院,主宅,后院,寻常家的格局,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二人进来后,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迎了出来,刘航看到老者的一瞬间,一股窒息般的压力差点将他压死,好在这股压力一瞬间就消失了,不然刘航也得意外死亡。

      看着老者笑眯眯的模样,刘航不敢怠慢,急忙躬身施礼。

      “少爷,这位是?”老者对季血躬身一礼后,转头看向刘航,这还是少爷第一次带人来他这。

      “一个朋友。”季血随意回道。

      老者眼睛一亮,重新打量刘航一遍,竟然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位年轻人,要知道自己可是.....竟然看不透一个小娃子,这要说出去,那些老家伙们非得笑死不可。

      为了避免尴尬,老者只能违心的说了句,“不错。”

      季血怪异的看着老者,传音道:“您老不会是看不透他吧?”

      老者剧烈咳嗽几声,对季血抱拳一礼,“少爷先去正厅,老朽老毛病犯了,需要回去调理一下。”

      季血无语的看了此老一眼,揶揄道:“幸亏这次不是来找您的,不然等您调理完,我这朋友头七都过了。”

      “呃....咳咳咳......”

      刘航看着此老灰溜溜离去的背影,得意一笑,心想别说是你,估计就是那些分神,渡劫的老怪物都看不出老子的底细。

      等看到季血眼中的失望之色后,刘航苦涩一笑,果然,他还是不放心自己,想此老探探自己的底。

      老者走后,一名中年人从后院跑出来给季血见礼,刘航偷偷看了此人一眼,此人的外貌跟季血差不多,都是那种丢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十分和煦,让人一见便生出亲近之感。

      刘航看后却急忙将头低下去,他对这种笑容太熟悉了,上辈子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就是这种笑容,所以他对这一类人,都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冯叔,这位是刘航,我朋友。刘航,这位是冯远。”季血给二人介绍一下。

      刘航急忙上前行礼,冯远微微回礼,毕竟他的修为在那摆着呢,对一个小辈回礼已经很难得了。

      三人来到正厅坐好,季血直奔主题,“冯叔,将红石县的情况跟刘航说一下。”

      冯远微微一愣后,随口道:“红石县没什么值得说的,三个小势力,县令周家,卖盐的孔家,开酒楼,绸缎庄的赵家,三家经常因为利益争斗,都想除掉对方,接管对方的利益。”

      正等下文的刘航看冯远迟迟不说话,无语的看着他,“完了?”

      冯远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完了。”

      好任性的答案,这哪是情报,这些东西就连自己都知道,这人情买卖亏大了。

      季血也有些尴尬,不悦的瞪了冯远一眼后,拍了拍刘航,“咱俩先回去,今天夜里我把情报给你,今天带你认认人,这段时间冯叔会在天一酒楼,你有事直接去天一酒楼找他就行。”

      刘航微微点头,丝毫看不出懊恼之色,冯远微笑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看的刘航心里一凛,心说这帮家伙没有一个好相遇的。

      稀里糊涂被拉来这里,又稀里糊涂的回到学院,季血好像什么都没做,又好像什么都做了,这种感觉十分奇怪,让刘航郁闷的想要吐血。

      好在季血说到做到,晚上情报的确送来了,让刘航没想到的是一下午时间,冯远竟然收集到这么多信息,里面的内容极其详细,甚至连哪房太太跟小厮有染都写的清清楚楚。

      刘航对季血再次好奇起来,他的能量太大了,半天就将三大势力翻了个底朝天,这种能力,太可怕了。

      季血将情报交给刘航后便走了,刘航好奇他去哪里,他只说去修炼室便没了下文。

      刘航研究一宿情报后,第二天一早偷偷离开学院,向县城赶去,经过上次他跟季血一起出现的事后,大爷看到他就像没看到似的,学院随便他出入。

      一路找到天一酒楼,这里很像地球的酒店,吃住一体,什么都有。

      正当他不知怎么找冯远时,冯远直接出现在面前,将他领到房间,笑问道:“怎么?这么快就看完了?”

      刘航急忙行礼,季血可以对他吆五喝六,自己可没这个胆,自己虽然感应不出他的修为,却能猜出他绝对是金丹期以上的高手,绝不是自己能匹敌的。

      冯远对刘航的表现很满意,对他微微摆手,“俗礼就免了,说吧,你准备怎么对付孔家?”

      刘航嘿嘿一笑,“我不准备直接对孔家出手,而是要借赵家跟周家之手,让他们狗咬狗。”

      冯远微微一愣后,重新打量刘航一遍,好像刚认识他似的,“不错,借刀杀人,你小子比我想的还要聪明。”

      刘航尴尬的挠挠头,“不借不行,小子要势力没势力,要实力没实力,还是躲在后面的好。”

      冯远满意的点点头,“难怪少爷如此看重你,果然是少年英杰,这次我就看你表演了。”

      刘航嘿嘿一笑,“放心,这出戏您一定满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